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需求出发去考虑问题—— 对话杭州校友会会长吕建明

2014-06-27 14:40:20来源: 第一新闻网

  人物名片

  吕建明,男,1965年出生于浙江杭州,浙江大学(原杭州大学)汉语言文学学士学位。浙江通策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浙江大学杭州校友会会长。

  我们知道您毕业于原杭州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请问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去创业呢?

  嗯,想要更好的生活。

  在创业之前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指的是工作和生活的状态。

  之前我在残联——残疾人联合会工作,属于民政系统。我大学毕业的时候被分配到了省民政厅。

  那您为什么会想到进入房地产行业?因缘际会吗?

  这就是时代的机会。现在大学生创业再去做房地产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也不可能了。但在那个时候,房地产是一个机会。那个时候市场上最缺的就是这个。

  您觉得房地产行业最好的时机一定过去了吗?  

  一定过去了。

  那么,就当下而言,您觉得哪一个行业可能是一个朝阳行业呢?

  人有需求的行业。我们那个时候大量缺房子,你现在看到的绝大多数房子都还没起来,所以很简单,缺什么,你就给什么。如果硬挤进一个已经充份饱和的市场,那就是没有机会的。

  所以您很早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什么是人最需要的?

  对。所以我一开始做房地产,后来就开始考虑医疗的问题。

  (笑)房地产、医疗,然后是教育,这是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

  是的,这些都是刚需。尤其健康还是永远的刚需。所以我还是从需求出发去考虑问题,去考虑在这个时间点上的机会是什么,而不要去拼命追逐那些时髦的概念。谈到现在很时髦的互联网,其实互联网就是一个很时髦的概念,它本身不是一个产业,也就是说,如果某种工具变成了一个产业,只能说明这个工具还没有被普遍使用。就像蒸汽机的发明一样,在蒸汽机的专利没有消失以前,它的推动力是很微不足道的,但是当蒸汽机的专利失效以后,对蒸汽机的普遍使用才导致了这整一场工业革命。互联网也是一样,互联网就是一个工具,互联网的成功还是基于信息不对称,大家都对互联网不是很了解,那么先会使用互联网这个工具的人就成为了牛人。但是,对于创业者来说,还是要面向人的需求本身,这种需求可以由使用互联网这个工具来得到解决。所以说,如果互联网能够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话,那就是在马云这类的企业倒闭之后,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像沙皇一样建立起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商业帝国,不是这样的。

  这让我想起了麦克卢汉的那句话:媒介即信息。

  我们每个人都是共谋者,每个人都是接收者,每个人都是生产者,每个人都是消费者,这样,它就形成了一个真正的、扁平的网。但现在的互联网企业还是把城墙砌得很高,把大家圈在它的虚拟王国里面,这个无形的城墙使你无法跑出去,这不是真正的互联网精神,就像刚才说的,它仍然基于一种信息的不对称,事先掌握这个工具的人获得了权力。所以,不要把互联网先看成一个产业,它是一个工具,它的确会深刻地影响我们的工作、生活、娱乐等各个方面,但它是个工具。在我们可以像现在这样面对面沟通的情况下,我们就不需要这个工具,这个时候互联网就是多余的,如果我们现在处在不同的空间,我们就会需要微信来沟通,所以,我们的需求是沟通,而不是互联网。

  但现在很多人坐在一起时就各看各的手机,各刷各的微信?

  这是两个问题。在你说的这种情况下,坐在一起,简单地寒暄一下对他们来说已经达到了沟通的目的,所以在寒暄之外的多余时间里他们就开始做别的事情。需求有很多种。互联网的确干扰了我们本真的生活,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态度与情感模式,但是,归根结底,它还是一种工具,而永远不会消失的只有人的需求,是吃饭穿衣、睡觉、接受教育等等这些东西。工具不断会变化,但人的需求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

  您的看法很有意思,再来谈谈我们的校友创业大赛吧?刘建斌秘书长提到您在我们第一届校友创业大赛上担任导师和被咨询者的重要角色,可不可以谈一谈您在第一届创业大赛上所做的工作?

