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本网头条| 高端访谈| 第一现场| 食品要闻| 深度报道| 媒体聚焦| 行业监督| 品牌企业| 行业新闻| 展会播报| 商场超市| 电子版| 美食论坛
中国食品报网 > 深度报道 > 正文

刘昕:重视环境污染带来的食品安全风险

2016-03-10 11:13:48        来源:中国食品报

  全国政协委员 中山大学食品与健康工程研究院院长刘昕

  “重视环境污染带来的食品安全风险”成为今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关注热点。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今年年初举行的国务院食安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强调“紧盯田间地头,综合治理农药兽药残留超标、土壤重金属污染、非法添加”,刚刚发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则明确提出“要开展1000万亩受污染耕地治理修复和4000万亩受污染耕地风险管控”。全国政协委员、中山大学食品与健康工程研究院院长刘昕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带来的提案均与食品安全的源头污染问题有关。刘昕呼吁,从源头上遏制重金属的排放是土壤污染治理的当务之急。

  高度关注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存在较大健康风险

  2013年底,国土资源部发布的我国第二次土地调查主要数据结果显示,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污染种类主要包括铬、镉、铅、汞、砷、铜、锌和镍等重金属含量超标以及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病原微生物和放射性物质。

    长期以来农田耕地农用地膜、塑料大棚的广泛使用及废弃农用薄膜、垃圾袋泛滥成灾,在土壤、水体和大气等环境介质中迁移、转化,并在土壤、沉积物中累积,未经处理的城市和城镇生活污水及工业废水被直接排放进入江、河、湖泊和农田,城市地表(表层土壤、道路)和建筑物顶的雨水冲刷以及大气的干、湿、沉降等,成为城区湖泊塑化剂等环境激素污染物的主要来源,城区湖泊表层沉积物中及许多区域地下水、地表水中环境激素污染严重。由于污染物具有隐蔽性特点,潜伏期长,土壤中的环境激素等有机污染物随作物的吸收、转运而进入人类食物链。另外,常规的自来水处理工艺不能有效地去除源水中微量环境激素等有机污染物,因此,采用被污染的水源作为自来水源水亦有较大的健康风险。

    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是工业聚氯乙烯制品的重要塑料助剂,因具有良好的相容性和化学稳定性,被广泛应用于与人类医疗、生活相关的领域中。制造过程由于塑化剂物质没有与聚氯乙烯高分子物质聚合,且其分子质量较小,聚氯乙烯制品在使用过程中塑化剂迁移特性非常显著。国家已将邻苯二甲酸酯类多种塑化剂划入优先控制的污染物,在《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用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及食品、食品添加剂中列为非常规指标或设定了最大使用量和迁移量限制或要求最大残留量限制。

    目前我国无毒、环保的塑化剂品种相当匮乏,其中生物可降解的环保型塑化剂品种更是罕见。在国外环保塑料助剂的应用已十分普遍,包括生物降解型的柠檬酸酯类塑化剂、环氧油脂类塑化剂以及环己烷二羧酸二异壬酯塑化剂、异辛酸和苯甲酸的多元醇混合酯塑化剂、己二酸和多元醇缩合的聚酯型塑化剂等,被发达国家认为是最安全的塑化剂,可以应用于聚氯乙烯的各种制品。

    建议:一是要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庞大的市场需求布局发展环保塑化剂产业链集群,优先做好环保塑化剂产业规划和项目引进,通过政府主导和政策倾斜,促进环保塑化剂产业链成长发展,使之与国际上发达国家或地区的法律要求保持一致,积极发展无毒、环保、生物降解及增塑性能良好的塑料助剂,以适应市场发展需求,从源头上遏制和降低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等环境激素污染,造福民众。二是参照美国和欧盟等相关国家的做法,结合国家对限制含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等环境激素使用范围和相关管理规定,加快建立适应我国实际情况的限制含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等环境激素残留量的国家标准。三是将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等环境激素有机污染物纳入环境监测目标化合物检测范围,在动态监测中及时分析、跟踪、监测和评估。

  不容乐观

  全国一成以上耕地受到重金属污染

  从2013年底《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数据可以看出,我国土壤污染超标率达16.1%,耕地退化面积比例超过40%,七至十等的劣质耕地比例达到27.9%,耕地土壤点位污染超标率达到19.4%,耕地质量整体表现为“四成退化、三成劣质、二成污染”的“四三二”状态。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土壤有机污染物积累在加速,18亿亩的耕地质量正在加速下降,尤其是重金属污染物在土壤中移动性差,潜伏滞留时间长,可经水、植物等介质最终影响人类的健康。

