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唱响乡村振兴的“民谣”

2018-05-25 13:03:11来源: 中国食品报

企业、新农人、返乡人员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培育一批家庭工场、手工作坊、乡村车间,鼓励在乡村地区兴办环境友好型企业,实现乡村经济多元化,提供更多就业岗位。笔者在社会生态农业大会上,分别与土地流转的相关公司员工、做手工作坊的新农人以及返乡务工人员做了深入交流,探讨剖析企业土地流转、新农人的手工作坊以及返乡人员创新生活分别对乡村振兴多元化发展和扶贫起到的作用。

  企业发挥龙头主体作用
  据安微绿耕公司员工介绍,公司得益于有机种植理念和生态模式管理,通过物联网的形式让消费者直接看到农产品从种植到收获的全部过程。目前,公司通过在贫困地区承包流转土地、雇佣农民工作的方式,应用在水稻种植上并且盈利。
  据了解,绿耕公司通过与中国农业大学专家合作,种植了100多亩水稻和当季蔬菜,蔬菜优选当地的土品种,主要消费群体为合肥市场。通过会员预付费的形式,把种植出来的水稻按月送给会员,因为蔬菜受季节性和一些灾害影响会出现供应不足的情况,一般会搭配水稻免费送,所以在蔬菜项目上并不盈利。
  笔者随后以绿耕公司选择安徽某贫困村,承包土地120亩为例算了一笔账,此村人口2340人,人均可耕地0.76亩。公司每承包一亩地为450元,以后每5年增加50元,目前土地流转承包价是450元一亩。这120亩地按人均计算下来是近158口人的人均耕地,以此为基础,若按农村一个四口之家算,一年如果仅土地流转的话,收入为1300多元。而绿耕公司到农忙时会雇当地农民5—6人工作,每天付给农民工资80—100元不等,一般农忙时间为8—10天。由此,该企业在以土地流转的方式参与农村建设的同时,还为当地农民提供了赚钱的机会。
  特色食品小作坊带动当地农民增收
  据来自福建南平农学专业毕业返乡务农的新农人黄璇介绍,她从自制手工有机小零食野生酸楂糕的家庭小作坊开始,通过短短3年时间,把家庭小作坊发展成一个小型加工厂。
  她说,依靠当地靠山的特色,每年秋冬季节,山上有大量的野生酸枣成熟,她利用自己所学农学专业知识,自制一些野生酸楂糕给自家孩子吃。量多时,通过微信朋友圈分享出去,随着销量的增长,她开始收购野生山楂,带动当地农民利用农闲时间积极上山捡拾山楂卖给她,既给农民带来了收入,也有效避免了资源浪费。
  在谈到开手工作坊的经验时,她表示,她经人介绍加入的社会生态农业联盟,即社区支持农业的一种模式,通过联盟内部的产销对接,她的酸楂糕越来越受欢迎,应消费者的要求,她把品种增加到红糖杨梅干、李干、萘干等富有当地特色的产品。她说,之前一大瓶野生酸楂糕500克左右售价35元,现因扩大了生产经营规模,她的家庭手工小作坊发展成一个200多平方米、雇佣5—6人的小型加工厂,成本提升了不少。所有产品均通过检测,并在当地包装直接商品化,因此价格也随之做了调整。在谈到现状和未来时,她表示自己3年来发展得还不错,但大多食品都是季节性产品,到现在和人合伙做到小型加工厂,对整个村子里的剩余劳动力有很大的带动作用。在她看来,村里大部分青壮年外出打工,当地多为留守妇女,将制约乡村发展。
  黄璇已连续参加4届社会生态农业大会,她表示每次收获都很大,因来参加市集的人都是做有机生态食品的,每年都有新人,交了不少朋友并扩大了自己的交友圈,既能分享自己的产品,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有机食品。同时,她的小型加工厂通过这种形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并发展成为现在的规模。
  通过与黄璇交流,笔者感到,这种依靠当地特色做生态环境友好型深加工,不失为探索乡村振兴多元化的一种有益形式。
