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品遇到共享经济,能打开多少种想象空间?

2018-05-24 10:48:21来源: 中国食品报

  共享经济恐怕是当下最热的一个词了,随着网约车的兴起,它慢慢进入大家的视线。从共享自行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到共享雨伞、共享板凳,甚至共享篮球、共享健身房等,共享经济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速冻行业也有共享经济,从生产端的共享工厂,到物流端的共享周转筐、共享托盘等,这些新兴的共享模式,在渗透、改变着我们的行业。速冻行业的共享经济到底怎么样呢?我们盘点了它们的设想和运营现状。

  本报记者 姚冰冰/文

  

共享工厂

  案例 山东百斯特共享工厂

  近日,山东百斯特食品有限公司(简称“百斯特”)公开招募“共享工厂”合伙人,速冻行业首次提出这种合作模式。

  共享工厂的方式有两种——ODM贴牌和OEM定制。前者由生产商负责提供高性价比、高市场认可度的产品,合伙人负责品牌运营及销售;后者则是合伙人要有足够产量与市场空间的定制需求,生产商的生产流程与条件能够满足合伙人的定制需求。

  设想 取长补短,杜绝恶性竞争

  共享的本质,其实是降低生产、物流、设备、库房、经销、营销等环节的浪费,通过彼此间的合作达成共识,能够取长补短、彼此帮扶,甚至合约牢固后,还可以继续共享客户资源(调理品、火锅料、面点厂家能彼此共享渠道,增强自己的竞争力)、营销资源(厂家要求业务员“一女不嫁二夫”,其实如果产品体系不冲突的话,销售可以由其他专业营销人士去做,达到产销分离,这也是一种资源充分利用)。

  只要有合理的规则约束,没有什么是不能共享的。共享的最终结果,就是提升产品竞争力,杜绝恶性竞争,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反馈 尝试较成功,希望借大平台推动

  百斯特的消息一发出,引发了行业的广泛关注。“我们得到的反馈挺多。有老客户试水这种模式;也有几个靠谱的咨询者,这部分人我们正在接洽;还有想找最便宜的产品来冲击市场或防卫品牌的,这类人一看价格就跑了。”百斯特总经理张继宝说。

  他介绍,提出共享工厂的本意,是为了让生产商更专注于生产。目前在行业难以树立消费者品牌的情况下,这种模式不是说不让生产商关注销售,而是应该着眼于工艺、设备改进,产能提升等方面,避免过多地关注一些“套路”性的东西。

  他给记者讲了最近听说的一件事。“菏泽某厂家收了客户一年销售额的预付款,直返10个点,然后再把预付款强压给供应商索要返点”,这种操作“套路”让他非常吃惊。在他看来,当下火锅料行业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研发人员形成了两个极端——重实践的普遍不重视理论,理论出身的又缺乏实践,这直接导致很多产品陷入发展瓶颈。此外,生产商与设备商严重脱节。以鲍鱼片为例,这个产品如今仍没有成熟的全自动加工设备。

  “生产商应该根据自身情况,优化产品线,集中采购优势、生产优势来降低库存,营销上更加聚焦,打造核心单品,而不是顺从市场,做一些鸡肋产品。”张继宝说。

  那么,共享工厂和传统代加工模式有何不同呢?

  “它们的核心区别是出发点不同。”张继宝分析,企业运用代工模式,一是应对淡季养工人的支出;二是品牌发展较为薄弱或遇到瓶颈时,增大体量。共享工厂则是为了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生产商更加专注于生产,经销商更加专注于经销,用严格的合同保障经销商利益。

  他觉得,如果工厂之间能达成默契,发展优势单品,取长补短,可以解决很多经销商找单个厂家代理发货难,或者某些单品没有优势的难题,相当于经销商可以挑选每个厂家最有优势的单品,在一个厂家发货。生产商也不必为了个别单品,采购占用空间的设备、生产线。

  “对我们来说,这只是个开始,算是一次成功的尝试。目前有几家固定的合作伙伴在彼此磨合,我们会继续坚持下去。”张继宝表示,仅靠一家企业号召力实在太弱,希望借助大平台持续推动,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共享生鲜周转筐

  案例 好筐共享

  好筐共享是一款为生鲜农产品提供果蔬周转筐买卖、租赁服务的App,由北京金广汇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研发。

  记者下载“好筐共享”App发现,它有买筐和租筐两个功能,买筐分为正在出售、正在求购,租筐有出租、求租信息。其中,正在出售显示的信息比较多,正在求购的信息很少,出租和求租的信息更少。记者尝试买筐功能发现,可以搜索到北京、天津、福州、郑州、重庆、济南、上海等省会城市和直辖市的信息;租筐功能中,出租信息有5条,求租信息仅1条,基本没有更新。

  设想 全国通用,节省仓储费用

  根据国家统计局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蔬菜类成交额达到7619.64亿元,干鲜果品类成交额为6946.65亿元。这个数字背后,隐藏着一个不太容易被发现的生意——生鲜周转筐,其市场规模约1500亿元。

  一般果蔬批发商拥有数千至数万个周转筐,然而这种传统塑料筐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占用大量购买资金、仓储成本高、季节性闲置严重、闲置筐没有买卖与租赁渠道。针对这些问题,好筐共享搭建了一个在线服务平台,提供周转筐买卖、租赁和共享业务。

  它的买卖和租赁服务,主要面向塑料厂商和果蔬批发商。共享业务则由平台投放折叠周转筐,单个成本50元,有异地取还和同地取还等多种租赁方式,平均租金为每个筐每天2角,押金50元。

