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难明 标准难产 “问题豆芽” 事件频发

2018-06-19 09:31:52来源: 中国食品报

  广州又现“问题豆芽”
  近日,新浪微博认证为广州公安发布信息称,广州天河警方在白云区人和镇一举捣毁3个生产、销售有害食品窝点,现场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查获不符合安全标准的豆芽、酸菜共计4.5万斤。现场缴获芽康灵、咪鲜胺、无根粉等添加物及作案工具一批。
  经有关部门鉴定,不法商贩生产的豆芽中全部含有4-氯苯氧乙酸钠,该化学物质对人体有一定积累毒性。其腌制的酸菜,使用了过量的含亚硫酸食品添加剂,二氧化硫残留量超标,人体过量摄入后容易产生恶心、呕吐等胃肠道反应,严重时还可在人体内转化成一种致癌物质——亚硝胺。
  5名犯罪嫌疑人对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作案事实供认不讳,现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现场查获的4.5万斤“问题豆芽”“问题酸菜”已由属地职能部门封存销毁。
  各地“问题豆芽”事件频发
  近年来,各地“问题豆芽”事件频发。
  2009年11月经过近半个月的调查、走访,发现长春市面上的豆芽,基本是产自本地,其中“问题豆芽”产自黑作坊。在长春,就有十余家生产“问题豆芽”的黑作坊藏匿在一些棚户区内,小的黑作坊每天能生产几千斤,规模大的黑作坊能产近万斤。
  2010年5月,兰州经过暗访当地也发现了黑心商贩“泡出”白胖问题豆芽的情况。
  2010年12月,郑州出现“问题豆芽”,使用无根豆芽调节剂,这是一种能使豆芽快速生长的激素类农药,对人体有致癌、致畸形的危害,为国家明令禁止在食品生产中使用的化学制品。
  2011年4月,沈阳3天查获40吨“问题豆芽”,经检测,其中含有亚硝酸钠、恩诺沙星等。人食用含亚硝酸钠的食品会致癌,恩诺沙星是动物专用药,禁止在食品中添加。沈阳市打假办会同公安、工商、质监、农委等部门,召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会上,各部门均阐释问题豆芽不归自己监管。
  辽宁省沈阳市重拳出击治理“问题豆芽”,从2011年5月开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当地检察机关共批捕“问题豆芽”案件嫌犯13人。
  2013年12月,邯郸市大名县一豆芽作坊违规使用“增粗剂”“无根素”等非法添加物,被依法取缔。绿豆芽均不同程度含有国家禁止添加物质6-苄基腺嘌呤(“无根豆芽素”的最主要成分)和4-氯苯氧乙酸钠(豆芽的生长调节剂),人长期食用含有这两种物质的绿豆芽,会对健康产生严重危害。
  2018年5月,浙江景宁县市场监管局会同当地警方跨县追踪一起用兽药加工豆芽案,查获万余斤“问题豆芽”,依法刑事拘留3人。
  专家:“毒豆芽”说法不科学
  2014年10月,中国食品工业协会豆制品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吴月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所在协会正在起草制定《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豆芽)》,目前已完成第一轮讨论,但由于豆芽制发属性不明确,工作进展缓慢。
  2014年11月,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风险交流部副研究员钟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豆芽制发过程中使用的6-苄基腺嘌呤、赤霉素的安全性是得到了国际公认的,无论公检法还是媒体,将之定义为“毒豆芽”很不科学。
  本次新起草修订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豆芽)》(草稿)中明确规定了6-苄基腺嘌呤、赤霉素、4-氯苯氧乙酸钠和乙烯的残留量标准,并将6-苄基腺嘌呤定性为“植物生长调节剂”,将其列为豆芽生产中允许使用的物质。
  从2011年因“作为植物生长调节剂”被拉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名单“按农业投入品管理”后,6-苄基腺嘌呤和4-氯苯氧乙酸钠在豆芽上的登记未能顺利被农业部门“接收”,后者认为豆芽培育种发属“食品生产经营”而不受理。它们成了身份不明的灰色存在,却又是司法机关定罪量刑的依据。
  豆芽制发的“无身份”直接导致“无标准”,让一线司法人员有些“凌乱”, 重典惩治食品安全犯罪之下,“问题豆芽”首当其冲。以“豆芽有毒有害食品罪”为关键词在最高法下设的“中国裁判文书网”做检索,2013年1月1日到2014年8月22日期间,共有相关案件709起,918人获刑。而判决书中证据多提到“豆芽中检测出6-苄基腺嘌呤”。
  新标准未见真颜
  据了解,目前业内公认最严格的日本《肯定列表制度》针对包括豆芽的“其他蔬菜”制定标准中,将6-苄基腺嘌呤同样列为允许使用的物质,并将其最大残留限量定为小于等于0.5mg/kg。而与日本规定相比,本次的草稿中将6-苄基腺嘌呤的理化指标限定为小于等于0.2mg/kg,显然比日本更加严格。
  负责此次新标准修订工作的吴月芳曾表示:“实际上,豆芽制发不需要、也没有这么高的6-苄基腺嘌呤残留。”食品工程博士云无心也指出,不过量使用6-苄基腺嘌呤等“植物生长调节剂”的豆芽,都不会有害健康,并且世界上很多国家甚至没有为此专门制订残留量标准。
  而对于6-苄基腺嘌呤、赤霉素等物质到底属于“植物生长调节剂”还是“食品添加剂”,在我国不同的标准中却有着不同的解读。《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中规定,6-苄基腺嘌呤和赤霉素均不属于食品添加剂,不得在食品中添加。
  对此,钟凯曾表示:“原卫生部曾明确表示从《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剔除的理由是不符合食品添加剂的工艺必要性要求,并非安全性问题。”
  由于在豆芽制发过程中使用的6-苄基腺嘌呤和赤霉素等物质属性不明,因此被认为是非法添加物,在豆芽中加了即为“问题豆芽”,此行为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钟凯指出,为了威慑生产中的不规范行为,在法律框架内可以采取上限处罚,但不应上纲上线。
  2015年5月5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农业部、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布公告,称豆芽生产过程中使用6-苄基腺嘌呤、4-氯苯氧乙酸钠、赤霉素等物质的安全性“尚无结论”。同时也明确“监管红线”称,“禁止豆芽生产者使用以上物质,并禁止豆芽经营者经营含以上物质的豆芽。”可见,禁止使用、经营是一回事,是否不安全、有毒有害是另一回事,“无根豆芽”本身不是“有毒有害食品”的符号。
  2015年6月16日,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人民法院改判“无根豆芽”芽农郭林(化名)、鲁花(化名)无罪,此前(2014年12月11日)该院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分别判处二人五年零六月和五年徒刑,本案上诉后被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
  尽管出现了首例无罪判决,但执法、司法机关如何统一认识,妥善处理已决案件与未决案件,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豆芽”问题及类似问题,仍然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问题豆芽”是我国食品安全治理中的一个典型切片和鲜活样本。其引发的立法科学性问题、监管职责的划分问题、执法与司法衔接机制问题、司法审判中心建立问题、新闻舆论引导问题、风险交流能力问题以及人权保障观念的确立等问题,值得严肃对待、深刻反思。至今几年过去了, 笔者搜索网络,只见到陕西有地方豆芽标准出台,并未见《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豆芽)》的出台,电话采访钟凯,他表示,对豆芽新国家标准的出台与否并不知情。又电话采访了吴月芳,她表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豆芽)》工作已经按原国家卫计委的要求停了,豆芽是农产品。”又多次电话联系有关部门,仍无答案。(袁国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