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食品行业进出口贸易依存情况及风险分析

2020-05-19 07:12:56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近年来,全球食品贸易额年增速基本保持在7%—9%之间,在总商品贸易中的地位稳步提升,但贸易局势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一直存在。目前,我国部分食品细分行业,在原料、关键配料、产成品进出口方面,对国外依存度较高。这些问题对产业发展的长期制约和影响更为深远,亟待予以关注,增强风险防范能力,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国内食业部分关键原料依赖进口

  糖、乳品、大豆是我国重要的资源性农产品,这三大农产品大量以原料的形式进口,进口依赖度高。此外,近年来大麦、部分肉类需求增长迅速,进口依赖度和集中度逐年提高,对啤酒、肉类加工等行业有着潜在影响。乳品的关键原料进口依赖度高。我国进口产品中部分属于关键原料,以乳粉为例,乳清粉、乳铁蛋白等乳清制品是婴配乳粉生产的主要原料,通常由奶酪副产物加工得到,但受技术、装备和单体工厂产能等因素制约,长期以来只能依赖进口。

  目前,我国食品出口贸易地区主要是港澳地区,以及越南、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出口产品集中在水产品、蔬菜等新鲜产品及初加工制品方面。在食品出口检验过程中,由于标准和检测方法不同步,相关食品因达不到进口国的检验要求而受到限制。

       企业出口贸易发展受阻

  原料进口质量、数量及价格波动对我国食品生产经营影响较大。一方面,糖、乳品、大豆等初级产品在国际市场加工成本较低,国外产品能以低价进入我国市场,进而对国内竞争对手构成威胁。比如,我国糖业长期以来一直承受着国际进口原糖带来的冲击。另一方面,一旦进口国受到自然灾害、贸易战等问题影响,将直接牵动国内产品的供应,导致市场价格波动,影响到下游焙烤食品、饮料、乳制品等行业的正常经营。

  进口的高度集中给加工业发展带来隐患。依赖进口易造成企业普遍缺乏抵御外来竞争的能力。2004年,国际大豆价格一度暴涨暴跌,致使我国数百家植物油加工企业退出,外资企业迅速占领市场。

  关键配料短缺限制乳粉高端化发展。2018年,我国进口乳清及其制品56万吨,同比增长5.2%。关键配料的短缺导致我国生产企业竞争力低下。比如,我国因无法自主生产羊乳清粉而导致进口价格居高不下,甚至达到牛乳清粉的5倍以上,高昂的成本严重影响了国产羊乳配方粉与外资品牌的竞争。

  出口贸易发展受阻。我国企业面临的出口贸易形势严峻,成本日益增高。2016—2017年,我国出口企业因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造成直接损失,行业平均损失率达2.4%,食品及相关产品达5.1%,在所有行业中排名第二,受影响企业比例达38.3%,损失额237.3亿元。技术性贸易壁垒,给小型出口企业利润空间带来严重影响。为满足国外技术新要求,食品及相关领域的小型企业产生的测试、检验、认证等费用在销售额中占比达3.3%,在所有行业中都高居首位。

       多举措降低进出口风险

  为改变现状,我国应注意优化重点食品贸易结构、加强关键原料的供给能力、聚焦重点产品优化产业政策、提升出口贸易竞争力。

  优化重点食品贸易结构  重点调整肉类、大豆、乳品等农产品的贸易结构,丰富原料引进渠道,以大型收购加工企业为主体,逐步增强对重点行业原料国际产区种养殖、采收、物流各环节的控制力和影响力,进一步提升防范风险的能力。肉类方面,要扩大巴西、乌拉圭、阿根廷等南美肉牛养殖国家产品的进口份额,加强与欧盟、南美猪肉主产区,以及巴西、俄罗斯、印度等鸡肉主产国的贸易合作,实现对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市场份额的部分替代。乳品方面,要加强与荷兰、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进口贸易合作,逐步降低对新西兰、美国、法国等国家重点产品的依存度。粮油方面,主要对象是我国结构性短缺的高油大豆、强筋小麦、高直链淀粉玉米等品种。大豆产品方面,通过加强与俄罗斯、乌克兰、印度等国际新兴产区的合作,培育新的自主可控的规模化种植基地。谷物产品方面,不断强化与巴西、阿根廷、印度、墨西哥、乌克兰等玉米产区,以及印度、俄罗斯、法国等小麦产区,俄罗斯、德国、法国等大麦产区的贸易合作,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深化合作,建立定向生产基地。

  加强关键原料的供给能力  适应国家重点食品产业安全的战略需求,以大豆、食糖、乳品等领域为重点,瞄准国际生产与科研先进水平和发展趋势,针对制约产业发展的关键核心问题,在乳清规模化生产、制糖工艺水平提升、糖料“双高基地”建设等方面,开展系统性、前瞻性研究。鼓励和支持乳品企业加快推进标准化奶牛(奶山羊)养殖场及其配套的高产优质苜蓿示范基地建设,加强海外原料基地建设,提升自建自控奶源的比例。

  聚焦重点产品优化产业政策  加强对糖、乳品、大豆等产品的宏观调控,建立专项风险基金,以政策保障重点产品生产和贸易的可持续发展,促进产业由资源加工型向科学开发型转变。强化食糖进口管控,严厉打击走私食糖,完善国内食糖市场调控机制,稳定食糖价格,保护国内制糖企业及蔗农利益。加大对制糖、大豆加工、奶牛养殖等企业的技术改造,提升机械化、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对主要生产机械列入大型机械补贴名录,加大农机购置补贴力度。加强培训,指导企业正确运用优惠贸易政策,扩大产品进口渠道,“走出去”开展海外投资。

  提升出口贸易竞争力  继续保持对我国港澳地区,以及日、韩和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出口贸易优势,同时扩大与东盟、巴西、俄罗斯、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广泛合作,进一步减小进出口贸易逆差。发展特色水产及其制品、果蔬食用菌及其制品、酒类、精制茶出口,在国际市场形成差异化供销互促。把握“一带一路”战略机遇,提高对沿线国家传统焙烤食品、中式肉品、食品添加剂和方便食品的输出能力,拓展产品销售市场群。加强对贸易壁垒风险防范和抵御的能力,完善植物提取物、食品添加剂、接触材料等方面的产品标准、检验检疫标准制的修订及国际对标工作,推进出口食品加工企业广泛建立HACCP、GMP等质量管理体系和食品防护评估制度,推动进出口食品质量安全追溯标准体系的建设。

(王旭 代晓霞)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