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优质商家申报制
能管住互联网食品安全吗

2020-05-04 08:41:27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江南大学食品安全风险治理研究院副院长  王建华

  信用分级机制是我国食品安全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又一关键举措。从政府与网络食品经营主体的角度,通过简单静态博弈发现,网络食品合法经营良好局面更依赖于政府监管的刚性约束。然而出于对监管资源局限性的考虑,进一步构建信号博弈模型,设置一种由政府发起的优质商家申报信用分级机制,探讨政府对于商家违法投机行为的有效监督机制。研究表明:政府对于积极申报达标的商家给予一定奖励,能够实现投机商家与合法商家的有效分离,减少商家投机行为。这一奖励的溢出效应与投机商家虚假申报达标的伪装成本、合法商家积极申报达标的成本以及投机商家开展投机经营活动所受到政府的处罚有关。

  近年来,我国互联网络发展迅速,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普及率达59.6%,较2017年底提升3.8个百分点,全年新增网民5653万。随着互联网的快速普及,网购在我国居民消费方式中逐渐占据主要地位,网络食品交易更是发展迅猛。与此同时,由于网络交易的虚拟性、跨时空性及跨行政地域性等特点,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良莠不齐,网购食品安全问题时有发生,政府监管面临巨大考验。近年来,假冒伪劣产品销售、虚构经营地址、欺诈与虚假宣传、黑心作坊等网购食品风险事件频繁见著于报端,食品安全问题亟待解决。而食品经营者与各利益相关方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是食品安全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一旦商家受到经济利益驱使往往会从事危害食品安全的违法经营行为,加之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与消费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信息鸿沟,当消费者无法感知产品的真实质量,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劣势地位时,道德风险随之产生,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相比于较高成本的合法经营行为,往往会选择成本更低的违法投机行为。然而,一旦食品市场道德风险加剧,选择危害食品安全行为的商家日益增多,就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向选择。

  我国一直以来高度重视网购食品安全治理问题。早在2015年修订食品安全法时就首次增加了互联网食品交易相关法律法规,为进一步落实分别于2016年7月通过《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2017年9月制定《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尽管如此,互联网食品安全问题仍屡见不鲜。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政府在互联网食品安全治理中的监管不力所造成。政府在食品安全监管中一直居于核心地位,其主要的职责在于为消费者提供各经营主体真实有效的信息。然而,政府与互联网食品经营主体之间也存在莫大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有限信息和缺乏监管是发展中国家日常食品市场的主要特征,面对来势汹涌的网络食品安全治理问题,我国政府监管资源较为匮乏、监管能力比较有限加之网络食品交易律法存在约束空白,使得政府对互联网食品经营主体监管难度更甚。

  政府监管投入不足往往被认为是食品安全风险事件频发的重要原因,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我国食品行业严重的信任危机。现如今,网购食品经营作为新兴行业发展迅猛,但经营主体以假乱真欺诈销售、虚假广告宣传及虚构经营资质等商家失信行为也层出不穷,网络信用危机成为又一大严峻考验,对互联网经营主体的信用监管诉求也愈发凸显。2019年10月28日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会议中明确表示,要优化政府职责体系,建立健全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进行行政管理的制度规则。同年5月9日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见》也明确指出,要推进食品企业诚信体系建设,建立全国统一的食品生产经营企业信用档案,实行食品生产经营企业信用分级分类管理。显然,利用互联网大数据资源建立企业信用分级机制,是当今我国食品安全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又一项关键举措。所谓的信用分级机制,是一种对经营主体按照不同信誉等级划分的方式,再由监管机构针对不同信誉等级的经营者采取不同的监督措施,从而在极大程度上节约监管资源,提高监管效力。

  由此可见,在规模巨大的网购食品经营者与能力有限的政府监管资源形成鲜明对比的情况下,培养经营者道德素养,建立信用分级机制,对实现互联网食品市场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现实意义。从互联网食品经营主体的角度出发,如何促进优质合法商家主动与违法投机商家区分开,对实现互联网食品市场有效分离和信用分级机制的建立具有重要作用。据此,本文试图从政府与互联网食品经营主体的博弈角度,讨论互联网食品风险治理过程中政府的监管效能以及有效信用机制的建立。

