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昉:转基因是安全的,是大趋势

2016-04-13 16:29:02来源: 澎湃新闻

    今年2月,中国化工集团斥资近3000亿人民币鲸吞全球第一大植物保护、第三大种子公司先正达,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交易意义非凡,为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补上了农业技术上的短板。

    但中国这一最大海外收购却遭到92岁前化工部部长秦仲达等人的质询。前述质询人士称,收购拥有转基因和农药研发等先进技术的先正达,会危害中国人的健康和中国农业的发展。

    但是,转基因真的如同该质询文中说的那么恐怖吗?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杞人忧天。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原所长、博士生导师黄大昉是转基因的坚定支持者,其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现在科学界已经达成共识,只要是安全性得到权威部门认可的转基因产品就没有问题。对于转基因的发展,黄大昉认为这是未来农业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是挡都挡不住的历史潮流。
 

u=761705691,40653247&fm=206&gp=0

    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原所长黄大昉。

    以下为专访全文: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质询文”中提到的转基因大豆、玉米等转基因产品的安全问题?

    黄大昉:从科技和专业角度来看,里面所提到的关于转基因的说法都是不存在的。我们再三讲,这个要看权威科学家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国际上对于转基因已经有了很明确的说法了,绝对不是像文中讲的那种不再种植了,或者不允许种了的事情。

    对于前几年炒作一时的 “黄金大米”事件,实际上它并不是一个安全性的问题,而是一个程序性的问题。

    黄金大米的安全性之前已经得到国际的认可,当时的问题就是中国疾病预防中心的有关专家和国外合作进一步做营养学的实验。按照我们国家现在的法律规定,如果做这种实验,不管怎样,必须要得到卫生部门和农业部门批准,得让当地的老百姓真正有知情权、选择权,但是他们还没有拿到批件,就把黄金大米拿到湖南去做实验了。但是当地的老百姓并不清楚这件事,也不清楚转基因是什么,黄金大米是怎么回事。开始时认为这是个好东西,做实验还可以给钱,老百姓都很高兴。但是这个事情被炒得沸沸扬扬以后,老百姓就吓坏了,以为是安全性的问题了,就把两个性质根本不同的概念混淆在一起了,全都说是黄金大米有害了。有人甚至还说这是帝国主义“让中国人断子绝孙”的阴谋,就把舆论的风向搞乱了。

    文中除了谈到转基因的黄金大米,还提到了其他一些转基因的玉米和大豆。那里面的一些品种,我们已经批准进口作为加工原料了,这些都已经过了严格的安全性标准评价。

    澎湃新闻:这里面具体哪个品种已经获批了呢?

    黄大昉:这里面的比如说MIR162玉米,你还记得吗,前年、去年,咱们和美国的玉米进出口的公司打官司,我们退回了他们的MIR162玉米,这个产品就是先正达的。原因就是根据我们国家对于转基因的规定,必须要经过我们的安全性评价。他们当时是混杂在别的转基因产品里面,让咱们的质监部门检验出来了。假设我们没有批准的,你就混杂在了里面,根据我们中国的规定,这是不通过的,就是要退回的。曾经中美之间因为这件事就出现了很大的贸易摩擦,但是后来这个产品是允许进口的,是因为我们完成了安全性评价。所以,从这个来看,安全性评价是关键。如果我们经过了严格的安全性评价,根据中国的法规,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是可以进口的。同样的,如果批准其进口,那么其就是安全的。

    澎湃新闻:目前中国已通过安全性检查进口的转基因品种有哪些?

    黄大昉:从大的种类来看,有大豆、玉米、油菜,还有一部分的棉花,主要是这几种。这些年加在一起,大概有二三十个产品,这些都是允许的。

    从数量上来说,可能最大的就是转基因的大豆,去年大概已经超过8000万吨,这个数量已经是非常大了。从我们国家的需求来看,国内自产的大豆是远远不够的,所以进了大量转基因的大豆。另外,大概还有500万吨的转基因玉米。

    澎湃新闻:中国进口的转基因产品作为主粮的有哪些?

