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大元:食安共治须德法并举

2017-07-18 10:34:46来源: 中国食品报

  食品安全问题是关乎民生的重要问题。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韩大元就食品生产经营者的诚信问题、对今年全国食品安全宣传周“尚德守法,共治共享食品安全”主题的理解以及如何推动食品安全社会共治等问题作出解读。

  食安治理突破性进展 各部委针对性出新规

  韩大元表示,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已经成立了四年,这四年也是我国食品安全治理形势和环境发生较大变化的四年,可以说中心是应运而生。整体而言,这四年我国的食品安全治理有突破性进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食品安全已经上升成为国家战略。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明确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实施食品安全战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也提到“实施食品安全战略,形成严密高效、社会共治的食品安全治理体系,让人民群众吃得放心。”这些都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于食品安全问题的重视程度,对于推进食品安全治理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

  其次,新食品安全法于2015年10月1日起已经实施,这部被称为史上最严的食品安全法,体现了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和最严肃的问责,也体现了一些新的理念和原则,例如预防为主、风险管理、全程控制、社会共治等,新食品安全法的实施对于加强监管能力,提高食品安全度,消除食品安全隐患,起到了有效保障作用,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国的食品安全形势。

  再次,食品安全法配套制度在不断完善,食品安全治理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新食品安全法修改以后,国家食药监总局、国家卫计委、农业部、国家质检总局等各部委也针对性地推出了新的标准和规定。食品安全领域一些制度得以构建和完善,推动了我国的食品安全治理工作。例如,食品安全全程追溯制度,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平台、水产品追溯管理信息平台等完成搭建,食品安全追溯过程中的各项技术得到较快发展并运用。

  德法并举是保障食品安全的治本之策

  韩大元表示,法治是实施食品安全国家战略的前提和基础,全面实施食品安全法等法律是落实食品安全国家战略的保障和重要途径。用法律来规范食品安全治理,就是将人们在食品安全治理的权利义务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通过确定行政机关、生产经营者、消费者等各方社会主体的权利义务,指导人们行为,惩罚违法活动,明确应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和如何做,从而保证食品安全治理规范有序。保障食品安全就要从法律制度层面切实落实食品安全责任,制定食品安全法实施细则,细化相关司法解释,加快推动食品安全责任到人、法律惩处责任到人。

  在食品安全治理中强调“尚德”,最重要的就是要加强社会道德诚信建设。多个全国范围的大规模调查都显示,食品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人们最担忧、最不满意的问题之一,食品安全状况问题本身与社会诚信关系密切,特别是食品生产经营者诚信意识淡薄是我国食品安全基础薄弱的最大制约因素。鉴于食品安全对于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的重要意义,食品安全诚信文化建设应当成为我国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优先环节。

  韩大元认为,加强食品安全道德诚信,首先要在全社会培育诚信与规则意识,弘扬诚信文化。其次,要加强社会诚信体系建设,诚信的建立需要制度的约束。如何加快食品行业诚信体系建设,将常态化开展食品安全道德诚信体系建设融入食品安全综合治理的全过程,形成“守信受益、失信必损”“一处失信、处处受制”的利益导向和“明信知耻、惩恶扬善”的道德风气,已经成为当前的工作重点。通过建立食品安全数据库、信用档案和黑名单制度,将有效的在食品安全领域形成一种讲诚信的氛围。最后,社会诚信与道德的建立,需要企业、行业、媒体等多方主体社会责任的履行,如果社会各界都能讲诚信、讲道德,不诚信企业终将会淘汰。只有道德与诚信深入人心,老百姓才能吃得安心放心。

  推动食品安全社会共治需更多社会理性

  韩大元表示,食品安全社会共治在近些年来已逐渐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既涉及理念认识层面,也涉及制度建设层面,还有技术层面的问题。

  从理念层面上,监管部门对于食品安全社会共治的必要性已经有了比较全面的认识,食品安全环节多、链条长,我国又地域广阔,食品种类繁杂,食品安全治理工作长期以来面临着有限的监管资源与广泛复杂的监管对象之间不匹配的困境,引入社会资源参与共治是一种客观需求。监管部门对于积极利用社会资源参与食品安全共治,也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比如对食品第三方检验检测机构的培育,比如投诉举报制度的建立。但从理念上来看,从社会角度,主动参与社会共治的意愿还比较薄弱,行动力还远远没有发挥出应有的社会效力。

  对于如何破解这一问题,韩大元认为,一是要从法律制度建设层面予以推动和保障,二是要解决技术层面的问题。另外,要提升广大公众对自身行为的责任意识的认识,比如近些年各种各样的食品安全谣言,现在手机微信使用很方便,有些人喜欢顺手转发,或者发到朋友圈,这种不加考证、随意传播的行为对社会对食品安全形势的认识和评价是有负面作用的,会增加公众的恐慌和不信任。这看似是参与了食品安全社会共治,实质上却是走向了社会共治的反面。提倡从法律制度层面对各类主体参与社会共治予以推动,也对某些行为要给予必要的界定和规制。

  食品安全监管还要靠技术手段。在当前食品安全监管过程中,有很多技术层面的问题还没有突破,有必要借助社会资源,比如追溯制度的建立以及数据监管。另外,有一些则是必须要借鉴第三方力量的,比如食品安全犯罪定罪量刑中的专家检测鉴定。韩大元建议,有必要把思路进一步拓宽,除了科普宣传、知识普及、社会监督,把社会共治所能发挥作用的领域挖掘得更多一些。要从食品安全的监管手段和方法之一的层面上认识社会共治,而不仅仅是作为一种营造社会氛围的手段。推动食品安全社会共治、使我国食品安全“进入”社会共治,切实成为食品安全的治理手段和方法,还需要更多的社会理性。(卢俊宇)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