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优质商家申报制 能管住互联网食品安全吗

2020-05-05 09:16:57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江南大学食品安全风险治理研究院副院长  王建华

  监管机构与商家之间构成了经营行为的监督博弈

  食品安全的外部性和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市场失灵,势必要依赖政府高效率的监管。我国互联网食品安全监管体系仍然是以政府为核心监督力量,政府监管机构和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是监管体系中最直接的参与主体。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按规定取得经营资质后自由开展合法经营活动,政府监管机构依据法律法规,针对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的经营行为,实施监督管理工作。倘若政府监管机构只为了追求片面经济及社会利益,在其监管的经济投入产出与食品安全治理之间存在较大矛盾时,往往会出现监管动力不足的懈怠现象;倘若受利益驱动的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只追求自身经济利益最大化,则极有可能采取危害公众甚至社会利益的严重违法投机行为。然而,若网络交易市场中存在过多从事违法投机经营的商家,政府将会加大监管力度,加重惩罚措施;而严格执法将会使更多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迫于政府监管威严转而选择合法经营。由此可见,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从事合法或违法的经营活动与政府监管与否的履职情况相互影响和制约,任何一方在采取相应行动之前都会充分考虑对方可能采取的行动。因此,政府监管机构与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之间便构成了经营行为的监督博弈。为了分析政府监管机构的监管效能及其影响因素,在引入优质商家申报制度之前,先采用简单静态博弈考察政府监管机构与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之间的决策关系。

  初始模型主体与概念界定

  参与人  本模型涉及两个参与人,即政府监管机构与互联网食品经营商家(简称“商家”)。政府作为社会公众利益的代表,保障消费者的食品安全是其履行自身职责,同时也追求自身利益。本模型假设政府是理性经纪人,以政府自身利益和社会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商家在政府规定的法律范围内从事相关食品合法经营活动,并获取一定的收益。假设商家也是理性经纪人,其目标在于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策略选择  政府监管机构以其监管职责保障公众的食品安全,但作为理性人出于对监管成本以及自身经济利益的考量,政府可能存在监管懈怠的动机,在这里假设政府的策略组合为{监管,不监管};同理,商家在取得经营资格后在规定的范围内进行合法经营活动,然而出于经济利益的驱动,商家具有选择经营成本较低的违法投机经营行为的动机,在这里假设商家的策略组合为{合法经营,投机经营}。

  博弈收益  假定所有商家的正常收益为S,由于购买低价低劣食品原材料、虚构经营地址或无证经营等采取投机行为的商家将会获得一个额外收益R。政府的监管成本为G 0 ,其可以选择监管或者不监管。此时,若政府实施监管策略,一旦发现商家具有违法投机行为,投机商家将遭受相应的损失P 1 ,政府将获得的总收益为J;若政府实施不监管策略,将承担投机商家造成的社会福利损失D。当商家和政府的策略组合为{合法经营,监管}时,其收益分别为S,-G 0 ;当商家和政府的策略组合为{合法经营,不监管}时,其收益分别为S,0;当商家和政府的策略组合为{投机经营,监管}时,其收益分别为S+R-P 1 ,J-G 0 ;当商家和政府的策略组合为{投机经营,不监管}时,其收益分别为S+R,-D。

  初始模型构建与分析

  此时,令商家选择合法经营的概率为α,则选择投机经营的概率为(1-α)。令政府选择监管的概率为β,则政府不监管的概率为(1-β)。则商家的平均期望收益为 : W=α[βS+(1-β)S]+(1-α)[β(S+R-P 1 )+(1-β)(S+R)]

  政府的平均期望收益为:E=β[α(-G 0 )+(1-α)(J-G 0 )]+(1-β)(1-α)(-D)

  由此可见,在商家投机行为与政府监管的完全信息静态博弈模型中,商家与政府的博弈属于混合策略问题。这也就意味着,不能指望商家自觉从事合法经营活动,也不能指望政府自觉积极履行监管职责,双方都以一定的概率履行各自的职责。商家的最优策略是以G 0 /(J+D)的概率选择是否进行投机经营,从而达到鱼目混珠的目的,躲避政府监管;政府的最优策略是以R/P 1 的概率随机监管,商家难以掌握监管频率则不敢轻易采取违法投机行为。进一步分析,政府的监管成本越高、实施监管获得的总收益及不监管所承担的损失越低,商家合法经营的可能性越小。这说明,加强对政府履职的奖惩强度能够提高商家开展合法经营活动的自觉性。

  投机商家的额外收益越低、被政府查处后的损失越高,政府自觉监管的可能性就越小。这说明,对投机商家的惩罚强度影响政府的行为选择。

  因此,商家和政府都不具有认真履行各自职责的自觉性,对违法投机商家的惩罚强度会影响政府的行为选择,而为了提高商家开展合法经营活动的自觉性,需要加强针对政府履职情况的奖惩措施。由此可见,互联网食品行业良好经营局面的形成更依赖于政府的刚性约束。相对于商家自觉维护食品安全而言,政府对食品市场的监管更为重要。但现实情况下政府监管能力毕竟有限,商家若缺乏自觉性,始终依赖政府的外部监管力约束自身,则以政府全力监管打造的商家优质经营局面将会给政府监管机构带来巨大的压力。如若存在一种信号能够使商家披露自身部分信息,提高政府监管机构对商家经营行为的判断概率,这一矛盾局面将会缓和。因此,为了缓解政府监管压力,推进食品安全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应当建立有效的网络食品行业信用分级机制。本文考虑引入一种由政府发起的优质商家申报制度,将商家的选择申报类型作为其信息披露的信号,通过信号对商家经营行为及信誉等级进行综合评价,划分不同等级,再让政府监管机构根据商家不同的信誉级别,有针对性地开展监管活动。鉴于此,本文采用信号博弈模型,通过商家与政府的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过程,探讨最有效率的市场分离均衡以及政府对商家投机行为的有效监督机制。(二)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