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宗懋:茶叶中污染物客观存在 不超最大限量尽可放心喝

2017-09-26 10:54:15来源: 中国食品报

  近年来,我国茶园面积和茶叶产量大幅增长,与此同时,茶叶的农药残留、金属元素污染和其他污染物的问题也一再成为舆论热点。其中,农残问题尤为消费者所关切——因为人们认为但凡有一点农残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都不能喝。面对谈农残色变的消费者,企业出于销售上的考虑,避谈甚至否认茶叶农残等污染物的客观存在,进一步加重了消费者的疑虑。这种状况给茶产业的发展造成了很大伤害,也给消费者带来了诸多困扰。

  针对这一话题,著名茶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宗懋在9月15日由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茶产业委员会、湖北省宜昌市农业局、湖北省五峰县共同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茶业大会上做了题为“茶叶质量安全的科学认识”的报告,他表示:茶叶中的污染物是客观存在的,但有污染物不等于有毒,含量低于最大残留限量(MRL),对饮茶者就是安全的,可放心喝茶。

  农残限量日趋严格

  陈宗懋院士说,在茶叶质量安全问题中,农药残留问题约占八成,但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茶叶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日趋严格,“大约每20年,国际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值大约降低10倍”,同时,农药残留限量标准的数量也在增多,茶叶质量安全更有保障。

  以我国为例,茶叶中的污染物问题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呈逐渐下降趋势,《GB 2763—2014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中,关于茶叶的指标有28个,而于今年6月18日正式实施的《GB 2763-2016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最大农药残留限量》,规定了48项农药在茶叶中的残留限量;除新增了20项农药残留限量外,对于“灭多威”的限量要求也变得更严格,由2014版的3mg/kg降为2016版的0.2mg/kg。“有企业打电话抱怨‘现在标准越来越严了’,但这是好事,标准越严,说明通过检测的茶叶越安全”。

  标准越来越严,是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使然。比如,对于农药残留的毒性有了新的认识:农药残留不仅可能引起慢性毒性,同样也会引起急性中毒。像拟除虫菊酯类中的溴氰菊酯及氨基甲酸酯类中的灭多威、涕灭威、甲萘威等农药,都有可能存在急性中毒问题,在重新进行安全性评价之后,溴氰菊酯和灭虫威从本世纪起就逐渐从茶叶生产中退出了。

  评价农药安全性的视角也越发全面,比如农药的水溶性问题。茶叶不同于其他的食品,因为人们在饮茶时并不“吃”茶叶,而是喝茶汤。水溶性高的农药在泡茶时就会从茶叶中转移和浸出到茶汤中,对饮茶者构成风险。所以,就茶叶的质量安全控制来说,农药在水中的溶解度是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陈宗懋院士表示:“根据我们实验室进行的研究,茶叶中的农残在茶汤中的浸出率与农药在水中的溶解度密切相关,溶解度愈高,泡茶时进入茶汤中的浸出物也愈多。”

  “我们曾经使用水溶解度不同的5种农药——DDT、毒死蜱、马拉硫磷、啶虫脒和乐果(它们在水中的溶解度从低到高),以同样的浓度来处理茶叶,然后泡茶,再检测茶汤中的农残水平。结果显示,虽然茶叶中各种农药的含量是一样的,但水溶解度最高的乐果与水溶解度最低的DDT在茶汤中的浓度相差竟达330倍。”所以,水溶解度愈大的农药,对饮茶者风险也愈大。“在此基础上,为了保障饮茶者的安全,我们提出水溶性农药不宜在茶产业中应用,如今,乐果、吡虫啉、啶虫咪、三唑磷和敌敌畏等水溶性农药正在逐步退出茶产业,取而代之的是脂溶性农药,如茚虫威、虫螨腈、唑虫酰胺,它们在水中的溶解度很低,泡茶时的浸出率也低。”

  另外,现在在评价农药的安全性时,除了农药本身,还关注其代谢物的安全,在进行农药残留检测时,需同时测定其代谢物。比如乐果,还需测定氧乐果;乙酰甲胺磷,则还需测定甲胺磷,等等,这都是为了保证饮茶者的健康和安全。

  金属元素污染主要是铅、氟和稀土元素。铅和稀土元素的污染问题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过去时”了,而当初之所以会成为问题,都是因为制定的限量标准过于严格。在科学研究结果的支持下,3年前,我国茶叶的铅限量标准从2PPM修订为5PPM,与国外标准一致,问题马上得以解决;而稀土元素的限量标准更是在2017年上半年被撤销,而此前中国是全世界惟一一个制订茶叶稀土限量标准的国家。标准撤销之后,相关监测一直在持续,茶叶里稀土元素的含量并未增加,说明确实不是什么大问题。

