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吃播变了味

2019-12-17 16:27:14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直播、短视频等新的传播方式也“飞入寻常百姓家”。越来越多的乡村正在通过“直播+”等新形式,打破信息壁垒,与外部世界建立连接。这其中涌现了一大批“乡村网红”,如研究竹鼠百种吃法的华农兄弟、“远离城市喧嚣”的田园系美食博主李子柒、酷爱“宽油”教学的厨师长王刚等。

  然而,“土味吃播”的走红,这种堪称吃播界泥石流的东西,让“吃播”画风突变,一切显得生猛又诡异。什么是“土味吃播”?在微博快手或B站搜一搜,随处可见。生吃青蛙、一口塞“爆辣金针菇”、和松鼠共吃臭豆腐……主播们在尺度上无所不用其极,几乎没有他们不敢尝试的食物和方式。在这些主播眼中,“吃”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吸引眼球、满足人们猎奇心理的工具。为了流量和变现,他们只有不停夸张甚至自虐地“吃”。

  虽然他们的吃播很土味,他们的技术手段却很机智,比如镜头调成广角镜模式,就是普通的一盘食物在镜头下显得非常多非常大,而且盘子也比较浅。经常看吃播的人会发现不管主播们面前食物有多少,当他们把食物往嘴里塞的那一刻都变小了。主播们还有一招就是快镜头剪辑拼接,桌子下面藏一个垃圾桶。有不少吃播吃的食物很多,但是镜头都是快镜头,背景中人来人往天色由白变黑,他们依然在快速吃东西,实际上这些吃播们都是把食物塞进嘴里然后吐进下面的垃圾桶,基本上真吃几口就吐一些,而且拍的时候镜头不是开机就不动的,后期再把镜头拼接剪辑一下,一个吃播大胃王的视频就这么出来了,然后各路粉丝送红心。他们的收益是根据视频播放量和红心数量决定的,名气大的吃播还有商家的广告费可以拿。因此只要还有人愿意买单,总有一拨又一拨的土味吃播主出现。

  《学会吃饭》有句话说“我们不是因为饿而吃,而是因为焦虑、空虚、叛逆、悲伤。我们想寻求慰藉,或是喜悦。”吃播带给观众的陪伴感不必多说,和屏幕中的主播一起吃饭本来就是一种有趣的消遣;代偿感也很重要,不少人因为减肥而节制饮食,看吃播可以让他们投入其中,从中得到满足。更重要的是,食物本身也是一种信息——不管是不是广告推广,总会有人乐于从网络视频中发现流行美食并跟随打卡。从这种意义上讲,吃播也的确承载了传递新信息的功能,因为吃播的存在,人们获得美食信息的难度大大降低了。

  只不过,当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这个行业,无论是粉丝们的欲望,还是主播们的表演,都变得无下限起来。

  人们崇尚的应该是饮食文化,营养科学,而不是吃得惊悚,吃得另类。要让自己和观众都吃出幸福感,吃播们要学会“忌口”,观众们也该有所选择。(刘天助)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