  随着国家将货运车辆宽度和货运物品托盘尺寸标准化,符合标准的塑料周转筐将可在全国通用,便于叉车快速装卸。同时结合原有的冷链车业务,客户在线上即可租车租筐,节省了不必要的仓储和运费支出。

  反馈 回收是大问题,模式还不成熟

  “我们在北京新发地市场、广州的一些市场做了尝试,经过几个月的推广,认为还不太成熟。目前好筐共享尚处于观察阶段,数据不多。”好筐共享开发商袁江说。好筐共享从立项到现在,团队做了很多尝试和努力。

  首先从产品来说,传统可重复使用的塑料筐价格便宜,但无法折叠,闲置时会占用较大空间,缺乏共享价值。为此袁江的团队便与厂家合作,开发出可折叠的塑料周转筐,一个大小为60×40×22cm的筐子成本为50元,价格相对较高。其优势在于,折叠后体积仅为传统塑料筐的1/5,降低了仓储和物流成本,具备共享前提。

  其次是押金问题。押金太高的话,用户不愿共享;免押金或少租金,对运营商来说风险太大,需要权衡后才能给出合适的价格。

  最后是回收问题。生鲜流转运营成本极高,比如一级批发商到了郑州,把果蔬分销到小县城后,不还筐会产生费用,还了筐有一堆问题,像怎么还?还到哪里?谁去收筐、运输?

  好筐共享原本的设想是,依靠租金和押金的现金流盈利,短期运转下来他们发现,收筐、损耗和清洗等运营成本太高。最开始他们还想靠运输环节绑定原有的物流车,结果发现老用户并不积极,“仔细算是能节约运费的,问题是他们不算这个账。对他们来说,还不如多想想怎么把果蔬卖掉”。袁江说,他们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单向流,即由于城市间的商贸流量不均衡,会出现只有流入、缺乏流出的情况,这就造成共享筐无法就地继续出租,需要托盘空返至异地,这部分属于低效支出。

  为此,袁江的团队尝试从其他行业寻找解决办法。他以共享单车ofo为例,ofo针对的是普通大众,属于同一城市几公里距离的布局,还车相对随意,但也有单向流问题,只能用人工干预,搬来搬去。更何况果蔬行业需要几百、几千公里长距离的运输,难道要到特定地方还周转筐?

  “回收是个大问题。我们想过找加盟店回收,但也要考虑是否盈利,店面分布是否均匀等问题。其实我们还想过当地就近消化,发现操作难度也较大。如四川的橘子运到郑州后,把筐运回去运费太高,最好在郑州就近消化,但郑州不一定要运输橘子,很可能运苹果。那么问题就来了,每个地域的特色果蔬不一,需要的筐不一样。”袁江说,算下来租金收入还不够运营成本。

  “同一个城市还好,只需要运输几十公里,在全国范围内同时布点难度太大。即便可以操作,前期运营费用极高,烧钱。我们联系了几家风投公司,对方都不敢投资。”袁江用一句话总结,共享周转筐是“天女散花”般运出去,却不知道怎么收回来。

  共享托盘

  案例 冷藏联盟的共享托盘

  共享托盘是依托冷藏联盟平台开展的业务。报道显示,进驻冷藏联盟平台的冷链车已有25000辆,占到全国冷链车保有量的25%(全国共约11.5万辆),在车主间知名度很高,有5000家配货站和3000家冷库,每天成交单数在1000单以上。

  去年12月,冷藏联盟发出寻求Pre-A轮融资的消息,希望融资800万元,愿意出让10%的股权。融资将主要用于平台开发、团队建设、托盘采购以及网点建设。

  记者下载“冷藏联盟”App发现,上面有很多冷链车、配货站信息和生鲜商户通讯录。搜索冷藏冷冻食品品类,如海鲜、肉禽蛋、水果、蔬菜,可以找到对应的供求信息、货物信息、市场信息和商户信息。

  设想 循环使用,拉动流转率

  中国托盘市场保有量大概有10亿个,生鲜托盘占总托盘量的10%~20%。冷链物流行业中,上下游企业的托盘一直是不共享的,这使得托盘整体流转率非常低,企业需要购置很多托盘来备用。

  带托运输(即上下游带托运输),是指通过托盘共用系统公司负责托盘管理,托盘以租赁的形式供给用户使用,在生产商、批发商、零售商、第三方物流、用户间共享和循环使用。目前,带托运输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

  共享托盘最早从冷链运输车货匹配方向进入市场,聚集一定流量后开始与托盘厂家合作,将托盘以租金分成或融资租赁的方式放到平台,客户通过App预约、交付押金和租金,之后在与平台合作的冷库、配货站和货车中领取。

  共享托盘业务无法和冷链运输业务分开做,托盘业务是整体物流服务的一个环节,能否吸引车主和冷库进驻才是平台业务快速拓展的基础。因此除了国家政策的支持外,平台托盘业务开始时已有先天的规模壁垒,这也是冷藏联盟目前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反馈 持续关注,找时机迅速跟进

  袁江既是“好筐共享”软件的开发商,也是冷藏联盟创始人。至于共享托盘,他坦言还在探索中,肯定要亏钱。究其原因,一是托盘长期存放在冷库,大部分用户有“租不如买”的意识;二是它存在单向流难题,运营、破坏成本高,需要大量资金。

  通过两次共享模式的尝试,他得出结论:共享经济一旦应用到物流行业,面临重服务、获客难、理念落后等问题,“有的可以共享,有的不行”。

  在他看来,共享周转筐和共享托盘一旦普及到整个冷冻冷藏运输行业,会提高运输效率。未来他会持续关注共享模式,让别人先去摸索,有成功的模板后,自己再迅速跟进,借助冷链优势抢占市场。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