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贤有道不可不尝的地未美食:咸菜鳑鮍鱼

2020-04-03 10:30:58来源: 新民晚报

在我家乡奉贤,鳑鮍鱼吃法虽有几种,然而没有鳑鮍鱼汤,而以咸菜鳑鮍鱼为著。

图片

鳑鮍系淡水鱼,状似鳊鱼,体不及其尾鳍一半,三十来条才合一斤。那是一种漂亮俊靓的小鱼,遍体锦鳞,背、鳍靠头部为蓝绿色,眼睛和尾鳍呈橘红色。它们在蕴草浅滩边游弋,往往成双结对。常见其悬于水中,似动非动。若遇惊扰,便身子一抖,倏尔三四尺远。

因其小,一般渔人不屑。唯入冬后,鳑鮍鱼便吃香起来。因为这个季节的鳑鮍鱼最肥美,捕鳑鮍鱼的方法也特别,也由于其小,一般渔网于它失措,于是就用一种叫作“丝网”的渔具。那是用细柔的丝线织成的网,半米来高,上纲系着高粱秸秆的浮子,下纲几片铅垂,以达到治具毕张又不至于下沉为率。入冬后,鳑鮍鱼一般在河水的浅表活动,所以,丝网不必横截至河底,半米足矣!

霜晨,朝日初升,河面上笼着薄雾。这是捕鳑鮍鱼的好时光。此刻,河道间传来“梆梆”的敲击声。我们这里将捕鳑鮍鱼称作“敲鳑鮍”,就在于一个“敲”字。捕鱼人将柳叶船划到开阔的水面,一般是三角洋、四角洋内。于是将三十来米长的丝网围成“L”“U”或“O”形,待围定后,则坐在船艄吸一袋烟;然后,在网的开口处或在“O”形的中间,用舱板敲击船帮。这方法如同在海上围网捕捉大黄鱼,网布好后,敲锣打鼓敲船帮,大黄鱼头部有一脑石,遇此震动则疼痛欲裂,于是四处奔窜而入网。而鳑鮍鱼则因胆小,遇此突如其来的惊吓便乱窜入丝网。十来分钟后,捕鱼人再蹲在舱内,不紧不慢着提起网纲。呵!网眼间插满了箔片似的鳑鮍鱼。那小鱼儿不是嵌住鳃帮就是挂住鳞片。一网下来,三五十条不在话下。鳑鮍鱼贱价,一毛钱一斤。船一靠水桥,乡人蜂拥争购。

此鱼非比一般的鱼,因小而刮鳞片麻烦。于是将购得的鱼放在竹篮内,再放十来片铜钱般大小的砖瓦片,将竹篮颠簸、摇荡。须臾,放水里一淘,鳞片尽去。此鱼也无须剖膛,只要在头部与身体的接合部,用指甲抠出一道口子,再用食指、拇指一捘,内脏尽出。再一洗,便可下锅。它可以放在油里氽。刚上桌的油氽鳑鮍鱼,佐以细盐,香脆可口;也可以放在太阳下晒成鱼干,农家人田里忙,这样可以隔三差五地放些葱、油,在锅上蒸,取其方便且风味别具。而最可口的要数咸菜鳑鮍鱼了。入冬后,农家的咸菜腌制得满缸满瓮的。有雪里蕻、白菜,皆可为。一斤鳑鮍鱼,可以配一斤甚至更多的咸菜,这要看口味。剁细,绞干。鱼料理干净后将水沥干。烹饪时最好在柴灶上烧,油必须用菜籽油,若用如今的精制菜籽油,味则欠之。锅烧烫,油注入,待到青烟四起,便欻啦一声倒鱼入锅。随之煸翻,勿使之粘锅。三四分钟后将咸菜倾入。放老抽酱油,再放开水少许。你若喜欢吃鱼冻,可以多放些水。随后盖上镬盖烧一刻钟。待揭开锅,鱼、菜兼香满屋。如此则咸菜鳑鮍鱼成矣!照理,此菜以鳑鮍鱼为主,咸菜为佐。但它们相配,则无分主次。味则兼攻,香却相透。一道咸菜鳑鮍鱼往往美味具在咸菜中,一顿饭下来,咸菜食尽而鱼剩少许。无碍,放上一晚,第二天吃鱼冻,则是另一种味道。此鱼食时无须剔骨,只要搛一条放口中大嚼,连骨吞之可矣!

隆冬时食用鳑鮍鱼为时鲜,一开春其鱼骨变硬,味稍欠。咸菜鳑鮍鱼虽贱物,上不得宴席,招待不得贵客,然家常享用味美养人。无论西塘的鳑鮍鱼汤还是奉贤的咸菜鳑鮍鱼,不妨一试。特别是享用惯了加工食品的,更得尝尝原汁原味的鳑鮍鱼。在年轻人为尝鲜,对上了年纪的老者,则能品味出其中的乡愁。

(汤朔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