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本网头条| 高端访谈| 第一现场| 食品要闻| 深度报道| 媒体聚焦| 行业监督| 品牌企业| 行业新闻| 展会播报| 商场超市| 电子版| 美食论坛
中国食品报网 > 深度报道 > 正文

“洋种子”抢种中国菜园 国产种子亟须自主创新

2017-08-22 10:37:36        来源:中国食品报

  近期,媒体记者在宁夏、山东等地调查发现,西红柿、茄子、黄瓜、辣椒、西兰花等老百姓餐桌上常见的蔬菜,竟然不少都是“洋种子”长成的。

  一些蔬菜种植大户一再诉苦:“今年遇到了高价也买不来‘洋种子’的问题。我国为何不能研发出好菜种,而要长期受制于其他国家的‘洋种子’?”

  优势明显

  “洋种子”价格连年上涨

  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彭堡镇姚磨村冷凉蔬菜基地占地3万多亩,是原州区精准扶贫、脱贫富民的主战场。

  姚磨村党支部书记、瑞丰蔬菜产销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姚选表示,他们选种一类菜时,一般要试种五六个品种,最后选优。比如西兰花和娃娃菜,要选十几个国内外的品种进行试种,而从日本、韩国进口的种子种出的菜,无论在品相、产量、耐储藏等方面,优势都比较明显。

  原州区农牧局副局长李春琴直言:“因为这些优势,‘洋种子’的价格远远高于国内种子,有些品种能高出几十倍。进口的按粒卖、国产的论斤卖,这是种子行业目前最大的问题。”

  姚选算了一笔账:“2015年,从日本进口的10万粒包装的西兰花‘耐寒优秀’,每袋3500元,一粒0.035元;2016年,市场开始紧缺,每袋涨到6500元,一粒0.065元;到了今年,每袋涨到两万多元,一粒下来0.2元还多,比2015年涨了6倍多。我们菜农能否种得起暂且不说,主要是国内市场上没货。另外,从韩国进口的娃娃菜种子价格也是一路飙涨。”

  在田间地头,姚磨村几位种菜村民,罗军、姚国政、姚猛等人都对过度依赖和受制于“洋种子”的事情很无奈。他们想知道,今年日本西兰花的种子紧缺,是不是我国对进口日本的东西把关更严了?

  奋起反击  

  国产种子市场占有率有所提升  

  山东省寿光市被誉为“中国蔬菜之乡”,拥有全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和批发市场。在寿光市鲁盛农业科技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经理李平看来,“洋种子”的攻城拔寨主要集中在2000—2009年左右。

  “2000年之前,人们都没有用国外种子的意识,国外种子也大都没有进来;2009年之后,国产种子也开始奋起反抗。”李平说,2000年左右,国际上比较有名的种业企业先正达(已被中化收购),荷兰瑞克斯旺,以色列海泽拉、泽文、纽内姆,荷兰安莎、孟山都等,都在寿光建立了试验站或展示基地。目前,已有20多家国际知名种业企业落户寿光。

  据了解,“洋种子”在寿光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比前些年的“半壁江山”有所下降。寿光市种业发展服务中心主任范立国表示,当前,寿光市国产蔬菜种子市场占有率已由2010年前的54%提升到目前的65%以上。

  范立国举例说,其中,华北型带刺黄瓜、圆茄、丝瓜、苦瓜、豆类等为国产品种,水果黄瓜、西葫芦、甜瓜、樱桃番茄等国产品种已达85%以上,尖椒、大红番茄、粉果番茄等品种国产化水平有了大幅度提升。

  与此同时,一些蔬菜的国外品种在寿光仍占据较大的优势,它们在作物间、品种间、类型间差异较大。比如菠菜、绿菜花、胡萝卜等市场占有率达到六成以上;彩椒、大红果番茄等市场占有率在八成以上;绿萼长茄市场占有率达九成以上。

  山东省种子管理总站站长蒋庆功表示,从整个山东省来看,国产蔬菜种子占有率可以达到七成以上。进口种子主要是西红柿、菠菜、彩椒等几个品种,但是进口量和种植量都不小。

  苦果显现

  蔬菜产业发展恐将受制于人

  姚选十分困惑,种了十几年菜,为什么种不了中国自己的好菜,要过度依赖“洋种子”?国外种子公司给中国的代理商是唯一的,垄断国内市场,每年给种植大户造成涨价、无货等各种恐慌心理。

  姚选给多年合作的一位进口商代理公司程姓经理打电话询问:“程总,4月份就把买日本菜种的钱打过去了,但为什么还不发货?”

