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浮餐桌上的教养

2020-07-24 06:18:41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广东省惠州市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教师  刘桂亚

  随着素质教育的普及和多元化,儿童食育正走进家庭教育视野。对很多家庭来说,这是一门新兴的学科,而就食育本身而言,这又是一门古老的学问。这其中包含德智体美劳等各方面的教育活动,不仅是让孩子获得餐桌礼仪知识,更让孩子在养成健康饮食习惯的同时,培养健全的人格和丰富的人性。

image.png

赵荣光教授讲授筷子礼仪

  吃饭前,双手并拢,将筷子在掌心轻轻托起一秒钟,心中默诵:“皇天后土,苍生讬福,德泽长乐,恩祚绵足。”说实话,刚开始很别扭,也有点不好意思,到现在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全校的师生也都养成了这个习惯。而这一切,源于2017年初夏,从杭州来的一位自称“书生”的赵荣光老先生的演讲。他是一位大学教授,在此之前,已经给无数大学生讲过餐桌礼仪课。而我可爱的学生们,都亲切地喊他“筷子爷爷”。时至今日,作为一名基层生活教员,教授规范地使用筷子,探索其对于当代中国人的行为自尊、人格健全有怎样的意义,已经成为我日常教学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所在的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是国学大师曾仕强先生生前创办的。这所学校以国家标准的教育为前提,十分强调国学根基和国际视野。如何让国学更贴近孩子们日常生活,传统文化如何影响孩子们的人格与修养,是我近几年一直在教学实践中特别关注和思考的。“筷子爷爷”的到来,帮我解答了许多困惑。他对筷子的解读,让我体会到中华筷的文化张力以及中华文化的感召力。

  2018:“筷子爷爷”再回小学堂

  2017年的那堂课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我开始和学生们一起实践筷子的礼仪。时不时用照片记录下来,发给“筷子爷爷”赵荣光教授,请他指导。2018年,他被我们再次请回罗浮山,给全校师生讲授筷子礼仪。那堂课一开场,满头白发的“筷子爷爷”给孩子们出了一个筷子的谜语。他说:“在这个地球上,有一所非常特殊的小学校。”他出乎意料地请所有孩子起立,“让大家看一看我们身后的四个字。”老师们正纳闷礼堂后墙的“仁义礼智信”明明是五个字,一刹那所有孩子校服背后的“罗浮君子”四个字映入眼帘了!筷子和君子,多么神奇的联系!那堂课很生动,孩子们听得很认真。“筷子爷爷”给孩子们讲中国人使用筷子的历史和文化,为孩子们示范中华筷的规范执筷法。从那以后,孩子们牢牢记住了筷子用得灵活,手必须拿在距离筷子头的三分之二处,也理解了筷枕是“筷子的枕头”。“筷子爷爷”的话语重心长:“当你听懂了这样无声的语言,你就会珍惜每一粒粮食。”

  次日,在我送赵教授去机场的路途中,他的助手告诉我,注意到课堂上有一个小姑娘听得很认真。旁边两个小男生兴奋得坐不住,都没有干扰到她,几十分钟下来几乎眼皮都没眨一下。“筷子爷爷”在礼堂里走到哪儿,她的小眼睛就跟到哪儿,很难想象那么小小的一个孩子会如此专注定神。他的助手当即用手机镜头定格了这个画面。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我惊诧了:“这不就是爱哭、天天喊着要妈妈的王同学吗?”

  巧合的是,那天我在餐厅意外地发现王同学用筷子吃饭。她是一年级的新生,此前,她是全校唯一只用勺子吃饭的孩子。听完讲座的次日早餐,她不仅自觉拿起了筷子,执筷的姿势也非常规范——她竟然会正常用筷子了。

  一堂餐桌文明礼仪课,看似很简单,是因为我们已经用筷子几十年了,不以为然。但在小孩子的心中却是一件大事、是一个重要的成长经验。为什么呢?王同学刚入校时,第一次在学校吃面条,她用筷子的方式就和用火钳夹柴火的方式一模一样。当她感受到和其他人用筷子的姿势不一样,这触及了她的自尊心——显然她很在乎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此后就一直改用勺子吃饭。在不知道如何用筷子的那段时间,她选择的是放弃使用筷子——她宁肯做全校唯一用勺子吃饭的同学。而今,她的进餐方式突然转变,掌握了规范的执筷姿势,我看到她拿起筷子餐前一举的那份笃定,用筷子吃饭时的那份自信。

