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 “单兵作战”尚未形成规模效应

2019-06-13 10:03:34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作为小龙虾消费的大市,浙江省宁波市每天要消费5万公斤小龙虾,而这些小龙虾几乎全部来自外省,本地产的养殖小龙虾却“悄无声息”。近日,有媒体在走访宁波市路林市场鲜活水产交易区时发现,宁波市场上的小龙虾基本都是来自江苏、湖北、湖南、安徽、江西5省,供应略有先后,然而来自本土的小龙虾却基本见不到。

  “6月有少部分虾来自湖州、嘉兴,但宁波当地产的,还真没听说过。”有批发商表示,慈溪、余姚一带有少数养殖户在养小龙虾,基本上就地消化掉了,不会进入大型批发市场,因为“没有价格优势”。据了解,早在10年前,盱眙龙虾名气大涨,价格上扬,宁波也曾兴起过一阵小龙虾养殖“热”,但没几年就“冷”了。宁波市农业农村局渔政渔业部门相关人士说,当时基本是鱼塘单养,由于养殖技术没过关,加之用于繁殖的又是野生的美国原种克氏原螯虾等原因,产量一直上不去,等到后来市场价格一跌,养殖户赔多赚少,慢慢自行退出了。这两年,小龙虾市场行情趋旺,又点燃了本地部分农户的养殖热情。

  在余姚河姆渡镇小泾浦村,养殖户童国军原本是稻田的养殖塘四周围起半米高的拦虾网,田中央还散种着早稻,表面上看不见小龙虾在游动。童国军说,他共承包了60亩塘,眼下每天能收50多公斤小龙虾,根据周围龙虾馆的订单起捕,销路不愁。少数个头大、单只近一两重的每公斤能卖到80元。“养小龙虾是我们村一次产业转型尝试。”小泾浦村党支部书记李接丰说,小泾浦是河姆渡茭白主产区之一,近年由于农村劳力缺乏,茭白田、水稻田出现抛荒现象。去年下半年,李接丰联合村里5户农户到湖北、江苏以及金华等地考察后,决定用流转来的400多亩地养殖小龙虾。据悉,这也是目前宁波单片面积最大的小龙虾养殖基地。

  今年,位于海曙洞桥的宁波飞越沙港农业基地也养了50亩小龙虾。“套养小龙虾的稻田不能施农药,小龙虾的排泄物还是上好的有机肥,种出来是生态‘虾米’品质更好。”基地负责人吴陈飞说,这也是目前“两湖”地区普遍实施的模式,两项相加,每亩能增加3000—5000元的收入。同时,吴陈飞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形成塘头到餐桌的“养殖+餐饮”产业链。“洞桥的水质好,养出的小龙虾品质也好。我们在鄞州舟宿夜江开设了龙虾馆,用自己养的小龙虾做菜,顾客很喜欢,效益又能提升一大截。”

  但总体看,宁波市小龙虾养殖户数量还很少,单户养殖一般几十亩,“单兵作战”尚未形成规模效应。

  农业部门相关人士指出,水产养殖历来是高风险行业,小龙虾也一样,“别以为它生命力强,好养,其实不可控的因素非常多,新进入的养殖户一定要当心。”这并非虚言。比如余姚马渚镇一村,去年小规模试验荷花田套养小龙虾获得成功,可之后一扩展养殖规模,虾产量却上不去,总账算下来反而亏了。

  专家介绍,与两湖流域及江苏等地不同,宁波平原少,大水域少,全市淡水养殖面积加起来不过1万亩,如果要发展稻虾共作等模式,就需要对现有的有关农田保护利用政策进行调整,出台相应配套规范标准。渔业科研部门人士也指出,小龙虾毕竟是外来物种,大规模养殖一旦失控,会不会造成生态灾难还需要长期的科学跟踪和评估。此外,小龙虾的重金属残留,也是消费者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余姚河姆渡镇农办主任虞耀土介绍,最近,该镇出台了鼓励农户实施稻虾养殖、茭白田养虾、藕田养虾的政策。这几种模式怎么推广,如何规范,要经过严格审定,还要符合相关政策规定。“小龙虾养殖,像病虫害防治等方面还有很多技术难关需要破解。现在是照搬外地经验,还在起步阶段,很多东西需要摸索。”

  (余建文)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