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催热新就业形态 小镇青年返乡就业意愿增长显著

2019-03-14 19:22:17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薪资待遇:认真干4000-6000元/月;努力干6000-8000元/月;使劲干8000-10000元/月。”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的一则饿了么蜂鸟配送招聘启事,刷屏了这座人均月工资2000千多元的小县城朋友圈。“实际上,每个月单王的工资都不止一万。”提到骑手工资,当地饿了么骑手配送调度站站长李军难掩骄傲,“在这样的县城,一个月一万,不要两年就可以考虑买房了。”

微信图片_20190314192324

  众所周知,就业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而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所催生的新就业形态,正在成为推动许多中低线城市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笔者从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饿了么了解到,随着市场对于本地生活服务需求的迅猛增长,像外卖骑手这样的数字经济就业岗位需求量与日俱增。另据该平台估算,仅骑手工作今年就将迎来至少80万的新生力量。

  当然,新就业形态收入骤升的背后,正是以外卖、网购等代表的新业态,向这些中低线城市快速渗透的结果。以2018年的外卖市场为例,仅在安徽颍上县这样的小县城,口碑饿了么平台的交易增幅就超过了500%,线上商户数量增长更是达到上年的4.2倍。业务增长直接拉动当地市场对骑手的需求骤增,该县骑手队伍规模同比扩容超过100%。

  笔者还从口碑饿了么方面了解到,在2019年1月,公司推出了“3个100万”计划,其中就包括加速中低线城市布局,让100万传统商户登陆互联网平台;以及新增100万就业岗位,推动区域经济持续发展等。而随着新计划的快速落地,仅在春节期间,平台就在保定、廊坊、盐城、漳州等中低线城市实现了订单量翻倍的同比增速。

  值得一提的是,受就业灵活、收入高等利好因素影响,中低线城市的劳动力愈发热衷在家周边选择这些数字经济所催生的新岗位就业,进而促使越来越多省市的数字经济就业出现显著本地化趋势。一股返乡就业潮在这些数字经济平台的带动下悄然而生。

  “要不是生活所迫,谁也不想背井离乡讨生活。”最近返回中部县城当骑手的彭家宝,十六岁时就加入了外出务工大军,2018年以前一直在广东、福建等沿海地区从事服装、餐饮店管理员等工作。在他看来,在外打工的确比在家挣得多,但也会为此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同时更放弃了对家中孩子照顾的责任。

  去年9月,经村里人介绍,彭家宝返乡在县城做骑手。虽然从业不足半年,但在熟悉县城大街小巷后,就已成为当地的单王,收入也迅速从一个月五千增长到月入上万,并蝉联了四个月的好评率第一。

  除了收入增长,更让彭家宝欣喜的,是在家就业可以更好地照顾家人。据彭家宝介绍,此前夫妻俩在外地打工,一年只能回来一次。不过随着孩子的成长,他发现五岁的孩子跟他的交流越来越少,“有时候回家教育他两句,孩子就会躲出去,等我们出门去了再回家。这让我们在外打工时,总是吃不下睡不着的,深怕钱赚回来时,孩子却学坏了。”

  而一项针对骑手就业情况的调研结果也显示,对于数百万的骑手大军而言,93%的人认为以此为生的最大价值,正是工作离家近且时间自由,方便照顾家庭。这一因素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高收入对于他们的吸引力。

  “稳、增就业是数字经济平台的重要社会价值。”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组长杨伟国教授认为,“数字经济时代新就业形态的涌现,既是新产业、新业态不断发展的结果,也是人们的美好生活需求在就业领域的反映。从这个意义来看,数字经济平台是对冲就业下行压力的有效组织形式。在提供包容普惠型就业的同时,也创造数字化新就业,是平台效应最大的正外部性。”

     (水雯)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