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佣金纷争触发行业深度思考

2020-04-22 07:28:21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迫使不少行业按下了暂停键,其中餐饮行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突然的停滞让无数商家陷入焦虑,不少餐饮店将重点放在了外卖上,期待依靠外卖度过危机。然而,外卖平台佣金过高让很多商家叫苦连天,要求外卖平台减少佣金的声音开始传出,美团、饿了么等平台悉数被卷入这场减佣风波之中。

  平台与商家的矛盾为何这段时间集中爆发?双方各执一词,各诉苦衷,经过多个回合的沟通交涉,美团外卖与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近日终于“握手言和”,美团将对广东地区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加大返佣比例至3%—6%。

返佣大战落下帷幕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4月18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和美团外卖的联合声明。声明指出,经双方坦诚交流、增信释疑,达成阶段性共识,双方将营造公平有序市场环境、强化广东餐饮外卖佣金扶持力度、共同擦亮“食在广东”金字招牌。

  根据双方达成的共识,为助力广东餐饮外卖商户疫情“突围”,在美团“春风行动”基础上,美团将对广东地区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加大返佣比例至3%—6%,扩大覆盖范围,返佣时间至少延长2个月(自声明发布之日起)。在特殊时期美团面临自身经营困难,仍将继续对优质餐饮商户返佣扶持,加大补贴投入,希望带动商户订单恢复,提升消费信心,带动行业复苏。

  此外,美团还将积极投入各类资源,支持参与广东省各级政府和协会组织的餐饮业促消费活动,配合省市商务部门共同打造“互联网+美食”,通过线上美食节、“食在广东”品牌推广等活动,打造一批广东特色餐饮品牌,激活餐饮消费活力。建立餐饮大数据信息共享机制,与广东省、市、区餐饮行业协会多方加强信息互联互通,为行业决策提供数据支持。业内普遍认为,疫情期间餐饮行业遭受较大冲击,无论是行业协会还是企业,都应团结一致,共克时艰。美团外卖与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能够达成共识,在让商户受益的同时将有利于行业良性发展。

  到此,这场餐饮商户与外卖平台间的博弈暂时落下帷幕。

  在此之前,4月16日召开的全国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针对近日个别餐饮企业涨价引发消费者质疑,全国工商联经济部部长林泽炎表示,倡议全国工商联系统配合当地执法部门对不法的、以次充好的、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行为给予严惩,要宣传做得好的餐饮企业,真正让消费者得到满意的消费。

  “餐饮企业主要是靠人聚集,特别是堂食,靠人集聚才可能真正把餐饮做起来。”林泽炎介绍,据调查,目前餐饮企业复工复产复业率大概在50%以上,疫情得到控制以后,餐饮企业复业比例在慢慢提高。堂食不能推行的情况下,餐企也在寻求转型,比如做线上销售。还有一些餐饮业的平台也和全国各地的餐饮企业建立一些联系,减免佣金,提供补贴,包括金融服务,助推餐饮业复业。

疫情激化平台商家矛盾

  在“外卖佣金”成为话题时,需要解答一个问题,即何为外卖佣金。在“外卖佣金”里存在着两方:餐饮企业和外卖平台。作为餐饮企业和消费者的中间交易平台,美团、饿了么等为了维持企业运营会从每一笔订单交易中抽成,这就是“外卖佣金”。它可以说是整个外卖系统正常运行的基础,由外卖商家转移到外卖平台端,这笔资金是后者支付给骑手的配送服务费用、技术服务费用和平台使用费用。通过这笔费用,外卖平台可以更好地进行交易调度和平台运营,更好地服务消费者,进而为餐饮商家带来更大的订单量。

  事实上,平台与商家之间在外卖佣金方面存在矛盾,这个问题并不仅限于广东地区,被餐饮行业联合“声讨”的外卖平台也不仅仅是美团外卖。自2月以来,重庆、河北、云南、天津、山东等多地的餐饮协会,都曾公开呼吁外卖平台降低佣金费率。

  2月18日,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1987家企业联合发出公函,呼吁美团点评尽快在重庆市出台餐饮外卖平台全面降佣的具体措施。

