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升:倡导“对酒”健康新文化

2015-12-23 10:54:57来源: 中国食品报

  ——和“对”的人,喝“对”的酒

  湖南施韵酒业有限公司推出的“对酒”酸木瓜酒,其创新工艺与健康绿色理念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施韵酒业本着“施恩布德,逸韵高致”的企业精神,倡导“健康饮酒 饮酒健康”新理念。其对酒之“对”,既有“一对”酒之意,更有“和对的人,喝对的酒”之寓意,成为我国果酒产业健康文化的倡导者。

  对酒,民族传统之瑰宝

    2015年8月29日,饮酒新常态下酒业发展趋势分析报告会暨施韵酒业“对酒”新品发布会在湖南音乐厅多功能厅举行。经济学家王林教授,湖南省第一位心血管内科博士后肖长江博士就“医道与饮酒”等话题进行主讲。施韵推出的新品“对酒”,其原材料酸木瓜来自于滇西横断山脉、海拔1600米—2100米之间的自然产区,无任何农药和化肥残留,开启了低度、健康、营养、绿色、安全的饮酒新时代。

    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记载:“木瓜性温味酸,平肝和胃,舒经络、祛风除湿、降血压。”施韵“对酒”,在追求优质口感与品质的同时,结合现代化发酵技术,最大程度保留了木瓜中原有的营养成分。

    酸木瓜有健脾消食的作用。其所含的木瓜蛋白酶,可将脂肪分解为脂肪酸。酸木瓜中有一种酵素,有利于人体对食物进行消化和吸收,因此有健脾消食之功能。

    据记载,木瓜酒源自古老的契丹。公元907年,契丹民族历经长期的浴血奋战建立了辽国,部分契丹人在南征中落籍云南大理、保山施甸、临沧一带,并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了酸木瓜泡酒避寒、活血和疗伤的独特药用价值,酸木瓜酒成为契丹民族留下的珍贵历史文化遗产。

    施韵酒业董事长杨德升表示,随着国家宏观政策的调整和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健康饮酒和饮酒健康已成为大家的共识。

  杨德升:用健康产业报效祖国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诗经》里说的“木瓜”,指的就是这种云南特产。不同于常见的木瓜,味酸、性温,能平肝和胃,舒络筋骨,有非常特别的药用价值。

    酸木瓜是云南滇西当地特产,无论在农村还是城镇,几乎每家房前屋后都种着几棵酸木瓜树,果肉硬实,口感极酸,或做菜或做调料,也可以放盐、辣椒粉当作爽口小食。

    在医疗行业做了五年,从云南走出来的杨德升,总想为家乡和国家做点什么,杨德升坚信“健康饮酒,饮酒健康”是未来饮酒的必然趋势。

    湖南省农科院专门为白花酸木瓜成分做了检测,检测结果令杨德升十分高兴。“对酒”,对的事、对的人、对的酒,就是这个了。

    杨德升认为必须帮助中国改变酒业的未来。他强调做企业的社会责任,在他看来,在时代的变革面前,企业最该关注的,是转型与升级的同时更要注重产品品质和品牌的建设。

    杨德升提出了“健康饮酒和饮酒健康”的理念——饮酒是为了更好的健康,而白花酸木瓜酿造的对酒,只有11度,使用来自云南新鲜种植的原生态果实原料,不仅酒精低度,还有效的保留了白花酸木瓜的独特价值,这正是符合未来的品酒趋势。

    中国酒文化已有六千多年的历史。而现在杨德升用国际的视野来定位产品和施韵对酒品牌,得到许多世界知名人士的认可。世界两性心理学大师约翰·格雷博士饮过施韵酒业酸木瓜酒后,欣然为该酒题词:“这是我最喜欢的酒,我很享受,它口感纯正甘甜”。

  对酒,“寻根”杨毓骧

    契丹传承,千年琼酿。今年11月22日,施韵酒业董事长杨德升赴云南民族大学拜访了杨毓骧研究员。此行,亦是对酒的“寻根”之旅。

    杨毓骧是云南省民族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民族学学会会员、中国人类学学会会员。他的《云南契丹文化遗存》等多篇论文引起国内外研究辽金史学者的关注。新华社呼和浩特分社评价为:“这一重大发现填补了我国民族史对云南省契丹后裔研究的空白。

    杨毓骧对云南契丹人的研究里,契丹人的副食制品“不仅具有北方人风味,且融合当地(云南)民族食品的风格。”

    北魏贾思勰所作《齐民要术》记载:“木瓜以苦酒鼓汁,密度之,可按酒食,密封藏百日,乃食之甚益人。”云南契丹族的后裔们,在生活进程的演变中,将酸木瓜泡在酒里,用来祛风除湿、活血化瘀。其保健价值后又被中医发现和沿用记载在《本草纲目》中。

    与杨毓骧同是出生于云南施甸的企业家杨德升,看到了酸木瓜药食两用的特性,也看到了酸木瓜在连接古契丹民族和云南契丹后裔上的承载意义。他采用现代工艺,萃取其精华,陈酿成养生果酒——对酒。

    杨毓骧说,施甸的很多古老的技艺已经慢慢失传了,如闻名国内外的“雕梅”技艺;而施甸契丹后裔酸木瓜泡酒的习俗能以对酒的形式让契丹文化得以继承和发扬,“这是杨德升这样的年轻人对家乡的贡献。”

    一位是学界的资深巨擘,一位是商界的后起之秀,杨毓骧与杨德升这两位来自施甸的同乡,原本在不同领域深耕细作,却因为对契丹后裔文化的发现与传承,而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而这中间的桥梁和纽带,正是那一盒承载着契丹文化之根的对酒。

  对酒,对话褚时健

  2014年11月23日,杨德升拜访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褚时健,商界传奇,几经坎坷,跌入谷底,年过古稀二次创业,最终重拾作为企业家的荣光。著名的“褚橙”长满2400亩的荒山,甚至“一橙难求”,许多企业家也争先恐后想与他见面,向他取经。

    传言中特别难约的褚时健,却与杨德升一见如故,也许是同为云南老乡的缘故,两人一聊就是2个小时。

    拜见褚老之前,杨德升特意为他去韶山请了一尊毛主席铜像,“他们那代人,都对毛主席有一种崇拜。”当褚时健看到这尊铜像时,立马被震住了,“我还想到湖南走走、到韶山去看看,但腿脚不方便去不了……”接着,他用手重重地拍了杨德升三下,“你太用心了。”

  “褚老专门问我,酸木瓜准备要用来做什么。”当听说杨德升要酿酒,褚老连连赞叹,“这比橙子还好,我的橙子只能做果汁,这个酸木瓜药食两用,还可以酿酒,太棒了!”原来,褚老以前家里就是酿酒的,酸木瓜勾起了他对过去的回忆。褚时健说,“这个东西很香,是我一辈子钟爱的果品。”

    其实,做企业就是做人,经营事业就是经营人生,而产品品质就是人品——杨德升至今还记得褚老的话,他记住了,也是这么做的。

  对酒,健康饮酒新文化

    杨德升认为,酒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产物,酒是一个国家或民族文化繁荣发展的重要标志之一,酒是人类基因进化的伴侣。建设百年品牌,需要用国际化的视野定位新的品牌;用健康的理念做品牌。而作为酒企,更应该在时代背景下,重新定位中国酒文化,以“品质”服人。他带领企业致力于倡导我国民族“对酒”健康新文化,从而为国人的健康事业、为我国酒业的健康发展做出卓越的努力。(崔三树  建坤  乔雪)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