  我们能给出的所谓的咨询是因为我们看得多,有一些投资人则看得更多,接触的人更多,我们可以比较快地帮助一些年轻创业者筛选掉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特别是从“稀缺”这个角度会筛选掉很多东西。我们这些人也许对新技术等新鲜的东西了解得不那么深,但我们可以从需求这一层面给出一些建议。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也是工具,所有参加创业大赛的这些委员全部是工具,谁能利用好我们谁就能成功。因为创业者平时接触不到的资源都在这个平台里,创业者同时需要快速地做决定,不要为了一个错误停留很长时间,这是我们对他们最大的帮助。平时,当年轻的创业者混在几千个几万个创业者里面的时候,根本不能被看见,但我们这个平台可以让创业者和导师、和投资者直接面对面,如果你足够强,这对你而言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因此这类的创业大赛虽然还是一个圈层,但圈层的路径已经缩短了。

  因此对于准备报名参加第二届校友创业大赛的创业者们,也需要好好准备…… 

  是的!好好准备,不要浪费这个机会。这些人(大赛委员)到这个地方来听一次是很难的,他们很忙,时间非常宝贵。绝大多创业者的计划书这些导师在平常状态下根本没有时间看,但在这个平台上,创业者却有这样的机会向这些曾经摸爬滚打过的人求教,同时,创业者还有机会直接面对投资人,会有进一步的机会。比如我,平时我的几千个员工要约我见一次都会很不容易,因为我没有时间,但是对于我们的校友而言,我们和他们就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接触,尤其是那些很大的投资人对于创业者而言则更为重要。就像马云一样,争取三分钟,想尽办法说上三分钟话。所以,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那您觉得作为一个创业者,需要哪些——我们姑且称作是素质吧——需要哪些素质?

  捕捉需求的能力。

  那您认为这种能力是天生的吗?

  是天生的。这种人有一种强烈的成功欲望,并确确实实是一个擅长思考的人,而且不是在决定创业那一天开始思考。

  可能思考就是他思维的一部分?

  是的,是一种习惯。他一直在揣摩着人的需求,比如像乔布斯这样的人。

  他曾经说过,他觉得微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完全没有品味”。

  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内在的力量的话,创业是很难的。如果他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工作,比如这一阶段,我把计划书写好,写得漂亮,这就是我的一个工作,那这不是一个好的创业者的思维。创业是一种习惯。他始终在思考人的哪些需求没有被关注,哪些需求在关注的过程中有障碍,不够好,哪些需求可以用新的方法更快地来满足,等等。

  他们不是在创业,就是在创业的路上。

  对。一种终身的习惯。

  您在读书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开始有这些思考?

  没有一种非常具体的目标,但是有冲动,总是在想:一定要在什么地方成功。

  被分配在一个岗位是对您来说并不是……

  是的!不是一个“那一刻”的想法,而是有一种期望,一定要在什么地方获得成功。这是从小就有的,虽然后来的成功可能和一开始的想法有所变化。但只要这种强烈的欲望不灭,总会找到一个突破口。

  当这个突破口出现的时候,您是会奋不顾身地迎上去吗?还是会想:我再观察观察,我再等一等……您会相信直觉的东西吗?

  (笑)像火山爆发一样的,对,是直觉。这是一种冒险,但如果你不尝试,你永远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如果连一年两年的艰苦生活的冒险精神都没有,那肯定是不行的,又想守住一个安定的东西,又想成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投资嘛,你要把自己完整地投下去,人家才会真正地对你投资。

  不只是投资项目,也是在投资这个人。

  我们不投资项目。你要把自己全部全部投进去,年轻人还有什么东西呢?就只有你自己而已,你自己一只脚在里面,却要把别人全部拉进来,怎么可能呢?你要把自己完整地投进去才行。你必须承担风险。很多很多人对风险的癖好很低,这些人永远不会成功,运气好的话,你可以在别人创业成功的过程里分得一杯羹,但永远不会是leader。

  我有一个问题一直很想问您,在您的一生中,哦,这么说太不恰当了(笑),在您的经历中,女性创业者多不多?

  很少。比较少。

  是不是她们更加容易半途而废?

