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长期主义 酱酒仍是“好机会”

2024-03-04 08:08:11 中国食品报

本报记者  顾雨霏

  需求端,社会购买力不足;供给端,内部竞争压力剧增。过去一年,“内忧外患”让众多白酒企业感受到了压力,白酒产业处于调整周期成业内共识。作为白酒产业的重要部分,酱酒产业也面临着一场深刻变革。“我国酱酒产业仍处于成长期,存在集中度差、品牌分化快等诸多问题。同时,酱酒产业及酱酒市场尚未达到饱和,产业仍处于品类整体增长和品牌强分化共存的发展阶段。”权图酱酒工作室在近日发布的《2023—2024年度中国酱酒产业和市场相关观察》中提出,酱酒产业仍是我国白酒产业的战略级机会,未来20年仍具备很好的成长性。

消费人群持续扩大

  权图酱酒工作室数据显示,2023年,酱酒实现销售收入2300亿元,同比增长9.5%;实现利润约940亿元,同比增长8%。

  从需求端看,酱酒消费人群仍在持续扩大。

  “酱酒的高品质基因满足了白酒核心消费群体喝好一点、喝少一点的饮酒需求,白酒核心消费群体‘酱香化’的趋势仍在持续扩大之中,而且这一趋势不可逆转。”权图酱酒工作室提出,目前,酱酒的整体消费渗透率已经超过30%,并有望在10年内超过50%。但同时,酱酒的全国化仍然有不均衡性,贵州、山东、河南、广东、福建、广西、海南等市场的酱酒消费渗透率超过了50%,其余省份的还处于持续扩大中。“过去10年,酱酒全国化得到了长足发展;未来10年,酱酒消费渗透率会达到相对平衡点。”

仍处于扩产周期内

  2023年,中国酱酒产能约75万千升,同比增长7.1%。2018年,酱酒进入此轮扩产周期,目前仍处于周期内。权图酱酒工作室认为,2030年前,酱酒产能将达100万千升左右,其中,坤沙级优质酱酒将达到60万千升。届时,酱酒产能将探顶,并达到饱和。

  从供给端看,头部酱酒企业的产能扩张战略非常坚定,中小酱酒企业产能逐步出清。

  “从2023年重阳下沙季来看,贵州茅台产能继续提升,四川郎酒下沙投产7万吨,贵州习酒投产超过5万吨,贵州珍酒投产达到4万吨,其他部分主流酱酒企业均在上一年产能基础上保持或扩大了基酒投产量,而赤水河流域的中小酱酒企业产能却在下降。”权图酱酒工作室提出,头部酱酒企业扩大生产,是综合了未来酱酒市场庞大的市场需求、自身的资金实力、品牌的覆盖能力等因素做出的决定;中小酱酒企业产能下降,除仁怀产区政府主动调控外,主要原因还包括由于市场快速调整导致份额向头部品牌集中,贴牌定制产品销量急剧下滑,部分酒企由于自身资金实力脆弱只能选择减产、停产或酿造翻碎沙等中低端酱酒。权图酱酒工作室表示,中小酱酒企业在产业繁荣期可以享受到品类扩张的红利,在产业调整期产能则会被加速出清。随着酱酒产业集中化进程加快,未来,中小酱酒企业的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

  “随着赤水河流域酱酒整体品质及头部酱酒企业基酒储存量的快速提升,酱酒产业整体品质和头部酱酒企业的产品品质将在3—5年后实现质的飞跃。届时,名优酱酒将在中高端市场形成品类优势。而非赤水河大产区的南方其他酱酒企业,也将形成企业自己独立的品质体系和个性化风味体系,保持一定的全国化机会。北方绝大部分酱酒企业则不具备全国化和主流化的基因和能力。”权图酱酒工作室如是认为。

全渠道纵深发展

  2023年,除“茅系”产品外,主流酱酒产品价格几乎全面倒挂。对此,权图酱酒工作室表示,当前,酱酒产业仍处于去库存周期内,同时正在从团购渠道走向全渠道纵深发展。今年,酱酒市场将快速净化,大量贴牌产品出清,渠道库存和价格倒挂问题将逐步缓解,进入相对良性的发展周期。

  “贴牌产品已无出路,头部酱酒企业的主品牌产品将成为市场主流,主流酱酒企业也将在未来3年完成全国性县市级的渠道下沉和布局。”权图酱酒工作室提出,酱酒渠道商的高毛利时代已经过去。随着酱酒市场的进一步成熟,酱酒经销商也势必实现转型,从传统流通商转化为集品牌分销、消费体验等综合功能于一体的专业型服务商。