  小筷子,大智慧。我思索着:天地是根,父母是本,人不能忘了根本。我们要吃好,不仅仅是餐桌,还有良田、厨房。我们还有一个更高的精神层面的要素——吃得文明。

  同年10月21日,我代表学校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第八届亚洲食学论坛。出席论坛的许多都是国际知名学者,而我是唯一从事基础教育的学校代表。论坛现场,我看到70多岁的“书生”赵荣光教授疲惫匆忙的身影。他为了推广中华餐桌文明礼仪不遗余力,更自费12万元亲自设计和监制一套专门的“礼食中华筷”赠送给每一位参会代表。

  赵教授那场演讲过去3个月以后,在去河南游学的高铁上,孩子们依然自觉坚守餐桌文明礼仪。餐前餐后一秒钟,已经成为他们在任何一处的餐桌上自然而然的习惯了。看到那个画面的时候,我由衷感慨:礼的发端在餐桌,而筷子是有生命的文化符号,孩子们这轻轻地一托,托起的是一种自信,托起的是教养,一个个小君子的形象在任何地方的餐厅都自如地展现出来。

  2019:幼儿园开始学习筷子

  罗浮餐厅每天都有很多故事发生。3年来,罗浮餐桌文明礼仪已经成为这个学校的文化符号。2019年的夏令营,从各省来了近200名学生,而开营后的第一课就是中华文明餐桌筷子礼。

image.png

  当年因为一堂课就学会规范使用筷子的王同学,在后来的校园生活中变得越来越独立自信了,她不再是那个爱哭鬼了,也更懂得为其他同学着想了。一双筷子,对孩子们的心理性格产生的影响,是我们许多老师有目共睹的。

  2019年下半年,学校开设了幼儿部。我发现教师里竟然三分之一执筷不标准。幼儿部的邓老师告诉我,小朋友都是3—5岁的混龄班,没有特别规定使用勺子还是筷子,但是孩子们都自行使用勺子进餐,因为用勺子不容易掉饭粒。之后的一次用餐时间,我说:“孩子们,我们以后用餐都要使用筷子。子能食食,教以右手。中国的孩子学会独立吃饭,还要规范地使用筷子。”当即示范几遍后,孩子们很有兴致,参与度很高。邓老师问道:“大家知道为什么要用筷子吗?”

  “因为要行筷子礼,跟小学的哥哥姐姐一样。”有孩子很郑重地双手端着筷子,嘴里念念有词。“因为我们是中国人,中国人都用筷子”“我很小的时候就用筷子了,但是用得不太好”……邓老师教孩子们学筷子礼。自此之后,所有孩子都开始用筷子,即便没有老师的提示,孩子们都会在用餐前认真地双手托举筷子。

  2020:疫情之下的罗浮餐桌

  2020年春节后到现在,学校少了欢声笑语。老师们也在思考这次疫情给教育带来的影响。小小的筷子和罗浮小小的君子,因为这疫情有了更紧密的联结。

  记得赵荣光教授曾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中华餐桌文明,是一场社会运动,是关乎公民自觉、自尊、自强的行为变革。刘老师,你一定要坚持做下去,筷子凝聚的进餐方式,每一个小细节,都对民族有重大的意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赵教授既是倡导者也是力行者,这场文明运动也需要我们接力传递。

  在安静中自检,我们该怎样留住祖先餐桌的记忆……想起赵教授那场演讲最后的殷殷教诲:“同学们,请记住!我们这轻轻地一托,托起的是感恩,托起的是自信,托起的是罗浮君子,托起的是中华民族的希望!餐桌上,有这么一个动作,你走出去,就一定是君子!”这次疫情之后,从餐桌做起,树立中国孩子的自尊和自信。


        《中国食品报》(2020年7月24日  06版)

(责编:王宁)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