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底,市场份额将达400亿元
辣酱行业加快价值升级

2019-10-18 09:47:42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我国是辣酱生产与消费大国,辣椒酱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调味品。目前,辣椒酱已被普通家庭和各类食品行业广泛使用,比如用来和各种蔬菜、肉类混合制作食品,或制作炖菜、汤类和调料酱。辣椒酱独特的味道和作用,使其在国内市场上的消费量和贸易量不断上升。

  近几年,我国辣酱产量快速增长。辣酱行业分析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辣酱产量达到546万吨,同比增长6.2%;2018年,我国辣酱产量为591万吨,同比去年增加1.82%。专家预计,整个辣酱行业市场规模增速仍在7%以上。到2020年底,我国辣酱行业市场将达400亿元,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趋势一  辣酱市场需求升级

  目前,我国调味品行业规模已超过3000亿元,调味酱预计市场规模为400亿元。这其中,辣酱独占320亿元的市场份额。经过20多年的酝酿,辣酱产业迅速扩张,虽然近5年增长率有所放缓,但整体仍然保持在4%以上的增速。

  辣酱行业分析数据显示,目前,全球辣酱年产量在800万吨左右,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区域辣酱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85%以上,是全球最主要的辣酱供给市场。从需求来看,亚洲地区同样是全球最大的辣酱消费区域,消费占比达到了70%左右,北美市场消费占比在8%左右,欧洲消费占比约为13%。

  此外,国人在饮食消费方面也呈现出“无辣不欢”的特点,吃辣的主流人群不仅集中在云贵川渝湘等地,同时也向各大城市蔓延。数据显示,在北京地区餐饮消费关注的10大菜系中,川菜、粤菜、湘菜分别以21.7%、17.5%和17.3%的占比成为前三。由此可见,由于人口迁移带来的餐饮消费习惯的改变,最终导致整体菜系也随之发生变化,北京地区的食辣需求甚至一度超过了重辣区,比如重庆。中国14亿人口中就有6.5亿可以吃辣或者喜欢吃辣,各类风味多样的辣椒酱,受众市场庞大。

  在消费升级趋势下,消费者更关注健康、安全与体验。这意味着有了好的产品其实远远不够,如何迎合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升级需求,是辣酱企业需要思考的重点。

   趋势二  产品走“网红”路线

  中国调味品协会副会长白燕表示,辣酱市场不少高端品牌现代营销的趋势已越发明显。“在传统销售模式的基础上,更多品牌选择依托‘互联网+建立全渠道’的营销模式,再入驻电商平台或自建网络商城,符合当下的消费趋势,大大提升了营销水平。”

  依托互联网电商平台的发展,各种网红辣酱品牌销量剧增。网红辣椒酱多数主打高端、健康、手工和情怀,更加迎合年轻消费者的购买需求。有消费者表示,网红辣椒酱价格虽然比超市高,但感觉料更足,口味也更多样。相对于传统线下超市,线上辣酱可选择性更大、口味更多。

   趋势三  区域“个性化”发展

  每个地域对辣酱的口感偏好,辣椒的生长环境都存在着不同。另外,原材料辣椒的可易得性,工艺简单,制作方便。这些内部因素导致企业进入辣酱行业的门槛低,但跨区域规模化相对困难。

  针对某地区的广泛流行菜式,有针对性地开发“风味辣椒酱”,降低普通人群的烹饪要求,增加美味的菜式口感。与此同时,适宜的口味非常重要,就像四川人爱吃麻辣,云南人爱吃糊辣,韩国人爱吃姜辣。辣椒酱在不同地域,面对当地人群都有一个“改良优化、本土化”的过程,才能赢得市场。

   趋势四  亟待增加品牌集中度

  我国辣酱行业属于完全竞争的市场,业内生产企业众多,并已形成了若干全国性品牌主导市场、部分区域品牌作为补充的竞争格局。当前,我国辣酱品牌格局特点集中表现为:知名品牌市场占比小、竞争力强,区域品牌占比大、市场竞争力弱。

  传统企业品牌老化的直接表现是知名度高,但与主流消费者的距离却越来越远。品牌与消费者的脱节,是情感层面的断裂,品牌无法再被主流消费者接受。在《辣酱产业蓝皮书》中的调研数据显示,食辣人群中的45.1%认为,目前的辣椒酱产品还没有最好的品牌。