资本力量促进企业发展

  2023年,珍酒李渡登录港股市场、华润啤酒控股金沙酒业两大事件引起业内广泛关注,权图酱酒工作室认为,这两件事将改变酱酒产业的未来格局。

  A股市场暂时对白酒板块关上大门,香港资本市场也只有短暂的窗口期,但珍酒李渡却抓住了这一窗口期,由二线酱酒企业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酱酒第二股、上市公司和公众企业。贵州金沙酒业也顺利并表华润啤酒,成为上市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上市公司和公众企业带来的资本实力、品牌背书和管理机制提升,一定会极大促进这两家企业的快速、健康发展。”权图酱酒工作室表示,未来酱酒产业的竞争一定是包括了资本在内的全要素竞争。酱酒产业投资资金量大、投资周期长,不适合中小资本和短期资本。此轮产业调整也让部分投机资本和中小资本快速出清,留存下的资本基本都是比拼实力和耐力的大产业资本。“明后年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企业还存在较好的产业并购机会和优质资产的抄底机会。”

品牌分化趋势明显

  伴随着酱酒产业的不断成熟与深刻变革,酱酒企业迎来了发展的关键时刻。

  2023年,贵州茅台预计实现营收1495亿元,同比增长17.20%,预计实现净利润735亿元,同比增长17.2%;四川郎酒和贵州习酒两家头部企业营收均超过200亿元;贵州国台、贵州珍酒、茅台保健酒业营收约在50亿—70亿元之间;贵州金沙窖酒厂、贵州钓鱼台国宾酒业营收约在15亿—25亿元之间;广西丹泉、湖南武陵、仁怀酱香酒、贵州酣客君丰、肆拾玖坊、岩石股份销售回款均超过10亿元。

  不容置疑的是,贵州茅台仍是酱酒产业的加速机和稳定器。“贵州茅台对酱酒产业的示范和引领作用巨大。”权图酱酒工作室认为,贵州茅台仍处于高质量发展快车道上,未来,将保持量价齐升发展态势,带领酱酒产业和酱酒市场进一步快速成长。

  头部品牌阵容目前相对清晰,二线品牌阵容则比较混沌。“随着酱酒产业和市场发展,未来5—10年,酱酒市场主流(行业前十名)的品牌阵容将会全部展露。而这也意味着,酱酒产业将正式进入名酒时代。”权图酱酒工作室表示,品牌化和集中化是酱酒产业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主流酱酒企业的唯一战略选择。只有长期坚持打造品牌,长期专注于核心消费者培育,才能解决企业的生死存亡和发展问题。

  由于目前酱酒产业和市场的不成熟,还存在数百家不同规模和不同层次的酱酒企业,这些企业共同构成了我国酱酒产业的现实生态。进入存量竞争时代,酱酒产业“内卷”将进一步加剧。权图酱酒工作室提出,当前,头部酱酒企业要做到科学决策、战略正确、不自乱阵脚,同时要加强对核心消费群体的培育和争夺,在“内卷”中保持成长,从而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而对于部分实力较弱、竞争力不强的中小酱酒企业来说,当前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中小酱酒企业要有底线思维,开源节流,保证企业资金链,同时,深刻体会和把握市场变化,寻找正确的发展方向。“由于头部酱酒企业庞大的产能扩张以及酱酒并不像浓香型白酒一样依赖于老窖池生产,所以中小酱酒企业不存在成为基酒供应商的路径。”为此,权图酱酒工作室认为,未来中小酱酒企业生存的唯一路径就是转型精品酒庄。“并非小规模就是精品酒庄。精品酒庄也需要完成精品酿造、圈层品牌打造、私域渠道建设、小众核心消费深度培育等全要素建设,完成从酿造到品牌,再到消费的闭环。酱酒精品酒庄的打造也需要遵循长期主义,甚至需要几代人的坚持和坚守。”在酱酒精品酒庄的打造上,权图酱酒工作室建议,可以学习保乐力加在我国峨眉山投资打造的叠川威士忌酒庄,学习国际烈酒巨头的产业耐力、空间美学、品质沉淀和品牌建设等思路和方法。

 

《中国食品报》(2024年03月04日04版)

  (责编:顾雨霏

 

 

 

中国食品报网友
联系电话:010-63392022 联系邮箱 cnfoodcul@126.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1012021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9318号

中国食品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2018 by cnfood.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顾问服务:北京爱申律师事务所  彭殷庆 (高级合伙人)律师137188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