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专家”党永富精心钻研土壤污染防治技术 治土2000多万亩

2019-08-09 13:47:05来源: 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党永富是河南省周口西华营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多年来他钻研土壤污染防治技术,让2000多万亩退化、污染土地,重获生机。

4ben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这个土壤这个东西很神奇的,实际上它和人是一样的,就是你咋对待它,它咋对待你。你给它多施化肥、多施农药,你看着它不会吭气,它就给你长不好,不叫你往下扎(根)。

  像这样土壤污染防治知识的讲座,党永富几乎每周都会在全国各地的农村举办,很受农民们欢迎。

  常年在田间地头摸爬滚打,党永富发现,因为长期过量使用农药、化肥导致土壤板结或污染,从而造成粮食减产,是这些年农民遇到最多的问题之一。

1ben

  土地中的板结

  记者:这就是板结是吗?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这就是板结了,你看它都不透气,就是石疙瘩。

  在党永富眼里,好的土地和人一样会呼吸。而目前许多土地都存在板结的状况,一些农民不了解粮食减产的真正原因,错误地认为多施化肥就会多产粮食,导致化肥越用越多,土地却越种越贫瘠。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由于土壤板结,造成你施的化肥再多,就是农作物吸收很少很少,更多基本上60%以上挥发到大气中,造成大气、水、土壤立体污染,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党永富的老家在河南省周口西华县。从小和土地打交道,他对土地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我们家都是在农村过去都是大缺粮户,每年都是一到春天,就是过春荒,我都到我舅家,开始去等于是要饭。拉着一个竹筐,到我舅家,一家要个三个红薯干,几个红薯干,搁那里面,拉回家过个春荒。所以说我没有吃饱过肚子,所以我认为只有土地,改革开放包产到户之后,政府给咱土地了,咱才从吃不饱,才到吃饱。

  在党永富的记忆里,是土地把他从饥饿中解救了出来。改革开放后,当一把把化肥撒进土地,粮食产量打着滚往上翻,他再没有饿过肚子。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没有化肥,我们几乎就是不可能吃饱肚子,咱不能去否定化肥做的贡献,但是我们也不能忽视现实的环境问题,比如说土地过去就是有机质含量在四点多,现在有机质含量只是剩零点几,就是这几十年,看着虽说吃饱肚子,但是我们吃的是透支饭。

  吃饱了肚子,却伤害了土地,党永富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1988年。在一次往地里喷除草剂时他发现,除草剂把草杀死的同时,会造成粮食减产,这让党永富警惕起来。他开始自学相关知识,为了购买专业书籍,他甚至卖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头牛。周围人都劝他放弃。可研究得越多,党永富越觉得土地的问题非同小可,他决心一定要找到治理土壤板结和除草剂残留的办法。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每次出差回来我皮箱里带的都是土,从全国不同地方带过来的这个土,我为了下一步建立耕地质量健康标准,提供一些素材和依据。

2ben

  经过多年的试验,党永富先后研究出除草剂安全添加剂、肥料减量技术等多项修复土壤的科研成果,8项技术获得国家专利。其中除草剂残留降解技术、肥料减量技术经过农业部全国农技推广中心多年试验示范,降解残留、节肥效果显著。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把土壤的残留给它降解了,它里面的微生物菌群增加了,然后土壤它就松软起来了,化肥就不需要施那么多了。

  这些年,党永富撰写了土壤污染治理的专著。2015年,为奖励党永富在土壤治理领域做出的贡献,联合国国际生态生命安全科学院授予他院士称号,并邀请他到联合国分享肥料减量的经验。国外的专家学者也纷纷到西华县学习土壤治理经验。

  尽管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党永富深知,土壤污染防治是一场持久战,不少农民对土壤问题不懂、不重视,让治理工作很难开展。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你像工厂污染,可以给它关闭,但是农民一家一户种地,你不可能不让老百姓种地,老百姓过量施肥、过量施农药,你没有办法。

  党永富和村民:通过咱们改良,治理了之后,这个土壤可松软。这土会呼吸,化肥就不需要施那么多了。

  为了让农民有更直观的感受,多年前,党永富开始在周口市来洼村无偿推广化肥减量技术。他专门承包了一大块土地用做对比田,帮助农民们了解土壤对农作物的影响。对于一些家庭困难的村民,党永富就免费帮他们治理。

  西华县来洼村的崔金星是贫困户,爱人患病长期卧床,家里的7亩地是老两口的生活来源,崔金星一年到头的在地里忙活,粮食产量却总是很低。

  来洼村村民 崔金星:跟我这样岁数都大了,那你看老思想不就这吗,光考虑着我今年施化肥多,下一年可以多产点,就是这么点事。施一年、二年,时间长了,地板结了。

  得知崔金星的情况后,党永富免费帮他治理土壤,通过节肥技术提高了土壤的透气性,现在一亩地的粮食产量翻了近一倍。

  目前,党永富已经为周口市西华县70多万亩土地进行了免费防治。一些接受土壤治理的村民还成了当地的种粮大户。

  来洼村原村支书 崔金力:我的小麦(前)几年就是六七百斤,像这两年,亩产都是千把斤,原来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收成,我的化肥比着人家减少,但是产量并没有减产,反而还有预想不到的收成。

2019080816583036054ben

  2017年开始,党永富在河南省对口援疆办的支持下,对新疆哈密巴里坤县开展无偿的科技援助。巴里坤县因少雨干旱,土壤生态脆弱,加上过度施肥造成了土地板结退化,部分小麦出现了绝收的现象。党永富通过新技术节肥增效,对巴里坤整县26万亩小麦推进化肥减量技术,改良了土壤,在化肥减少20%的情况下,小麦增产了8%以上。

  十几年来,党永富从事的土壤防治工作得到了百姓们的认可,他从基层乡镇人大代表一直被选为河南省人大代表。201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党永富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基层农田。去年两会,他提出了加快出台土壤污染防治法等六条关于土壤问题的建议。2019年1月1日,《土壤污染防治法》正式施行,党永富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高兴得整夜我都没睡着觉,我感觉到咱们这个土壤污染防治终于盼到有法可依了。

  如今,党永富在全国各地治理被污染的农田累计已经达到2000多万亩。2018年,为了研究新的土壤污染防治技术,河南省农业农村厅土肥所、河南农科院环资所等单位联合成立了耕地质量保育技术研究中心,由党永富担任中心主任。未来,他打算培养更多的“土地医生”。

  西华县西华营村村民 党永富:我们一个14亿人的大国,每一寸土地都关系到我们国家粮食安全问题,要靠我们带动,就是一切一切都是保护土壤。作为我是一个农民,我做梦都想把这个土地来保护好,让大家从吃饱到吃好,这就是我的梦想。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报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本网站转载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