  返乡人员创出“新”生活
  来自贵州雀鸟苗寨的杨丽萍原本在北京工作,因偶然一次招待远方来客,发现客人很喜欢吃当地土食材,决定返乡创业启动青年创业合作小组,并成立了公司。
  在谈到决定启动雀鸟苗寨青年返乡之旅——返乡青年创业合作小组、创立公司的经历时,杨丽萍表示,有几件事让她意识到家乡的食材竟很受欢迎。杨丽萍在家乡偶然一次招待远方来客时,发现客人非常喜欢吃她家乡产的土豆、红薯和野菜。她原以为这些食材因又小又丑而拿不出手,没想到客人吃得停不下筷来。
  2016年,杨丽萍经人推荐参加了2016大中华区慢食协会“美味方舟”项目申报,他们共带去6种食材,其中5种自留种食材黑糯小米、野生大叶百合粉、红豆、苏麻子、朝天椒入选“国际美味方舟”,并于2016年9月和其他55种食材代表中国在意大利参展。
  2015年,试吃过黑糯小米的成都朋友,在等了一年后,在2016年秋收时却一粒米也没从杨丽萍处收到。入选“国际美味方舟”的几种食材也接连“断货”。事实上,不是因食材太火了,是食材量太少,农民自己都不够吃,没有多余的可出售。
  杨丽萍介绍了公司的一些做法和经验。在公司初创时,通过发展当地农特产有机种养殖以及农特产初加工、设计包装、线上线下销售;开展苗寨村寨深度体验游进行线下体验和村民互动;重新识别苗寨本地品种,倡导恢复原有的传统方式,学习做环保酵素,做当地益生菌,进行土壤转化等一些尝试;使老种子再生等一系列的活动和举措,自发带动村民种一些苏麻子、红米等老品种,充分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也重新焕发了乡村的生机。2017年,他们用土食材接待了全国各地11批次230余位朋友,取得良好的效益。
  在杨丽萍看来,目前的发展现状亟须在生态农业技术和市场销售以及村民组织化建设等方面加强学习。
  专家观点
  在谈到企业和务工人员对乡村建设的作用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胡跃高认为,乡村建设工作需要三位一体,同步建设。首先,村民是乡村建设的主人,农民工为乡建主力军,合作社是乡村建设的关键作用。其次,乡建工作中有一种倾向,部分成功的企业到乡村大片流转土地,经营经济作物或相关项目。但从近年来大量的乡村建设的实践看,企业得到政府一时鼓励,流转了土地,他们如果去经营普通项目,常常赚不到钱,就会成为“鸡肋”项目,这种方式利少弊多,无普遍推广价值。最后,应积极引导农业科技界加盟乡村建设,充分利用现存有限的农业科学技术资源基础,消除不利于其健康成长的一切障碍因素,促使其茁壮成长。
  胡跃高认为,参与当代乡村建设工作者应注意以点对点方式,积极联系与对接现有农业科技资源或潜在农业科技资源,其中包括国际农业科技资源,在推进自身建设进步的同时,主动参与或主导构建适应于生态文明时代需要的农业科技体系,推动乡村大建设、大振兴时代到来。
  面对新农人返乡参与乡村振兴建设,中国农业大学博士后朱立君认为,做好农产品深加工项目以及在农村依托当地资源发展第三产业,既能为农民提供就业机会,又能有效增加农民收入问题,不失为探索乡村振兴的一种有效途径。而针对当下新农人返乡做有机生态农业,需要思考的是怎么把城市和乡村作为相互依存的整体进行系统建设。现在生态农业急需建设城市消费端,还要把精力放在教育消费者发展城市社区团购上,增强消费推动力,增加城市和乡村的互信和互动,这样才有利于生态产品的产销平衡,实现市场良性发展。只有生态有机市场良性发展,才能真正实现生态有机的使命,消灭不平衡,推动社会以及实现乡村可持续发展和振兴。
  她认为,社会生态农业联盟施行的会员制,人员流动很大不能建立起足够的稳定系统,还需政府层面加大宣传和引导。(袁国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