    黄大昉:这个主粮的定义各个国家的规定可能不同,我们对于进口转基因产品批准的是,允许它们作为加工产品,包括饲料和食品。进口的主粮中也有转基因的食品,主要是在大豆方面,因为大豆主要有两个用途,一个是做豆粕,另一个是食用油。玉米其实也是大量作为饲料的,因为现在包括我们自产的玉米70%左右都是作为饲料的,但免不了有人拿来食用,现在安全性只要是通过的,就没有问题。

    澎湃新闻:中国现在是否已开始大量种植这种转基因作物呢?

    黄大昉:我们现在还没有批准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玉米的种植,只是批准了棉花和番木瓜两种。有时候在超市,就会看到热带水果木瓜。其他的都在研究中,还没有拿到最后的批复。

    澎湃新闻: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允许种植的呢?

    黄大昉:这个就早了,棉花大概是从1996、1997年左右,番木瓜大概是从2006年。

    澎湃新闻:现在棉花和番木瓜已经允许种植了,为什么主粮这块还没有允许开始大面积种植呢?

    黄大昉:咱们现在本着研究要大力加强,推广、应用要慎重、要确保安全这么一个原则。我们现在就是在反复检验其安全性,检验有没有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有关部门就采取的是比较谨慎的态度,还没有最后的批准。实际上在我看来,我们已经完成了安全性评价,是没有问题的,就等待最后的批准。

    很多时候批准一种产品可否进行种植,其实并不完全是取决于安全问题,很多时候还取决于公众的理解和接受程度,也取决于国际贸易。因为转基因的事,始终是国际贸易间的一个技术壁垒。国际和地方政府都各自有其安全性考虑,但绝对都不是安全性的问题。

    澎湃新闻:转基因产品的贸易壁垒指的是?

    黄大昉:我给你讲,比如为什么欧洲不搞转基因,或者说种植的很少。但欧洲也是要进口农产品的,因为它的农产品也是不够的,一个是从非洲进口,一个是从阿根廷和巴西进口,和美国一样,大豆、玉米都在进口。但是他们又并不希望进口太多,这样欧洲的市场就会被美国占领了。所以,他们就采用转基因进行限制,比如说转基因的产品我就不批准,不批准的理由就是安全性还没有达到我们的检查通过,我还要把把关。如果没有理由,美国就会说,我们现在是自由贸易,你不能卡我啊,所以就找到了这个理由。

    为什么前几年,欧洲老是卡中国出口过去的水稻,他说里面掺杂有你们转基因的成分,就拿这个来跟我们说事。因为我们和东欧的贸易涉及的东西很多。他们也得有自己的“杀手锏”来对付中国,他们就会说你们自己都还不允许种植,你凭什么混杂在其他产品中,就把产品退回了,所以这样子中国和他们的很多贸易就要考虑一下。

    现在转基因的问题,绝对不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政治、贸易。社会、宗教,很复杂。

    澎湃新闻:另外,先正达的总部在瑞士,但瑞士现在对于转基因植物的禁令已经延长到2021年了,先正达在本土反而不能种植其转基因作物?

    黄大昉:是这样的,先正达注册时在瑞士,但是无论在瑞士或者任何地方,种植转基因作物必须要得到当地的批准,各个国家有专门管理的法律、法规。目前除了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玉米孟-810可以在欧盟六个国家培育种植外,欧盟其他产品都没有得到批准。先正达的一些产品在美国或其他地方是得到批准的。但在中国还是不能种植,因为目前中国并没有批准先正达的一些转基因产品可以在中国种植。

    澎湃新闻:为什么欧盟这边对于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政策一直比较紧?