  人要成功,还有一点,就是,要——绝望,就是很多的路要断掉,要绝望。对于女性创业者来说,嗯,当她那些很宝贵的东西不再的时候,嗯,她恰恰能成功。

  我听说您有一个女儿,我很想知道您作为父亲,当您的女儿可能会面对是否“要断掉、要绝望”这样的抉择的时候,您内心深处的想法会是怎样的?

  听从自己的内心,只要听从自己的内心,我就都能接受。

  但我总觉得或许父母内心都会有一种隐隐的希望,比如说您一路走来肯定有过很多艰辛,如果当她可能也要因为“想去接触不同的,更大的世界”而也面临这些艰辛的时候,你是否会想说:算了吧,还是living a happy life?

    没有happy,没有所谓的happy,所有的happy都仅仅是与你自己的欲望相匹配的,是吧?所以她不可能静下来找happy,不可能会是在某些东西没有被满足的情况下有happy。但没有欲望是能够满足的,而且今天的欲望不代表明天的欲望,人总是在这样一种自我平衡的状态之中走完这一生的,你想要的东西是你在没有的情况下也才想要,在拥有的情况下则根本不会想要。所以,让自己的女儿静止下来去寻找一种虚假的happy,那种happy根本不存在,不在创业上遇到问题,就在学习上遇到问题,还会在爱情上,在子女上,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下都会遇到问题。也就是说,happy是一种能力,能够战胜欲望,合理满足自己的欲望,是在驾驭欲望的过程中的一种能力,否则的话,像黛安娜一样,那她就是最快乐的人了?我们如果用质量来衡量的话,她两斤快乐,他也两斤快乐,问题就是这两斤快乐分布的方式不一样(笑),既然这是一个真相,那就让她追随内心。同时,要善良,有一个信仰,首先要善良,她的欲望要是正向的。我对我女儿没有期望,因为她已经从我这辆车上下去了,她现在自己驾车,后面的路(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她自己处理路上的各种复杂情况,路会结冰,会拥堵,有时候会碰到塌方,我不会跟着她。父母家庭,也就是我这个避风港,如果有风浪的话她可以开回来,但我不希望她开回来,开回来就证明海上有风浪,我希望都是晴天,都是风和日丽。我是一个保险机制,这点毫无疑问,但在驾驶过程当中的风险,由她自己把控。

  嗯,突然很想知道,您最喜欢的作家是谁?

  我原来有喜欢的,现在没了。我看到的生活比他们写得更精彩。他们没见到过我见到的那些东西,他们写不出来了(笑)。我的生活非常浓缩,这个度,比作家要强。凝聚生活的力量,他们不如我们,我们真正地在体验。

    总体而言,您享受这个创业的过程吗?你满意历经许久之后的此时的这个状态吗?

  嗯,还是有困惑。一种对生命的困惑。如果我说我现在不享受,那是矫情,也没人相信,但内心是不是真的享受呢?可能要归到一个宗教的问题了。生活在简单化,欲望在简单化,企业的投资在简单化,所有的问题都碰到过了,等量的快乐对个人的意义就没有意义了。现在获利5000万的快乐却比不上一个乞丐在地上捡到5块钱……这种东西对个人是没有意义了,就要站在更高的层面上考虑这个问题,就会进入一种哲学的、宗教的境地,必须到那个层面去考虑问题了。那个大家看起来很羡慕的结果,在内心上……远方是你的故乡。

  我注意到您的企业也做慈善,是这样吗?

  慈善很重要,非常重要的东西,但做不好。

  在您最艰难的时候您会想一些什么问题?

  在最艰难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是我?

  是的:“why me?”

  就是像:该轮到的这个人恰恰没有,像我这样的却轮到,为什么。我们刚才从欲出发讲快乐,现在,我们又回到一个哲学的起点上去:不能脱离信仰。

    您放下了吗?

  任何人都是这样,不管大的挫折,小的挫折,摔跤了没有人疼,父母可以哄你安慰你,但疼的还是你自己,所以不存在放下,该背的还是要背,但是要思考这个问题。要拼命去思考……真正的需求是什么,其实是内心的安宁。

  所以又回到了哲学的起点。

  是的。

  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本次采访。

  也感谢你们。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