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款温和派定制酒的推出 清香型白酒再次流行

2018-01-15 10:48:59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定制,由来已久!可以说有些古老,它一直存在于市场之上。

  从区域上来说,定制在国内外市场早已出现,但长足发展却在国外。从人群上来看,定制的出现首先是满足小众的高端定制,再演变为满足大众的普通定制。定制专属物品出现,便是商品制造者不得不直面并服从消费者意志的体现,大大满足了一部分消费者的个性需要。

  从汽车、手表行业到饰品、服装、IT等各行各业,不少品牌均通过定制营销快速取得了销售或品牌的突破。他们将以“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理念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是开创品牌,还是开创品类,这都是值得肯定的。

  它为企业创造了一种新的营销手段,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对于酒水行业来说,定制,就是重要的一个趋势。

  全国首款温和派定制酒推出

  相比于新的单品或产品系列,定制酒具有截然不同的市场意义,它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营销保障体系,对于市场渠道更是提出了全新的要求。随着越来越多的白酒企业启动定制酒业务,关于渠道的“选择题”已不可回避。

  就整个白酒市场来说,无论是茅台、五粮液等高端白酒亦或是泸州、衡水老白干等中低端市场都相继推出了定制白酒,而且都取得了不俗的市场成果。

  去年9月,一款名为“咕嘟小酌”的温和派清香型白酒在新媒体领域走红。而温和派一次更是首次在白酒领域提出。相比较于其他大的白酒企业,这款走红的白酒竟然是由郑州一家新媒体公司联合焦作的一个老酒厂定制的。

  据了解,今年3月,该公司推出一档名为《咕嘟夜食》的短视频栏目,仅仅12期的节目,引爆了各大视频网站,全网达到上千万的曝光量。因为是一档人文美食类栏目,顺势而为,他们就推出了这款名为“咕嘟小酌”的温和派白酒。

  没有大的知名品牌、没有大牌企业站台,一家新媒体公司为何敢涉足白酒领域?据《咕嘟夜食》创始人张小文介绍,我们的初衷是让咕嘟夜食的粉丝们喝上放心的酒,因为每一个“咕嘟”的时候都有酒的陪伴…

  从酿酒到藏酒,从市场到渠道,这些年,白酒行业的现状又岂是“乱象”二字可以概括的,利益熏心之下,品质打折,口碑下滑,昔日人们心中光辉形象正在日渐消失。白酒工业走到今天,早已成熟,行业背后所使用的各种伎俩仿佛也已成常态,但这其中,从业这到底应该坚守怎样的底线?

  其实,就是对“酿酒”、“卖酒”这件事的“敬畏之心”,对即将入口的那一杯薄酒怀着“敬畏之心”,通俗来讲,其实也就是“良心”二字。

  秉承这样的理念,张小文和他的团队开启了“觅酒之旅”,团队中虽有平日品酒之人,但却绝非专家,不敢妄下定论。于是,从豫酒到川酒,从茅台镇到各地方,在对比了10余家品牌酒企之后,在征得了多位业内人士的意见之后,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我们遇见了这次的合作伙伴,一家隐匿于云台山上,世代相传的老酒厂。

  还好,这款酒没让粉丝失望,几乎每一个喝过的粉丝对此都是零差评,这也让《咕嘟夜食》团队欣慰不已。

  为什么选择清香型

  众所周知,20世纪50~70年代,清香型依靠解决“喝不上酒的问题”风头无两,进入21世纪,酱香型依靠解决“喝更具稀缺性酒的问题”掌握行业定价,浓香型依靠解决“喝更好酒的问题”份额登顶,清香型白酒似乎失去了他应该有的地位。

  尽管如此,张小文还是和他的团队选择了清香型白酒作为合作伙伴,就是好喝不上头。那么清香型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呢?

  据了解,清香型白酒的体验价值在于“纯净”,也就是纯粹干净。喝过清香型白酒的人一般都知道,喝清香型白酒就像春天在农家乐吃刚采摘的新鲜蔬菜,简单、清新、纯粹、质朴,西红柿是西红柿的味道,清香型白酒就是清雅自然的味道。餐饮业正在从“盐重好色”向“清淡健康”发展,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清、正、甜、净”的清香型白酒也更容易成为年轻化消费者的入门之选。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作为一款定制白酒,主打线上销售的咕嘟小酌有别于其他白酒的地方就是“创新”,也就是创造全新的消费群体。不仅仅是80后,90后都已经超过25岁了,逐步将是白酒的主流群体;清香型更纯粹更容易成为白酒入门之选,清香型白酒的发展关键是取决于消费者对清香型白酒的认知度。着眼于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培育,要发挥清香型白酒固有的清香纯正、入口绵甜、不上头、不口干、醒酒快的优势。

  但是新群体的购买动机、购买行为、沟通传播都发生了根本变化;所以“创新产品、创新便捷、创新传播”,将产品时尚化、渠道电商化、沟通娱乐化等,将是清香型白酒彰显品牌价值的重要方式,只有这样才能将清香型白酒卖给新人类,而不是继续陷入卖给“老酒鬼”的红海竞争。

  临近春节,咕嘟小酌的团队又重新设计了全新的包装,以一个新来者的身份杀入了一年中白酒销量最多的一个时间段。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咕嘟小酌的信息,请在微信公众号搜索“咕嘟小酌”四个字可以了解并下单。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