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企业说
外卖平台说

2020-04-22 07:34:05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餐饮企业说

      “目前美团收的外卖佣金是19%,饿了么是20%。”在北京市海淀区经营了3年拉面店的孙先生说:“刨去人工、房租、水电和材料费后所剩无几,现在做外卖只不过是为了维持这家店的运转。”对于外卖平台的高佣金,孙先生深有感触,“3年前两家平台的佣金在15%左右,如今都涨了两成左右,现在做外卖确实收益非常低。”

  据多名餐饮商家介绍,外卖平台的佣金比例和商家规模大小、是否签订独家协议以及所在地域有关。以美团外卖为例,对于外卖平台依赖性比较大的中小商家,在美团外卖上的佣金费率大多超过25%。一些拥有门店流量的品牌商家才能具备一定议价能力,佣金多数低于18%。

  “我们的外卖佣金水平的确比一些小型餐企要略低,即便如此目前也处于不赚钱的状态,巨大的生存压力摆在面前。”北京胡大饭馆的相关负责人说。以小龙虾而闻名的簋街胡大饭馆从不做外卖生意,因为食客总是络绎不绝。现如今其在京7家门店只有一家恢复堂食,两家店今年3月首次推出的外卖服务,成为现阶段的主要收入来源。

  一位经营100多家连锁店的京津冀快餐连锁店创始人坦言,外卖平台抽佣在15%—20%之间比较合理,店铺可以达到盈利的水平,如果超过20%,店铺就会很难受。他算了一笔账,餐饮店毛利率一般为50%到60%,如果砍掉30%以上平台抽佣费用,商家只剩20%—30%之间的利润。这个利润再用来平摊房租的支出和人工水电的支出,商家几乎不赚钱,甚至赔钱。

  有业内人士表示,疫情前,餐饮店有堂食和外卖两个渠道,可以支撑外卖佣金。而疫情之下餐饮商家基本只靠外卖,就很难承受。尤其是大型餐饮企业,人员、店面成本等压力更大。

       外卖平台说

  过高的外卖佣金让很多商家苦不堪言,但真的就让外卖平台赚得盆盈钵满了吗?

  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曾在公开采访中说:“美团外卖诞生后5年连亏,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两毛钱,占收入的2%。”作为外卖平台,美团认为自己也很委屈。

  美团目前最大成本是外卖骑手工资,2019年,美团总营收达到975亿元,其中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亿元,骑手工资占总收入的42%。根据美团点评公布的数据推算,在佣金支付骑手工资比例上,美团外卖所说的八成与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认为的七成,实际上是计算数据选择不同造成的。如果按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占餐饮外卖佣金收入占比来计算,即可得出骑手成本占比为82.7%,与美团外卖方面所述相符。而如果按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占餐饮外卖总收入占比来计算,则可得出骑手成本占比为74.83%,即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

  从美团2019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来看,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8.9%至3927亿元。但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由329亿元增加至446亿元,同比增加35.7%。同时,2019年全年外卖佣金收入为496.5亿元,而餐饮外卖骑手的成本就占去外卖佣金收入的82.7%,而美团外卖还有平台维护和技术服务等成本,若是按餐饮企业代表要求减免5%或以上的外卖佣金,美团未必真能承受得起。

  “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也面对巨大的亏损压力,但我们必须克服各种困难,来组织骑手队伍,保障社会基础设施的正常运转。”对于行业的普遍质疑,美团外卖也承认:“听到了来自商户、协会的声音,这些声音提醒我们,疫情重压之下,行业的困难比我们预计的还要大。”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