    据统计,全国受重金属污染的耕地约有2亿亩,占耕地总面积的10%以上,多数集中在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全国每年受重金属污染的粮食多达1200万吨,因重金属污染而导致粮食减产高达1000多万吨。土壤污染的重金属元素包括铬、镉、铅、汞、砷、铜、锌和镍等。而造成这些重金属对土壤污染的主要来源是化肥、农药等化学投入品长期不合理过量使用,畜禽粪污、农作物秸秆和农田残膜等农业废弃物不合理处置,各种污水如工业、商业和生活污水,大气沉降如工业粉尘以及各种垃圾等形成的有机及无机污染物的污染。

  未经处理的各种污水直接进入江、河、湖泊,也进一步污染了地下水。研究发现,大部分地下水都遭到了污染,有90%的城市地下水被污染,其中2/3被严重污染,而全国有40%的农业灌溉使用地下水,进入地下水的重金属等污染物又随灌溉进入农田土壤,随作物的吸收、转运而进入人类食物链。

    土壤重金属污染以及治理已经成为科学界乃至全世界关注的焦点问题。以日本对重金属镉污染控制为例,在1968年确定镉是“痛痛病”的元凶之后,日本政府严格控制各种污染源的排放。至1974年,镉的使用量从1969年的2253吨下降到927吨,下降了60%,至1975年几乎关闭了所有矿山。2005年以前,日本关停了大部分的镍镉电池生产厂。日本环境的镉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这样严格的镉排放控制下实现的。我国65%的人口以大米为主食,粮食中的重金属问题亟须得到关注。要控制和改善土壤重金属污染,早日实现粮食安全,当务之急在于污染源的控制。污染源控制是比土壤修复本身更为紧迫的事情。

    如何治理土壤重金属污染?建议:加快《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制定实施。在尚未颁布实施之前,国家鼓励省级政府尽快制定土壤环境保护与土壤污染防治的地方性法规。同时,加快制定土壤污染防治有关法规体系和实施细则,鼓励制定土壤污染防治的地方性法规体系和实施细则,为土壤环境保护执法提供政策保障。其次,建立完善的土壤环境质量及其污染治理技术标准体系,鼓励地方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技术规程。土壤重金属污染的治理当务之急在于控制污染源,从源头上遏制和降低重金属的排放,同时加速制定有关土壤环境质量、污染土壤修复、污染场地判别、土壤环境监测方法等基准与标准。鼓励省级政府根际实际情况制定技术规程。针对重金属镉污染,地方政府应尽快制定污染物排放限值。本报两会特派记者  王薇

  源头污染不控制 食品安全无法独善其身

  ■中国工程院院士庞国芳

    目前,我国1/3以上的河段受到污染,很多城市水域污染严重,90%的地下水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其中60%污染严重。耕地污染方面,全国土壤总超标率为16.1%,其中中度和重度污染占2.9%。2010年第一次全国污染普查显示,农业面源污染物已超过工业7.5倍。在这样一个大的环境下,食品安全不可能独善其身。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学校长孙宝国

    “源头污染带来的食品安全风险不亚于食品加工过程。”食品生产的原料环节很容易被忽略,对食品安全而言,食品原料的安全程度影响更大,源头污染带来的食品安全风险不亚于食品加工过程,铬大米、三聚氰胺奶粉等问题都是出在原料环节。孙宝国提出,保障食品安全需要重视源头污染的控制,国家环保部门要加强对环境领域的违法犯罪的执法打击力度,同时还要提高公众的环保意识。

    ■全国人大代表、江南大学副校长金征宇

    我国食品安全面临的较大压力,不是掺假,而是本底的压力太大。这主要源于环境问题,包括空气状况、水、土壤等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今麦郎集团董事长范现国

    控制环境污染带来的食品安全问题,需要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制定一些有前瞻性的、科学的标准,包括在化肥、地膜等的使用方面,在农产品的检测方面等,也要循序渐进的升级这些标准。

    ■全国人大代表、晨光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卢庆国

    对于环境污染带来的食品安全问题,可以通过先进的科学检测发现,进而从源头追查和分析原因。比如,苏丹红问题,如果在一些食品中检测出含有苏丹红,那么就要认真从源头追查原因。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副研究员钟凯曾

    过去农业生产特别强调“数量安全”,农业科技的重点也放在增产上,导致农兽药和化肥的过度使用甚至滥用。这不仅会造成药物残留问题,还会带来土壤、水体的生态环境污染和抗生素耐药等次生问题。钟凯认为,人始终是食品安全最大的风险源,管住农兽药残留的核心其实是管住人。今年,农业部门将试点推动建立一套属地化管理的模式,其核心是标准化生产、规模化经营和品牌化产品,通过推动溯源管理,逐步将农产品生产者的信用体系建立起来。标准化生产是借鉴食品工业的模式,用什么药、用多少、什么时候用、怎么用全部统管起来,减少农户乱用药。其次是土壤污染问题,尤其是土壤重金属污染。从历年的监测数据来看,食品重金属总体超标率似乎并不高,然而各种环境污染不治理,早晚会高。

 
分享到:

上一篇:数读中国农业走出去
下一篇:生物酵素技术助力绿色发展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我的态度: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食品报立场。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