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县卖梨那些事儿

2019-04-12 09:06:34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尝尝烤梨。”清明节期间,同到河北赵县梨花节赏花的赵大姐刚下车就把一个褐色的梨塞给记者。这个被赵大姐念叨了一路的烤梨,吃起来冰凉爽口,“你知道吗,搁以前这种梨只能当次品低价处理或者扔掉,小安受烤红薯启发,做成了烤梨,然后冻上,夏天能像冰淇淋一样吃,卖10块钱一个呐。”赵大姐口中的小安是冀华星合作社负责人安青川,“赵县烤梨”的发明人。一谈起梨来,安青川将他这些年经历的“梨事起伏”一股脑儿倒给了记者。

微信图片_20190412091313

赵县梨园(资料图)

  从“采下梨梢愁”到“10块钱一个梨”

  2012年初,常在广州、深圳卖梨的安青川忽然发现,家乡的赵县梨卖不动了。为此他伤透了脑筋,想了很多促销办法都未见效,成箱的梨依然堆在仓库里。这时他意识到,以前躺着赚钱的好日子真的要结束了。他试着找原因,发现问题出在口感上。这些年,梨亩产量越来越高,能达到七八千斤,口感却一年比一年差。安青川无奈地说道,“产量到顶了,那几年农民比着上化肥,听说谁家产了几千斤,用了什么肥,其他农户也跟着用。”

  “说实话,我从学校出来后就开始收梨卖梨,眼看着梨成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安青川熬了两年后,终于下定决心,从源头解决,“就想种点好梨,我是在梨窝里长大的,靠卖梨起家,对村里、对梨都充满了感情。”

  2014年,安青川试着做生态梨,第一步就是给古梨园减肥减水,此举让习惯了大肥大水的农民心里犯起了嘀咕。大家怕减产,背着安青川偷偷浇水上肥;又听说要延后十多天采收,农民更怕,怕风怕冰雹,“梨掉地上算谁的责任啊”。第二年,安青川改变了策略,先和农民签了80亩做示范,“不敢要太多,因为没人干活,梨田里机器进不去,除草、包装、套袋,样样离不开人。”安青川坦言,这80亩既不算承包,也没流转,地还是农民的,大家只管出力,不用其他投资,最后他再以保底价收购。对这80亩梨园,安青川的目标很明确——做好品质的梨。

  为此,安青川的合作社提供了统一的技术标准、生产管理、农资购用、包装采收、贮藏加工、品牌销售,减了化肥和农药,增加了有机肥、梨果套袋、粘虫板、防虫网、阵频式杀虫灯等。经过一系列处理,果品亩产骤减到5000斤左右,可果品品质却提升了不少,尤其是口感受到了市场越来越多的认可。家住河北廊坊的赵女士对赵县的梨念念不忘,“去年梨成熟时采摘了些,送给北京的朋友品尝,吃完后她又跟我要,还转送了朋友,也说好吃再要些。家里剩的四五个全给她了,结果她舍不得吃,又带到东北让别人品尝。”经过这样口口相传,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现在梨不愁卖,好的10块钱一个,十三四块一斤,是普通农户的梨价格的十多倍。”安青川自豪地说。

  这也得到了石家庄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李茂昌的证实,“现在普通农户的梨不好卖,尤其到这个季节,路边兜售的梨一箱十多斤也就卖十多块。希望通过安青川的示范带头作用,吸引更多农民做好品质的梨。”

  安青川表示,“经过4年的探索,现在我收购梨后先进行分选,个头小的、品相不好的会制成烤梨。经过细分品类后,每亩收入能达到七八千元。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想打造雪花梨品牌,种出高品质的梨来,卖个好价钱。”

  李茂昌和河北省农业农村厅市场与信息化处副处长王旭东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必须提高梨王的价格,去年20块钱一斤太低了,要打造农产品品牌必须走精品化包装。”“这可是800年甚至900年的梨树产的梨,种得不错,口感也好。梨王才20块钱一斤,确实价格低了些。”有机农业种植专家朱安妮说,但仅靠走精品包装还是行不通,得从品质上改变。“公司+农户”这种形式,目前虽然可以带动农民将产品卖出去,但好品质和生态可持续性才是把一个品牌故事持续讲下去的法宝。

  把好梨卖出好价钱,把农民留下来

  安青川介绍说:“我们合作社与河北赞皇县养蜂协会签订了协议,除了传统的给梨授粉,提升坐果率外,还开发了梨花粉的深加工产业链,可做成饮品,也可以研制成面膜。冻好的烤梨夏天吃既解暑又解渴,在县城能卖10块钱一个。还有一些枯死的梨树,可以做成木制品……我认为,当前除了要打造农产品品牌外,还要延伸全产业链。当然更希望政府能做好产业调整和规划,像梨花就那么几天的花期,如果将不同花期的果树或者植物分开种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观赏。”

  “乡里曾想把观景台附近的3000亩地都流转给我,我没敢接。现在村里没啥人,我若接了人们就都出去打工了,人会更少。这几年我也在想办法留人,今年准备在80亩的基础上扩大到200亩,目标是做有机梨,主打北京市场,农户自愿加入,所有的风险我承担。我还计划上条秋梨膏生产线,让因为天灾落地的梨不用降价卖或者烂在地里,将来可以直接收起做深加工。下一步还要做电商,让年轻人在家通过电商卖梨,既能提高农户收入,也能解决农民家门口就业。”安青川说。

  同样,李茂昌也为乡村没人的事犯愁,他说:“这些经济作物需要投入,可农民辛苦生产出来的产品却卖不上价,20年来几乎没涨过价,越来越挣不到钱的农民大多离开了乡村。希望安青川能带动更多人留在农村。虽然生态有机农业是个好项目,但目前农民的认识不足,需要政府引导,资金、技术、科研投入上都需要国家层面的推动,最终才能达到农民增收的目的,把人留在乡村。”

  朱安妮认为,最好做出一个有机样板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像山西灵丘的有机农业被评为扶贫经典案例,就是因为有好的带头人。“这里有几百年的古梨树,如果做好样板,走生态可持续发展道路,农民会更有奔头。”

  王旭东表示,眼下国家正在推动供给侧改革,要做大农产品品牌,推动乡村振兴,做有机农业将是必然。目前县政府已在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积极布点,希望让赵县更多的农产品走向全国。

  (本报记者 袁国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