  程经理答:“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一直想办法进口种子,但现在还没敲定。而且可能还要涨价,你要有心理准备。如果你不乐意,或者不愿意等货,就退还订货款,请你另想办法。”

  姚选听完无助地说:“程总,还是请你们再想想办法,我只需要快、快、快,价格都好商量,关键是都7月头了,再晚就错过育苗时节了。少种一茬菜,菜农的收入就要受影响。”

  程经理说:“那就再等等。”随即挂了电话。

  姚选两手一摊,无奈地说:“‘洋种子’的定价权、供货权都掌握在外国人手里,能有什么办法。我从4月开始到现在,几乎每天都要给进口代理商打电话,人家就这态度,你难受也得受着,国内同品种的菜种又不行,没得选择。”

  “洋种子”就不能培育吗?经多方求证发现,“洋种子”大都是“杂交种”,“杂交种”通俗讲是一次性的,理论上无法育种,因为“杂交种”一旦育种,很容易发生基因突变,造成减产,而且抗病虫害能力也不强。

  农业部数据显示,中国种子市场初步预测价值超过600亿元。宁夏农牧厅蔬菜园艺站站长蒋学勒认为,“洋种子”对我国蔬菜产业发展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带来高产优质的蔬菜产品,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国外蔬菜种业技术所有者对我国农业生产的控制权。

  蒋学勒分析说,这几年,“洋种子”产生的高价格、高风险的“苦果”已在一些地方逐步显现。业界人士担心,如果国内蔬菜种业不能及时补上研发短板,极有可能在绿色安全的蔬菜产业发展上受制于人。

  差距很大

  大部分国内种子企业无自主研发能力

  据了解,近几年,虽然国产蔬菜种子研发能力逐步增强,市场占有率也稳步提升,进步很快,但总体上看,和国外种业企业的差距还很大。

  一些专家直言,“国外很多企业种子资源的收集都是百年的积累,国内很多蔬菜种子的收集比较杂乱,最原始的种质材料积累不纯正。前些年我国没有重视这个事情,所以在分子育种、遗传育种、生物育种等方面的瓶颈不是三五年能够赶上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原因。一是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不足。据了解,山东省开展育种科研的种业企业不足30%,年均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不足3%,远低于大型跨国种业企业的研发投入比例,且育种方法、技术和设施设备比较落后。总体上看,大企业不大不强,综合竞争力、引领带动力不突出。小企业不专不精,专业程度不够,产业链服务能力弱。

  山东、宁夏一些受访的专家分析,大部分种子企业没有自主研发能力,育种能力较国外先进企业差距很大,市场侵权、套牌、仿制现象严重,一些科技含量较高的种子企业很难脱颖而出。

  山东永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经理梁增文说,公司自主研发的“永盛先锋”芸豆品种在豆类主产区山东、河北、江苏、上海、云南等地占到了同类市场的六成以上,但也会经常遇到别的公司模仿、扩繁,在市场上以次充好。

  二是科研与生产脱节。种业专家表示,国内育种研发与实际应用有较大差距,育成品种同质性多,突破性少,现有技术成果转化率低,缺少研究成果转化应用的机制和平台,高效的现代商业化育种体系尚未形成。

  寿光市南澳绿亨农业有限公司经理赵涛说,国外不少种业公司都有上百年的积累和沉淀,从最简单例子讲,他们经历的病虫害都比我们多,病害来的时候都有储备。我们和国外公司的差距可能有二三十年。

  三是基础设施和装备落后。国内大多数区域试验站、展示示范点、良种繁育基地、种子质检站等基础设施差,仪器设备落后,抗风险能力弱,远不能适应种子质量检测、品种试验展示和供种保障要求。

