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扁鹊大哥”的位置 晓理

2018-07-11 10:10:16来源: 中国食品报

  战国名医扁鹊有两个哥哥。他曾对魏文王说:“我们兄弟三人,医术最好的是我大哥,我的医术排在最末尾。我大哥能够在病人发病之前就看出病情,但病人当时肯定觉得自己很健康,没有生病,但大哥在那时就已经将病人治愈了。所以,病人们都觉得我大哥并没有什么医术,不被大众所认可……而那些身体出现大问题,病情十分严重的病人一般都会找我来医治。当他们看到我运用多种方法来治疗,最终医治好了病人时,他们就觉得我的医术十分的高超,是一个神医。”由此,扁鹊的大哥开始成为了人们敬重的偶像,顺带着还流传下来一个名句叫做“上医治未病”。
  实际上,扁鹊的大哥真的不能算是职业医生,他做的是一件健康科普的事。“未病”之人,指的是健康和亚健康的人。既然“未病”无需来“医”,他们需要什么?需要的是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就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健康四大基石”即“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控烟限酒”“心理平衡”。健康科普就是把健康知识以真诚的态度和正确的方法传播给公众,让占人类四分之三的健康和亚健康人群树立一个防病的意识、了解预防疾病的知识、坚持正确健康的生活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健康管理专家,扁鹊的大哥的确很厉害,其从事的事业必须得让扁鹊点赞。
  但是话必须得说回来,扁鹊的那句“医术最好的是我大哥”,也真的有毛病。毛病就在于他把他大哥的行为当成医术了,把他大哥和他自己并列了。扁鹊做的是对已病的患者行医施药,他大哥干的是对未病的人健康指导,二人干的是不同的事。虽然病与未病有关联,虽然兄弟俩同属于健康领域从业者,但是绝不应该以衡量扁鹊治病救人的标准来衡量他大哥,自然也不能把大哥防患未然的理念安在扁鹊的头上。未病时,多听听扁大哥的教化可以健康生活,而一旦得了病必须得去找扁大夫。从这个道理上说,几千年前扁鹊的自我谦虚,推广了预防医学的理念,也为后人留下讳疾忌医的话题。
  随着健康理念的深入,对疾病的预防成为了公众日益关注的热点,健康教育正在备受推崇。扁鹊的大哥作为很有正能量的形象也开始走红。然而,由于公众健康知识的缺乏、利欲熏心者的别有用心以及当年扁大夫说话留下的不严谨的引导。公众的健康教育中其中也出现了种种误区:一是夸大扁鹊大哥的作用,让公众面对疾病一味地偏信所谓“食补”等非医疗手段,抵制正规的医学治疗行为;二是异化扁鹊大哥的形象,把健康教育当成洗脑,把企业负责人包装成为“大师”“神医”甚至“精神领袖”“人生导师”,宣传错误的思想;三是利用扁鹊大哥干违法乱纪的勾当,把健康教育当成营销的工具,以健康教育为名推销产品欺骗消费者。最为可悲的是,当前假的“扁鹊大哥”横行江湖,他们不学无术,欺世盗名,成为了健康中国的绊脚石。这恐怕是怀有悬壶济世之心的扁鹊不愿看到的情形。
  扁鹊的大哥值得推崇和尊敬,扁鹊的大哥所从事的事业应该弘扬和传承。几千年后的今天,公众对于真正的健康教育需求不是减少而是增加,“扁鹊的大哥”不是富裕而是稀缺。伪劣健康教育专家的泛滥绝不是新时代的正常现象。正因为如此,给“扁鹊的大哥”一个科学的评价以及正确的地位,让扁大哥走出扁大夫的光环,展现出自身应有的价值,这是当前健康产业亟待要做的事情。
  政府的科学监管,企业的自省自律,公众的去伪存真,专家的挺身而出,这些都是规范健康教育模式,净化健康产品市场,驱动及预防医学走向良性发展轨道,引导公众健康管理走向正确发展方向的重要和有效的手段。这些举措都做到位了,公众就更加明白健康生活的方式和意义,更加清楚“扁鹊”和“扁鹊他大哥”的关系,更加自觉地进行自我健康管理,健康中国提出的战略目标就会更加迅速更加和谐地实现。如此,当是对扁鹊赞兄之言最好的领会和诠释。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