信用评价机制缓解信息不对称问题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食品安全问题产生的原因在于信息不对称和食品产业外部性;从社会学的角度看,食品安全信用缺失是食品安全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然而,这一问题不可能通过彻底消除信息不对称来解决,因此“重建社会基本信用,提高商家道德素养”就越来越受到重视,关于培养经营主体道德素养、建立信用评价机制以及促进经营主体自我规制等相关研究成果也日渐丰富。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张锋认为要破解信息不对称困境,亟须政府通过建立科学合理的信用评价制度,对食品行业经营行为予以综合评价,并分成不同等级公开评价结果。北京交通大学中国产业安全研究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博士尹红强就网络食品安全治理提出建立网络信用管理机制,并指出实行信用分类监管能够有效传递市场信号、降低交易成本、增强信息对称,维持良好的交易秩序。信用评价机制的建立能够促进食品经营者的自我规制,在此过程中,政府的激励作用不容小觑。华东理工大学副教授邓刚宏构建了食品生产经营者自我规制模式的基本形态,并指出国家要为社会私人主体自我规制提供规则和框架,并进行相应的激励、指导和监督。在此基础上,武汉大学副教授罗英进一步提出要建立食品安全自我规制激励机制,一方面要构建自我规制行为的信息传导机制,让食品经营者通过产品标识、外包装、广告等媒介依法传递自身优势,形成正向激励;另一方面要健全诸如颁发鼓励金、减免税收等方式诱导食品行业自觉进行自我规制。

  基于经营主体与政府监管之间的信号博弈研究,其他领域研究成果颇丰。基于监督、激励、信息披露等因素的考虑,上海财经大学博士孙彤等人通过构建管理层与外部监管者之间的信号博弈分析外部监管对高管自利行为的监督机制,得出政府的激励机制对于实现分离均衡具有重要作用。山东财经大学教授李德荃等人通过提出节能减排达标申报制度,构建企业排放行为与政府监管之间的信号博弈,得出对节能减排达标企业的补贴、对政府不作为的惩罚力度是分离节能减排达标与不达标企业的重要影响因素。类似的,在考虑政府节能减排补贴政策的情况下,兰州大学教授张国兴等人构建了企业与政府补贴的信号博弈模型,得出市场均衡效率受到企业作假的伪装成本和期望风险成本的影响。基于监管参与主体的委托—代理关系模型,河海大学博士仇蕾等人构建信号博弈得出增加地方官员纵容污染的政治成本、提高公众参与的程度能够实现地方政府与排污企业的博弈均衡。

  食品安全领域相关信号博弈研究普遍集中于经营主体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安徽理工大学教师张红霞通过构建食品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信号传递博弈,证明了高质量食品生产企业可以通过强信号传递实现与低质量食品企业的分离,并验证了分离均衡的实现条件。北京物资学院副院长刘永胜等人从供应链平台与平台商家的角度构建网购食品信号传递博弈,得出提高平台识别劣质卖家的概率是准分离均衡的关键。基于原材料供应商和食品加工上之间的供求关系,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童毛弟等人构建信号博弈模型研究食品供应链质量检测选择的策略及其影响因素,得出食品供应链上游的食品安全风险与伪装成本、伪装概率、对食品加工商的惩罚、加工商检测成本等因素有关。出于对信息披露的考量,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古川等人建立了消费者与食品生产者之间的信号博弈,验证了高质量食品企业必须通过披露更多的质量安全信息才能实现与低质量食品企业的分离。

  食品安全领域的信号博弈研究大都致力于讨论食品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但往往食品经营者与政府之间莫大的信息鸿沟问题也不容忽视。而信用评价机制的建立能够缓解这种信息不对称问题,政府监管机构能够通过经营主体披露的“信用”信息判断其性质,而要促进经营主体主动披露信息,少不了政府的激励作用。因此,本文从互联网食品经营者与政府的角度,基于信用评价机制的考量,提出一种由政府发起的优质商家申报制度,采用信号博弈模型,构建互联网食品经营者与政府之间的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讨论最优效率的互联网食品经营市场分离均衡,挖掘政府对于商家投机行为的有效监督机制。(一)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