  2月20日,河北省饭烹协发布《致电商平台的公开信》,呼吁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降低佣金费率,“与餐饮企业共同承担社会责任,保障城市餐饮供给”。

  2月20日,南充火锅协会发布举报信,向南充市政府举报美团公司涉及垄断经营。举报信内容显示,南充市火锅协会认为美团公司存在突然提高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等方面问题。

  2月22日,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发布公开信,代表省内22万余家餐饮企业,呼吁各类外卖平台“尽快出台包括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内的各项餐饮扶持措施”。

  2月23日,天津市餐饮业三家协会联合致函外卖平台,呼吁在疫情期间,能够尽早出台餐饮外卖平台全面降费的具体措施,拿出真金白银,与餐饮业一起承担社会责任。

  2月24日,山东省九个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强烈呼吁外卖平台全面降费的公开信》,代表全省37万余家餐饮企业呼吁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在疫情期间出台餐饮扶持措施,降低佣金费用,与餐饮业共同承担社会责任。

  “疫情加剧了矛盾的出现。”有互联网法律专家表示,疫情较大幅度提升了外卖平台的用工成本,同时导致线下餐饮商家只能从线上获客,这进一步激化了平台与商家之间的矛盾。

  疫情重压之下,大量餐饮企业甚至面临生存问题。据中国烹饪协会2月12日发布《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国餐饮业经营状况和发展趋势调查分析报告》,相比去年春节,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达到九成以上;7%的企业营收损失在七成到九成之间;营收损失在七成以下的仅为5%。根据恒大研究院数据,仅在春节7天内,疫情已对餐饮行业零售额造成了5000亿元左右的损失。

  疫情防控期间,餐饮服务堂食量大幅减少,有的企业寄希望于利用外卖外送来增加收入,23%的受访餐饮企业在春节期间继续提供外卖外送业务,但效果并不明显。除了订单量锐减,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企业需要向外卖外送平台支付佣金,而91%的企业表示平台佣金费率并没有优惠,还有2%的企业表示佣金费率有所提高。

外卖佣金普降尚难推行

  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国内餐饮企业办理注销的有1.3万家,平均每天都要注销200多家。如今伴随着疫情逐步好转,外卖平台和众多餐企能否冰释前嫌共同前行?

  一家外卖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场风波折射出全国餐饮业面临的普遍困境。餐饮企业最大宗的支出是房租和人工,外卖平台要么刚经历了多年亏损才开始盈利,要么仍处于亏损状态,可能难以承受全国性长期普降佣金的压力。

  短时间看,似乎双方谁都无法在双方的博弈中始终占据有利的地位。对此,有专家表示,在非常时期,双方唯有守望相助,稳固互惠互利关系,才能共克时艰。

  一方面,餐饮商家不能一味把希望压在外卖平台上,要积极改变自身的运营模式,如开发自己的小程序,打造“网红”餐厅、拓展专供专卖客户等方式,塑造独特品牌增强私域流量,实现销售渠道的多元化;同时也学会报团取暖,增强与大平台的谈判议价能力。

  另一方面,外卖平台要完善自身服务来吸引商家和消费者流量,如设计更加人性化的餐饮细分种类、推出更多为商家考量的营销活动、为商家提供大数据支持服务等,提升平台自身价值;也要积极拓展其他的盈利方式,制定多维盈利方案,如为入驻商家提供供应链、仓储等服务,为中小餐饮商家设计线上运营方案等,在日常运营的同时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争取更有利的国家扶持政策等。

  当然,国家也应当尽快制定出台互联网外卖餐饮行业的相关法律法规,对外卖商家和平台的行为做出具体的行为规范。同时在特殊时期和5G迅速发展的背景下,为平台和商家出台更多的扶持政策,创造更加有利的运营环境,吸引更多的互联网企业参与线上外卖服务,实现线上餐饮平台的多元化,才能避免“二选一”沦为多年的口水战,让外卖平台和商家真正相携前行,共生共荣。

  (顾雨霏 连 荷 综合整理)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