    黄大昉:这主要是他们权衡各方面的利益,他们反对的声音也比较强。在这种情况下,欧洲的政府,就比较有压力。但是你看英国的态度就是比较积极的,至于西班牙、罗马尼亚和捷克,他们的态度就更加积极一些。但比如说其他的国家,可能面临的因素复杂一些。比如德国,他们就有绿党,他们绿党竞选的口号之一就是不要转基因,他们就是作为一个政治诉求。所以这里面的事情就有些复杂,这也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

    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欧盟下面有一个叫做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这个局是掌管技术上安全与否,他们得出的结论,对于这些已认证过的转基因产品和非转基因是一样安全的。他们没有权利说哪个国家种植与否,他们只是从科学的角度来判断安全与否。

    种植与否、进口与否,都是各国政府根据自己国家的情况自己进行决定的。但不种植并不等于不安全,这点可能很多人就不太理解,就认为是不种可能就会有问题。

    同样,回到黄金大米的事情,这只是程序问题,不是技术问题。一定要把这两个概念区分开来,理清楚这件事的性质。其实这个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依旧经常被混淆。

    还有一个就是,如果说要谈论转基因等是否有害,要听权威部门、听权威专家的。我觉得作为老百姓来说,这是判断科学问题争议是非的一个基本的、非常简单的标准。例如,我自己也不懂核电,你说核电有没有问题,三峡水电站有没有问题,这个事,说起来是挺可怕的,但是还是要听权威部门对这问题的看法。老百姓不可能有那么多核电的知识,也不可能了解那么多转基因的知识。但是要相信科学,相信我们的科学家,可以进行质疑,但是必须要有这么一根弦,否则就没有办法进行判断了。

    澎湃新闻:现在欧盟、美国和中国对待转基因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黄大昉:美国方面是非常清楚的,当然也是有一些不同的意见,是少数的。但是整体来看,从政府到科研机构再到企业经过了将近三十年的研究和实践,证明目前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是没有安全问题的,不仅大量在种植,也大量往我们这出口。你说这是阴谋还是“阳谋”?他们自己也在吃,也让别人吃,如果他们自己不吃这种转基因的话,那么这就是阴谋了。

    欧盟方面,就像我刚才讲的那样,有一些比较复杂的原因,种植转基因的国家并不是太多。但是欧盟的态度和政策也在松动之中。比如英国,他们认为如果转基因再不发展的话,英国的农业就会更加落后了。欧洲整体上来看是属于比较保守的,但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很多国家也都在仔细权衡利弊,在做选择。

    咱们国家,大的方针始终没变,支持转基因技术,国家是有战略的,这个始终没变。但是在具体产业推动上,在发展推进步骤上存在节奏缓慢的问题。咱们必须要加快推进产业化,否则我们就可能会被跨国公司或者国外的产品挤占了市场。

    另外,推进产业化我们也有这个能力,中国的科学家现在手里也有很好的产品,安全性也是没有问题的,同时我们自主研发的产品效果也是十分好的。如果推进了我们自己产品,那么也可以少进口,就可以少受国外的控制了。

    同时,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公众多了解一些转基因,特别是安全性问题,我觉得现在有人在搞虚幻的恐怖,把人们的思想都搞乱了。

    澎湃新闻:转基因发展的趋势是怎样的?

    黄大昉:转基因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必然的趋势,这是挡都挡不住的。转基因大规模产业化,从1996年到现在整整20年了,种植面积已经增长了100倍了。1996年是170万公顷,现在已经超过了1.8亿公顷,整整增长了100多倍。这就已经说明问题了,即便是有争议但是还在不断地发展。

    澎湃新闻:但是现在也有个问题是,即便把相关的安全性报告给到公众,但是还会有些人觉得可能做了什么手脚等问题,你怎么看?

    黄大昉:就像我前面说的,就是咱们脑子里要有一根弦,这根弦是判断科技问题是非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准,这就是实事求是。要从事实出发,要有科学实验的依据,要有理性思维和逻辑。如果说你不信科学、不信科学家、谁都不相信,你只相信自己,只相信网上的传言,那么你自己能够做出正确判断吗?这是不行的,这些问题我觉得还是要想一想的。我也是老百姓,我也得琢磨琢磨这事,长江大坝修了之后曾有人说不得了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任何事都存在风险,关键是能不能掌控住风险,或者说利弊应该怎样进行平衡。隔行如隔山,还是要相信科学,多听听专业科学家的意见。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