  四是管理体系弱。与我国其他地区类似,山东省各级种子管理机构人员少,经费不足、手段落后的问题比较普遍。尤其是县级机构人员严重不足,大多数不具备种子质量检测能力,影响了种子监管和服务水平。

  当前,我国种业产业集中度、种子市场监管能力仍较低。业内人士建议,应尽快清理不合格企业,整顿种子市场秩序,规范品种管理,营造产业健康发展的市场环境。(来源:经济参考报)

  链接

  国产花生缘何风景这边独好

  我国花生产业在世界上占有很大优势,而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我国大豆、玉米、小麦、大米等许多农产品在同国外的竞争中都处在劣势地位。

  艾格农业资深分析师马文峰指出,就我国农业而言,如果任何一种产品得了“进口依赖症”,会逐步造成难以挽回的被动局面。这种被动局面还体现在,我国油脂市场原料与加工及食用油供应的75%以上已被四大跨国粮商所掌握。

  “中国农业的失守是因为几个关键点没有把握住,最大的问题在种子环节和流通环节。”马文峰坦言,我国自有品种大豆、玉米的单产水平只达到美国的2/3。同样作为重要的战略农产品,国产花生却是风景这边独好。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花生在种植面积、单产量、总产量、出口量方面在世界范围内具有明显优势;国内花生的育种、栽培、深加工都能做到全球一流水准。我国已经形成了一整套花生的基础科研体系、从农田到餐桌的产学研体系。

  种子是农业领域中科技含量最为富集的,是更高层次的高科技战。如果没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优质品种,花生产业链的中国控制权就会易手。大豆、玉米等农产品的失守,无不与种子的控制权易手密切关联。

  我国高度重视花生育种工作,先后选育推广了260多个花生新品种。

  1949—1956年,国家通过农家品种征集筛选鉴定,全国实现了第一次花生品种更新;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末,我国实现了第二次品种更新,为花生生产的发展进行技术储备;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60余个高产稳产的花生品种得以选育推广,实现我国第三次品种更新;20世纪90年代,花生重大科技成果得到广泛而快速地推广,实现了第四次花生品种的更新。

  2000年后,我国用优质高产抗病专用品种取代非专用品种的第五次花生品种更新启动,但直到现在尚未完成,其深层次的原因比较复杂。

  随后,“高油酸花生良种”正成为我国第六代花生种子。油酸属于单不饱和脂肪酸,对人体健康有益。而且油酸是一种比较稳定的物质,无需氢化也可以长久保存,高油酸食用油从生产到销售液状稳定性比普通油品提高10—15倍,可以延长食用油的保质期和货架期。正因为油酸的这两种价值,使其成为食用油行业竞争的一条核心路径。

  高油酸花生油和橄榄油的油酸含量均等,一般高于其他食用油品类。高油酸的标准是油酸含量75%以上,美国是最早开展高油酸花生育种的国家,已经利用高油酸材料培育出不同类型的高油酸花生新品种47个,并在生产上推广利用。随后,阿根廷、澳大利亚等国家已经全面推广种植高油酸花生,实现商品化批量生产。

  近几年,我国在高油酸良种培育方面持续发力,先后选育出了油酸含量在77.8%—90%的“花育32号”“花育951号”等10几个高油酸花生新品种。

  专家表示,用高油酸花生良种取代普通花生品种的更新换代工作迫在眉睫,如果我国的花生品质不能够快速提升,高油酸花生良种不能够快速研发及推广,促进花生良种的更新换代,作为中国老百姓主要“油瓶子”的花生,或将面临着新的产业危机。

  目前,国际高油酸花生研究比较早的国家主要是美国、阿根廷和澳大利亚。其中,美国高油酸花生虽然含油量高,但每亩产量只有200公斤左右,产量远远落后于中国。要想防止国外花生的冲击,我国有关部门应尽快在全国推广高油酸花生良种,让它成为农民增收的好项目。(来源:新华社瞭望智库)  

分享到:

上一篇:更多绿色优质农产品走上国人餐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我的态度: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食品报立场。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