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广德:土地拍卖被指朝令夕改面临巨额索赔

2016-09-26 15:54:15来源: 民主与法制网

  站在广德县新城区滨河公园前,安徽省广德县骨外科医院院长刘阳春望着烂尾的医院迁建新址愁眉不展,5年过去了,原来意气风发的他,如今已经债务缠身,陷入了十分窘迫的生活境地。刘阳春认为,这一切都源于广德县政府一场出尔反尔的土地拍卖。

  朝令夕改的土地竞拍

    2010年6月3日,广德县对国有建设用地编号为D4-13地块1号地的使用权进行挂牌出让,该地块位于新城区钟秀路、爱民路、天寿路、经二路之间,毗邻城内规模最大的滨河公园,属于新城区黄金地段。出让土地面积18.7亩,地块性质为医院用地,容积率不大于1.4,土地开发程度为净地出让。

    广德县卫生局为完成招商引资任务,通过一番协调运作,令需要规模扩建的广德县骨外科医院变身招商引资企业,参加土地竞拍活动,并最终以每亩15万元的价格竞得该地块使用权。在规定时间内,广德县骨外科医院院长刘阳春一次性交清了280.5万元的土地价款,并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让刘阳春意想不到的是,签订了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后,他并没有真正拿到这块土地。

    刘阳春说:“广德县政府在土地拍卖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我们拍得此地块后,才发现对外挂牌出让的土地尚未进行征收,合同约定的三个月内应净地交割,结果却一直拖了两年零两个月,到 2012年8月政府才将征地农民的补偿款发放到位。”

    拍得此地块后,刘阳春先后与亲友达成了2000万元人民币和250万美元的借款协议,因广德县政府迟迟未完成对出让土地的征收工作,项目无法开工,最终项目借款协议取消,致使骨外科医院项目建设资金面临十分紧张的局面。政府完成土地征收后,刘阳春又用了近半年时间,对本应由政府出面解决的出让土地遗留的地表青苗及自来水管道迁移改建等问题,进行相关谈判补偿。2013年5月,项目才得以实质性开工建设。

    谁知,开工建设三个月后出现的情况让刘阳春瞠目结舌,广德县政府竟要将该土地收回,并将该地块以高出医院用地价格数倍的商业用地挂牌公示,征求意见。

    2013年8月19日,广德县新城区建设指挥部召开第二次常务工作会议,其中《关于回收骨外科医院项目出让地块有关情况的汇报》显示:骨外科医院项目于2009年挂牌出让,该项目目前已施工至地下室底板,因考虑周边规划整体性需求,按照有关要求,建议收回该地块,成立专门工作组与项目单位进行谈判。

    刘阳春认为,广德县政府朝令夕改,出尔反尔,补偿标准过低,自己损失极为严重,不同意该地块收回。由此,广德县骨外科医院院长刘阳春与当地政府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纷争。

  政府失信与民营医院倒闭

    根据2013年8月19日广德县新城区建设指挥部第二次常务会议决定,成立由广德县国有资产投资运营中心负责牵头,住建委、卫生局、审计局、国土局参加的联合工作小组,专项开展回收骨外科医院项目工作。

    工作组成立后,随即与刘阳春展开了多次谈判。政府同意给予刘阳春土地出让金加银行贷款利息共512.82万元的补偿,而刘阳春认为应该按市场评估方案补偿,而不是按政府单方审计方案补偿,市场评估价值至少应在2000万元以上。

    由于在补偿标准上,双方相距甚远,谈判陷入僵局,随后导致工程项目停工。

    刘阳春说:“2013年7月底,副县长邱型军、夏仕福和卫生局长袁顺刚受广德县委书记吴爱国指派,找我收回医院项目用地未果。2013年9月29日,吴爱国召开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会议,组织人员到骨外科医院工地强令施工人员退场,项目被迫停工。”

    刘阳春告诉记者,副县长李军声称医院如果不同意政府的回收方案,他们就拖,拖到一定时候政府就无偿收回。2013年10月,身兼广德县规划委员会主任的吴爱国,擅自修改该土地用途规划为商住用地。并于2015年11月17日在广德县人民政府网站进行《广德县城总体规划(2014-2030年)》图纸公示,修改了医院合法取得的案涉用地规划。

    广德县住建委副主任、规划局长李道峰解释说:“广德县骨外科医院是我县的招商引资项目,因该企业自身存在问题太多,政府才想收回这块用地。目前该地块用地性质没有改变,还是医疗用地。之前网站上公布的用地规划只是征求意见,因为没有通过,该地块用地性质于2016年1月又调了回来。”

    对于土地回收价格补偿问题,2014年6月,广德县政府委托安徽地源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土地进行评估。刘阳春录音视频证据显示:地源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蒋雪松声称,广德县国土局副局长涂存波授意他每亩土地评估价不能超过45万元。地源评估公司采取成本逼近法压低评估价格,将土地价款评估为413.69万元,地上建筑物评估价款为210.16万元,最终确定回收最高总价为款为682.12万元。

    而之后宁国市人民法院委托芜湖华瑞房地产有限公司按照容积率不大于1.29给出的评估价却达1240余万元,那么实际容积率不大于1.4的评估价值应远高于1240万元,刘阳春对两次不同评估之间的巨大数差表示难以理解。

    骨外科医院多次以书面形式请求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尽快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或者允许医院继续项目建设,但广德县政府既不想给付骨外科医院巨额的补偿,又通过各种手段阻止医院继续项目建设,只是想低成本收回已拍卖出去的医院用地。项目因停工烂尾至今已三年时间,地面建筑物人防工程坑基长期被水浸泡、地质条件完全改变,工程建设的所有许可批复已逾有效期,勘探、设计、消防等前期工作已作废,项目工程建设的部分设施已被毁,项目融资等经济损失巨大。因新址迁建项目纠纷缠身,致使刘阳春无法更好维持原有医院的正常运营,加之自身资金链断裂。

    2014年6月,骨外科医院关门。

  职能部门:“刘阳春就是个大骗子”

    对于刘阳春反映的问题,记者前往广德县进行核实采访。

    广德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涂存波对记者一问三不知,最后直接告诉记者:“你可以在稿子里面写,我拒绝接受采访。”

    记者随后来到了广德县政府,副县长邱型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此事时间太久了,只记得一些大概情况,具体细节需要去县法制办找陈庆主任了解。

    随后,法制办主任陈庆取得了联系,并同意第二天下午联系所有案涉部门配合采访。

    然而,次日下午记者来到广德县法制办,约定采访的国土局、规划局、国投中心、医保局等全部缺席,只来了广德县劳动监察大队大队长张青。张青称:“刘阳春就是个大骗子,他给县委县政府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当记者提出希望了解事情经过时,法制办主任陈庆和陈青借故离开。

    那么,这样的一个“大骗子”经营的民营医院是如何成功成为广德县招商引资企业?广德县相关部门始终未给记者一个明确的答复。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