提升耕地质量 打造丰收良田

2023-09-15 10:22:50 人民日报

  粮食安全是“国之大者”,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命根子。全方位夯实粮食安全根基,离不开耕地质量这个“关键变量”。各地区各有关部门采取硬招实招,全力提升耕地质量。

  种养结合、分类施策,促进地力稳步提升

  广西田东县义圩镇朔晚村巴查屯,村民陆庆欢走进刚排完水的稻田,“这土壤颜色发深,踩着有点黏脚,一看就有肥力。”

  种了多年地,陆庆欢发现,前几年土壤变“馋”了,肥施得不少,可粮食产量就是上不去。去年冬闲时节,他按农技员教的法子,在田里种了油菜花,幼嫩的菜心可以炒菜,根茎翻埋到地里做绿肥。今年早春种的4亩水稻,亩均产量比去年增加了60斤。

  田东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主任林绍光介绍,为了培肥地力,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县里在双季稻作区开展“稻—稻—肥”轮作项目试点,晚稻收割后种植绿肥或油菜花等作物,并施用有机肥作为基肥。许多农户反映,这种轮作模式有效改善了土壤质量,早稻产量比去年有所提高。今年田东县还将扩大试点面积。

  据农业农村部调查评价,2014年到2019年,我国耕地地力提升了0.35个等级,但部分区域耕地质量出现退化。

  红黄壤是我国南方主要土壤类型,约占全国耕地面积的1/3,由于有机质相对缺乏,酸化问题比较突出。“长期偏施氮肥,造成土壤中酸性物质积累,引起耕地退化、地力下降。”中国农业科学院祁阳红壤实验站站长张会民说。

  2008年以来,中国农科院祁阳红壤站提出种地与养地相结合,开展绿肥替代氮肥定位试验推广。张会民介绍,豆科绿肥能固定空气中的氮素,通过发达的根系富集土壤深层养分,翻埋后形成的腐殖质提高土壤活性有机质。试验表明,通过“稻—稻—紫云英”减肥高效轮作,土壤肥力综合指数提高0.1—0.2个等级。

  耕地质量提升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对症开方、久久为功。“健康耕层是农田地力提升的关键因素。”农业农村部耕地质量监测保护中心副主任李荣说,耕地质量建设要聚焦土壤障碍因子消减、基础地力提升、新品种开发及其增产潜力挖掘、水肥资源高效利用等环节,综合考虑作物产量和环境效应,提高土壤蓄纳和稳定供应养分能力。

  近年来,农业农村部组织实施全国退化耕地治理试点项目,引导各地不断提升耕地质量。在东北地区,启动国家黑土地保护工程,“十四五”期间将完成1亿亩。去年,浙江率先实施土壤健康行动。“通过持续探索‘一地一策’健康土壤管理新模式,提高健康土壤供肥、固碳、减排能力。”浙江省耕地质量与肥料管理总站站长虞轶俊说。

  打通灌溉“最后一公里”,农业生产更有底气

  “多亏去年把渠重修了,今年夏天浇水充足,春玉米一亩能收2000多斤,比去年增加500斤!”陕西省合阳县路井镇崔李杨村村民杨振武难掩兴奋。

  崔李杨村田间渠道老化失修,近年来,渭南市东雷抽黄灌区打通农田灌溉“最后一公里”,年增灌溉水量2000多万立方米,3000多户农民告别了浇地难题。

  农田水利还欠账,生产条件逐步改善。目前,全国高标准农田累计建成各类灌排渠道超过600万公里、田间道路超过1000万公里、小型农田水利设施超过2000万处。

  四川眉山市彭山区因地制宜开展高标准农田建设,突破丘陵地区耕种瓶颈,有效提高耕种效率。走进公义镇欣荣村,稻田层层铺展,一串串饱满的稻穗被卷入收割机。“谷子扬花灌浆时遇到连续高温,多亏农田灌溉设施给力,今年收成还不错。”田埂上,种粮大户王程淋张罗着将粮食装袋、测产。

  “根据地形地势特点,高标准农田修建时综合考虑实用性和建设成本,尊重农民意愿。”彭山区农业农村局农建中心副主任许和平介绍,当地依势修筑梯田,最大程度减少土石方移动量,并采用砖、石、混凝土、土体夯实等对田坎进行保护,灌溉设计保证率达到75%,田间道路通达率达90%以上。

  “高标准农田的‘高’,不仅体现在外观上,更落到耕地质量提升和促农增收上。”许和平说,在平整地块、修路通渠基础上,今年彭山区还将千余亩高标准农田打造为数智水稻示范基地,通过信息化、智能化“新基建”集成配套,进一步提升农田质量。