  作为辣酱行业的龙头企业,老干妈2018年销售额达到45亿元,排在市场第一位。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老干妈这一市场份额也只接近15%。而区域品牌的市场占比超过了50%。同时,辣酱行业的竞争格局和市场规模并不匹配,除了老干妈以及全品类的调味品品牌外,几乎没有其他辣酱品牌能被消费者快速识别。有业内人士认为,辣酱市场还没有真正的强势品牌,竞争状态非常具备快速做大市场空间的机会,这也是吸引更多资本试水高端辣酱产品的主要原因。因此,创业公司、新兴品牌其实存在着较大机会突围。

  随着人们消费水平能力的提升和我国餐饮业快速的发展,调味品的未来市场容量将进一步扩大。同时,消费者消费意识的提升,消费者更将倾向于购买品牌化调味品,专家预计,未来调味品市场将走向品牌化道路。各方资本逐鹿辣椒酱市场,品牌化将成为辣椒酱行业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

  (本报记者 赵洋艺 综合整理)


  链接

  中国“酱”的灵魂,源于一种名叫“发酵”的机理。如果制酱过程中,没有复杂的菌群参与其中,就不可能获取氨基酸,也不可能获得我们称之为“鲜”的味道。中式辣酱,正是中国酱谱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诠释了中国人对调味品的理解脉络,也勾勒出中餐里最复合的风味符号。

  新疆吉木萨尔:天山雪莲辣椒酱 北庭都护府的滋味

  拥有唐代北庭都护府故城遗址的吉木萨尔,以充足的光照和适宜的水土环境成为全疆知名的辣椒种植县。这里的辣椒皮薄肉厚、易切成丝,皮肉不分离、口感香绵。聪明的新疆人因地制宜,运用传统发酵工艺,加入天山雪莲,制作出了剔透红亮的辣酱。

  四川自贡:富顺香辣酱 盐都和酒都的碰撞

  说到吃辣,当然逃不开四川。自古以来,这里就有制作发酵类食物的传统与自然条件,辣酱尤其出名。富顺人把当地的辣酱称为“香辣酱”,因为添加了花椒、胡椒、八角等香辛料,打开瓶盖,就能闻到一股熟悉的四川火锅香味。

  贵州遵义:糟辣椒 西南山地里的酸爽

  老干妈的故乡是贵州,但据贵州本地人说,他们是不吃老干妈的。当地人最常吃的辣椒,是这种产自遵义的糟辣椒。所谓糟,其实有点像湖南剁椒的发酵制法。但与前者不同,遵义糟辣椒带有一种明快的酸味,生动诠释了“南甜北咸,东辣西酸”的箴言。

  河南濮阳:牛肉辣酱 中原腹地的牛肉香味

  作为中原腹地,河南是古代耕牛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尤以濮阳地区的牛肉辣酱最为有名。一份飘着浓香的牛肉辣酱,无论搭配什么都很不错,尤其是河南本地的馍馍,用牛肉辣酱蘸之,香浓的滋味,是大部分人无法抵挡的。

  江西丰城:田螺辣酱 螺肉与辣椒碰撞的火花

  越是水网密布的东南地区,淡水水产,也越多地被加入辣酱中。尤其田螺兼有贝类的鲜香和肉类的嚼劲,用它加入咸鲜的江西辣酱,辣酱的辣和田螺的鲜交织,酱体中能看到大颗田螺肉,甚至可以拿勺子直接挖了空口吃。

  天津:蒜蓉辣酱 复古情怀,简单滋味

  津式辣酱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中国北方的传统特点:配料简单、滋味纯粹。在天津的老字号利民调料,蒜蓉辣酱可以说得上是“万能酱”,最简单的是蘸黄瓜、夹馒头;卷在大饼里,烤肉刷的酱都可以用,用蒜蓉辣酱炒菜也很香。

  上海:八宝辣酱 不是调味料,是菜

  八宝辣酱也许是最不像辣酱的辣酱。它不是调料,而是一道菜。江浙人的讲究、精细,在上海八宝辣酱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辣酱当然是底味,但并不辣,加了酱油、白糖,半炒半煮出来,看上去糊成一团、又咸又鲜又甜、微有小辣的上海人下饭菜。

  福建三明:沙县纯辣酱 纯粹、有攻击性

  风靡全国的沙县小吃,每张桌上一定有一壶醋和一罐辣酱。它的辣椒磨得非常细,没有红油,一般只用盐调味。口味还是以咸为主,也具有相当攻击性的辣味。在店里,这种辣酱常用于拌面,或是加入各种汤面、扁食中。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