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梦 半边天 女性推动有机农业多元化发展

2019-07-19 10:54:32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本报记者  袁国凤

  近日,全国各地的有机农业女性从业者来到山东烟台,探讨女性在推动有机产业发展以及乡村振兴中发挥的独特作用,希望通过联合广大有机巾帼女性,筹备成立有机巾帼会组织,带动广大女性走跨界联合共谋多元化发展的道路,探索共联共创、合作共赢的共享经济模式,推进有机农业发展。

女性从事有机农业比例大

  国际有机农业联盟(IFOAM)亚洲理事会中国办事处主任、《有机慢生活》创始人顾耀平表示,有机生产是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重要途径。近年来,有机农业生产方式在100多个国家得到推广,有机农业种植面积和种植者数量逐年增加。数据显示,有机农业种植面积最大的3个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3560万公顷)、阿根廷(340万公顷)和中国(300万公顷);国内认证的有机食品企业总数11835家、18330张证书。在生产中,妇女是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力量,是乡村振兴的享有者、受益者,更是推动者、建设者。

  IFOAM亚洲理事会主席周泽江表示,根据其30年从事有机农业的经验,比较其他行业,女性从事有机农业比例相当大。而在IFOAM全球分支机构中,IFOAM欧盟发展最好,就是因为女性在销售终端和市场终端比较成熟并支持有机农业发展。

微信图片_20190719101034  周泽江介绍,IFOAM在亚洲举办培训班时,会特别规定女性数量须占40%;在印度则通过将贫穷妇女组织起来,组成合作社,指导她们从事有机农业生产并助其销售,达到扶贫目的。我国也有着众多留守妇女,如果通过相关活动将她们组织起来进行有机生产,既可以达到扶贫目的,也可以实现乡村发展。

  江苏南京的新农人郝米,从2011年的6亩地开始做有机农业,到2015年已经拥有50亩的有机水稻蔬菜小型农场。不仅如此,郝米还引导帮助镇江茅山的单亲妈妈吴女士和她的聋哑人儿子做有机农业,并自掏腰包带他们去北京考察学习。除此之外,她还义务帮助山村里做有机农业的留守妇女卖产品,同时邀请国内外专家前来进行技术指导。在她的帮助下,一批农村妇女走上了有机农业之路,有了体面的收入。

  山东日照浏园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牟丽云深感“茶叶没有以前的味道了”,她回到老家日照市岚山区碑廓镇丁家庄村,承包了5000亩被烧成秃岭的荒山,做起了有机茶。经过多年改造,如今茶园内种植了2000棵银杏、3000棵玉兰、5000棵桂花、1万棵木槿等10余种共20余万株苗木。牟丽云通过努力,不仅美化了当地生态环境,还带动了家乡茶产业的发展。

补足矿物元素促农作物优质高产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徐恒泳通过6年的研究认为,持续增加化肥用量,农作物产量并没有增高,说明农作物高产控制因素发生了变化,需要及时调整策略。从化学角度看,土壤矿物元素是生物酶活性组分,用于催化合成农作物所需物质,是影响产量和品质的主要因素之一。当下,化肥不再使农作物增产,土壤矿物元素流失,导致农作物缺乏生物酶,不仅造成产量下降,而且导致风味物质合成障碍,让食物失去了味道和品质,通过补足农田流失的矿物元素,促进农作物优质高产,也为保障人体健康提供了基础。

  他表示,将有机农业作为龙头,可推动乡村振兴并有效解决三农问题,助力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

  有机农业种植技术专家朱安妮认为,植物生长需要内因和外因两大条件。内因指基因潜力,是优良品种和产量的保证,因此种子的作用不容忽视;外因是植物与外界进行物质和能量交换的条件,也是产量形成的限制因子。因此有机农业种植改变重点,应以提高土壤有机质、土壤健康为施肥第一目标,其次应根据作物营养的临界点施有机速效氮肥,同时以提高作物健康为植保前提,才能生产出优质高产的农作物。

信任是有机消费待解难题

  消费者王女士认为,作为消费者,更应该关注和参与到有机农业中来。目前国内有机产品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信任问题,此外,有机产品价贵也制约了部分消费者的购买力。

  对此,牟丽云也深有体会。她说,自2006年做有机茶以来,有机行业市场出现了“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原因也是信任问题。朱安妮认为,有机农业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是信任,有机农业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达到高产优质,从而降低有机产品的价格,实现大众“消费得起”,同时也需要提高行业内部的信任和自律。

  周泽江认为,国外的一些经验值得借鉴。在韩国和日本,很多女性不工作,她们更关注家庭吃什么。比如韩国的韩莎林有机生产和消费合作社,有50万的妈妈消费群体,按一家4口人算,则有200万消费人群。对此,有2000多户的有机生产农民直接供货给韩莎林合作社,既减少了中间环节,又增强了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联系,提高了消费者对生产者的信任度。遗憾的是,目前国内还没有类似的组织。周泽江认为,像参与式保障体系,通过将农民组织起来,按照一定的有机种植标准生产和销售农产品,这类生产体系更适合中国国情,可以组织留守妇女进行生产和销售,从而降低生产成本。但这类生产方式,需要政府引导。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