  截至2022年底,全国已累计建成10亿亩高标准农田,能够以此稳定保障1万亿斤以上粮食产能。从占比看,已建成高标准农田面积占耕地总量的一半左右。“剩余要建设的高标准农田,约2/3分布在丘陵山区,多数是旱地,建设难度大、成本高。”农业农村部农田建设管理司司长郭永田介绍。

  “未来确保人均拥有1亩高标准农田,粮食安全根基将更为牢靠。”郭永田介绍,目前正筹划开展两方面试点示范。一是筛选符合条件的区域,加快推进整灌区、整县、整市高标准农田建设试点,率先实现永久基本农田全覆盖。二是在东北、黄淮海、长江中下游、西南等不同类型高标准农田建设区域,选择符合条件的省份,谋划打造更高水平的现代化良田示范样板,辐射带动全国高标准农田建设提档升级。

  “以种适地”与“以地适种”相结合,挖掘盐碱地治理开发潜力

  在内蒙古五原县的5万亩“改盐增草(饲)兴牧”试验示范项目区里,各类耐盐牧草迎风摇曳。

  连年引黄灌溉,造成大量盐分滞留,盐碱地一度占五原县耕地面积的53.4%。“我们坚持系统思维,多管齐下改良土壤。”五原县现代农牧业技术推广中心主任李二珍介绍,县里与科研院所、企业合作,利用脱硫石膏、明沙、有机肥、改良剂和种植耐盐作物相结合的办法,叠加采用“上膜下秸”和“暗管排盐”技术,促进脱盐、阻盐,调控地下水位,同时实施灌排、土地平整等配套工程,保障排水顺畅。

  荣义村村民刘建华说,土壤改良后,玉米亩产由原来的300斤增加到600多斤,村里还引进龙头企业,开展辣椒订单种植,亩均纯收入达到3500元,耕种效益明显提升。

  整个项目区综合改良后,新增可耕地4500亩,轻度、中度和重度盐碱地的保苗率分别提高20%、40%、60%。“在改良后的中、重度盐碱耕地种植耐盐牧草,不仅能培肥地力,还能为养殖业提供更多优质饲草料。”李二珍说。

  盐碱地是耕地“提质、扩容、增效”的重要来源。2020年以来,农业农村部在8个省份开展盐碱化耕地治理试点,3年累计实施240万亩次,项目区耕地质量平均提升0.11—0.51个等级,土壤含盐量平均降低约2‰。

  拓展农业生产空间,各地加快探索“以种适地”与“以地适种”相结合,不断挖掘盐碱地治理开发潜力。

  在宁夏,围绕水稻、牧草、枸杞等主要农作物,科研工作者大力开展耐盐碱作物品种选育,推广种植面积达到120万亩以上,给白茫茫的盐碱荒滩披上了多彩“外衣”。在山东省黄河三角洲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国内首个耐盐碱植物数字化育种加速器为盐碱地适生植物育种提供动力,借助智能控制系统,这里每年可育种6—8代,速度是温室育种的3—4倍、大田育种的5—6倍。

  “盐碱区形成于干旱半干旱气候、含盐地下水位高的自然条件下,除非盐碱成因消失,否则采用单项技术不能一劳永逸,必须坚持综合施策。”中国农业大学土地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张凤荣说,无论是改造提升现有盐碱耕地质量,还是选育耐盐品种、开发耐盐植物,都要遵循“盐随水来,盐随水去”的水盐运动规律和土壤盐分抑制植物吸收水分的生理机理,综合运用工程、农艺、化学、生物等方法,因地制宜开发利用,确保可持续发展。

  盐碱地治理是项跨学科、跨领域的系统工程,亟须整合资源,推进系统集成创新。前不久,内蒙古自治区盐碱地综合利用技术研究院在五原县新公中镇的综合科技小院正式揭牌,“研究院将聚焦耐盐碱作物品种培育、产能提升和生态化利用三大领域开展技术研发,联合开展技术攻关、成果转化应用,共同构建盐碱地综合利用创新体系,打造盐碱地产品品牌。”五原县副县长、农牧和科技局局长郭明旺说。

(人民日报记者 郁静娴 李晓晴 宋豪新)

 

 

中国食品报网友
联系电话:010-63392022 联系邮箱 cnfoodcul@126.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1012021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9318号

中国食品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2018 by cnfood.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顾问服务:北京爱申律师事务所  彭殷庆 (高级合伙人)律师137188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