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焌:絞泥写景,意境生动

2014-05-19 13:31:13来源: 鸡毛信

    在高手如林的兴宜紫砂艺苑,工艺师门各擅其场,然而,对于絞泥装饰,由于其制作过程十分复杂,强调创作者深厚的文化知识和艺术素养。因此,熟练掌握这一技艺的人并不多,做到得心应手圆熟练达之人更是屈指可数。秦焌便是其中的佼佼者,精湛的絞泥技术使他的每件紫砂作品烙上了鲜明的「秦氏」标识。

    「絞泥」装饰 别具一格

    紫砂絞泥,是近代壶艺大师吕尧臣首创的紫砂装饰手法,是把收缩性、烧结温度相接近的两种或几种不同颜色的紫砂泥料絞在一起的制作方法。其成型特点在于富于变化,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产生了魔幻般的装饰效果,充满诗意和灵性,能够引发人们丰富的联想。同时,它并不破坏紫砂壶整体的器形,浑然一体的肌理效果使得紫砂壶更具有观赏价值。

    探索和利用絞泥,是陶艺家秦焌对紫砂壶艺的挑战。他的絞泥紫砂壶,其纹理线条与中国画得笔墨之趣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无论在壶艺巧饰写实画还是写意画,皆游刃有余。同时,他认识到絞泥作品并非技艺的一味堆叠和炫耀,合应小中见大,点到为止。所以,他追求造有形之象生无穷之境,赋天趣与自然。他尤其以瑞兽为主题进行创作,虎啸苍穹,龙腾寰宇,鸾飞鱼跃……根据不同的壶形,施以不同风格的絞泥,或行云流水,或波涛汹涌,或田园牧歌,或塞外雄风……虚实相生,情境交融,既反映出絞泥的个性,又赋予了紫砂壶律动之美,真叫人叹为观止。

    师法自然 佳作迭出

    秦焌认为,厚重的文化积淀和独特的修行感悟,都是自己最珍贵的艺术养分。一缕率性的野风,一根随心的线条,都能触发自己的创作灵感。加上他对细节的注重和个性的刻画,再加上在线条和塊面技术上得精益求精,才会有源源不断的优秀作品让我们为之惊喜。

    《鸿运当头》壶整体造型圆润饱满,壶身光洁素净,壶嘴与壶把手首尾呼应,相得益彰。壶盖上面细腻地彩绘上一片荷叶,叶上雕刻了一只金鱼,是为壶钮。金鱼头部呈喜庆红色,象徽鸿运当头。鱼目生动,鱼嘴微张,鱼鳞、鱼鳍清晰可见,鱼尾更是端庄铺排。鱼身竖起,鱼尾紧贴壶盖,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水滴零星般洒落在壶身,整个造型有静有动,神采奕奕。

    《牛气冲天》壶则是为牛年专属设计,壶嘴是一个牛头图案,牛头微扬,双目慈祥。壶把为牛的的尾巴,尾毛刻画的清晰可见。壶盖上得壶钮是一个赤砂圆珠,犹如一轮红日;周围有浮雕祥云图案。壶身有絞泥装饰,云雾缭绕,紧扣「牛气冲天」这一主题。

    《虎虎生威》壶造型别致,体态敦实,气势威严,霸气外漏。壶身绘有一只凶猛威风的老虎。该虎匍匐在巍峨绵延的山峰,叱咤风云。头顶皓月当空,缺月悬挂。山间苍松迶劲,郁郁葱葱。整幅彩绘透漏出一种王者的霸气和威震四海的雄风。壶钮是一只伏虎,神韵突出,形象鲜明,线条灵动,精巧可爱。壶与身凶猛强悍的大老虎相呼应,一虚一实,一大一小,一刚一柔,甚有情调。

    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

    秦焌尝尝强调:“型出于思,技出于精。前辈们的制壶技艺博大精深,我们跌细细渗透,慢慢学习,好好研究。更要在传统的作品里注入我们这一代新的血液。这样才是更好地传承和发展,才能展现紫砂历史文化的进程”。此言不虚。意见上好的作品,必然灵巧于手工,取源于生活,创造于艺术,出自于修养。作者只有将自己对美的理念物化,揉进紫砂艺术的实践中去,通过文化与艺术的积淀,赋予作品生命,出新意于法度之外,使紫砂壶艺由丰满的“色相”,上升为至真至纯的心灵境界。

    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秦焌,随着阅历的增长,对紫砂创作有了更深的体会,正值壮年的他,本来可以凭着紫砂壶艺为自己带来更大的荣誉与财富,可他却主张放慢节奏,将自己沉淀下来,潜心钻研紫砂壶艺,重新审视自己的长处与不足,不断自我修补,自我提升,从而厚积薄发,最终实现自己的紫砂文化追求目标。“紫砂艺术最忌讳的就是浮躁,在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是否有一颗坚韧、平和的心是关键。”这不仅仅是座右铭,秦焌正踏实躬行,走出一条属于与自己的艺术道路。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