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饮料酒”讲述新的饮酒故事

2019-12-29 08:49:45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image.png

  “生活中总会有不同的情绪,而这个城市也需要一点酒精。”酒是年轻人生活中难以抹去的元素,而现在,饮料也来“酒场”凑热闹了。

成年人的世界要有奶茶,也要有酒

  作为众多年轻人的“续命水”,2018年某外卖平台奶茶订单量突破2.1亿单,远超咖啡品类的订单量。奶茶凭借其出众的魅力获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在茶饮业务线日益成熟的情况下,各大奶茶店又开始将目标转向“调制酒”。

  2018年6月,奈雪的茶在华南地区试水“诗酒茶”系列,第一次尝试酒+水果茶的组合。2019年夏天又开设酒吧“奈雪酒屋(BlaBlaBar)”,主打度数较低、口味偏甜的鸡尾酒以及一些无酒精饮料。

  2019年4月,喜茶推出“醉醉粉荔”,之后又迎来新成员“醉醉桃桃”。8月,与科罗娜联名的“醉醉葡萄啤”,第一次在果茶中加入啤酒,还搭配了喝科罗娜必备的1/16青柠片,将“醉醉系列”送上热搜。

  咖啡界巨头星巴克也早已开启了与酒的跨界尝试,2018年10月推出了不含酒精的“啤酒拿铁”,2019年夏天又尝试了8款灵感源自鸡尾酒的“玩味冰调”系列。与此同时,还尝试推出Bar Mixato酒吧业态,进行夜间的“咖啡馆变酒馆”尝试。

  除了新茶饮跨界火热,一向“滴酒不沾”的老牌饮料也坐不住了。

  可口可乐在2019年6月进军含酒精饮料,在英国推出的Signature Mixers系列,由世界顶级调酒师混合高浓度朗姆酒与威士忌,再加入可乐调制而成;雪碧与江小白联手,分别推出了白酒柠檬口味的雪碧和雪碧柠檬风味的气泡酒,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差点让消费者傻傻分不清楚;凉茶市场增速放缓,王老吉推出新品刺柠吉气泡酒,首次涉足酒精饮料领域。

  “单纯”的饮料已经不能满足消费者了,各大品牌在“不务正业”的路上越走越远。

时下年轻人为何偏爱“微醺的滋味”

  业内人士分析,“含酒精饮料”将成为2020年食品饮料五大趋势之一。那么,饮料品牌为何纷纷“借酒消愁”?

  如今,茶饮市场已逐渐饱和,一个个“网红”品牌都渐渐进入了稳定期,缺乏盈利增长点。寻求破局的茶饮企业纷纷开始求新求变,寻求新的增长点。“饮料酒”就是以更新奇的产品占领消费者的心智。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社交才刚刚开始。年轻人的聚会总是少不了酒的,含酒精饮料的出现,为想要喝酒却不想喝多的人提供了一个选择。

  而从商家的角度讲,酒饮品的利润比奶茶和咖啡更高,是提高客单价以及整体利润的重要方式。

  数据显示,茶饮的毛利是50%—70%,而酒的毛利比茶饮的毛利还要高,精酿啤酒的毛利约为40%—60%,鸡尾酒的毛利可达到80%。在点评软件上搜索可以发现,在同一家“奈雪的茶”,普通模式下人均消费为36元,奈雪酒屋的客单价则达到了99元。

  同时,多场景的消费层次是未来新生代的核心需求,奈雪酒屋、星巴克开酒吧,更是对店铺时段更高效的利用。“一到晚上,全世界喝咖啡的人都会变少,咖啡门店夜晚客流下降,房租等成本却不会减少。”上海独立咖啡店CouchCafeIN创始人陈铧认为,推出酒精产品能够提高夜间客流。

“饮料酒”也是酒,司机儿童须绕着走

  所有含酒型饮品都不能绕过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安全”。

  公开数据显示,一纸杯的啤酒就能让一名体重80千克的男子达到酒驾标准,而按照人体的代谢标准,普通人把酒精完全分解掉需要8—10个小时。目前市面上比较主流的含酒型茶饮,酒精度数都接近甚至超过了啤酒,即便是一些主打微醺系列的小酒馆,大多数饮品都在10度以上,一杯下肚就有酒驾风险。

  喜茶推出的“醉醉葡萄啤”“醉醉桃桃”等系列酒精类饮品,即便没有明确显示酒精度数,也在产品描述中标有“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的提醒。

  另外,酒品混入饮料类,极易被未成年人当作普通饮料选购。儿童代谢酒精的能力比成人差,又容易被酒精类饮品华丽的包装吸引,需要对其购买行为进行提示与规范。

  调查发现,目前市面上的一些含酒精产品,并没有在醒目位置清晰标示反映其真实属性的专用名称,对于售卖对象的把控也没有具体措施,是酒精类饮品无法规避的一个隐忧。

  每一个新兴品类的出现,市场的教育成本必不可少。但市场永远是千变万化的,打破传统行业类目已经成为每个品牌的必修课。

  “年轻消费者在社交时需要‘嗨’起来。”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新生代消费者似乎对白酒等高酒精度饮品不太感冒,未来低酒精度饮料会是一个风口。

  曾经,“我有故事,你有酒吗?”成了风靡一时的流行语;如今,“我有饮料,你有酒吗?”新的故事或将展开。

  (左宇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