  至于氟的污染,主要存在于普洱茶和少数乌龙茶,绿茶、红茶、白茶基本不涉及。问题出自原料。茶树在生长中会富集土壤中的氟,老叶片中氟含量多于嫩芽,绿茶和红茶的原料比较嫩,而普洱茶和乌龙茶是一芽四、五叶,老叶多,氟就相对容易超标。“茶叶氟污染的控制简单有效,比如湖南,修订了原料茶的标准,采摘的嫩度提高,问题就减轻了。”

  不过,陈宗懋院士也指出,茶叶的质量安全控制正面临着一些新的挑战,如蒽醌和高氯酸盐的污染。蒽醌低毒,但存在致癌风险,欧盟规定,茶叶中蒽醌最大残留限量为0.02mg/kg。2016年我国出口茶叶因蒽醌超标被通报30多次,影响了我国茶叶的出口。

  茶叶中蒽醌污染的来源尚不明确,陈宗懋院士认为,“可能与茶叶加工的方法、能源有关,也可能和雾霾、空气中的PM2.5有关。”比如茶叶加工过程中的烟熏,使用电和油作为能源会比使用煤和木柴好很多。还有包装纸(蒽醌是造纸用添加剂,纸浆里加入蒽醌后,可提高出纸率),颜色发黄、质地偏软的蒽醌含量高。运输使用的纸板箱也含有较高的蒽醌含量。虽然茶叶放在塑料袋中,并不直接接触纸板箱,但蒽醌可以通过塑料袋上的小孔渗透到茶叶里,“我们将制订措施,对塑料袋和纸板箱做出相应规定”。

  高氯酸盐是一种持久性环境污染物质,高剂量的高氯酸盐会导致甲状腺癌。由于高水溶性,100%的高氯酸盐会在茶叶冲泡过程中从干茶中迁移至茶汤中,造成饮茶者较大的摄入风险。欧盟规定高氯酸盐在茶叶中的限量标准是0.75mg/kg,2014年来发现中国出口的茶叶中普遍含有高氯酸盐残留。高氯酸盐污染来源还不清楚,正在研究中。

  污染物残留不等于有毒

  为了尽可能减少茶叶中的污染物,茶园应该实施有害生物的无害化绿色治理技术,加工茶厂实施清洁化管理和封闭式生产,注意防止邻近产业对茶产业的交叉污染和污染物漂移。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完全杜绝污染物。

  茶叶中确实存在污染物,饮茶还安全吗?陈宗懋院士指出,有污染物残留不等于有毒,安全与否,要进行科学评估——将茶叶中污染物的量与MRL标准相比较,“MRL标准是一条安全线,如果污染物的含量没超过MRL标准,对人体就是安全的,即使长期食用,也不会对饮茶人的健康构成影响”。

  那MRL标准是怎么制订的呢?MRL等于“每天允许摄入量”(ADI)乘以“标准体重”(65 Kg),再除以“膳食系数”(1.175kg),而ADI等于“无作用剂量”(NOAEL)除以“安全系数”。NOAEL的确定要根据毒理学试验的结果:把不同剂量(比如1、5、10、20、50、100mg/kg)的污染物加入到实验动物(一般使用大鼠或小鼠)的饲料中,喂饲实验动物,连续90天,以不喂污染物的实验动物作为对照,观察动物的生理、生化指标。90天后,将各组动物进行解剖观察。与对照组的胜利、生化指标相似的动物组饲喂剂量即为NOAEL。考虑到不同动物、不同条件下的差异,要把NOAEL除以一个安全系数。安全系数一般设为100、200,甚至更大,从而保证对人的安全。由此就得出一个ADI 值,单位是mg/kg.d,也就是每天每公斤体重的摄入量。ADI值就是人体即使每天摄入这个量也是安全的。以乐果为例,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欧盟制订的ADI值为0.002mg/kg.bw。

  针对最近的热点话题——方舟子声称普洱茶、黑茶黄曲霉素超标致癌,陈宗懋表示,从科学理论上讲,在正常情况下,普洱茶并不是黄曲霉菌的适生基质。

  每种生物都有它的适生环境。黄曲霉菌喜欢在含有一定脂肪和蛋白质含量的物质中生长和繁殖,并生成毒素,而普洱茶是一种脂肪和蛋白质含量很低的农产品。它的加工过程大致是:鲜叶(大叶种)→杀青→揉捻→干燥(晒干)→加水湿润→渥堆(自然接种或人工接种发酵菌)→出堆风干(普洱茶散茶)→压制。在渥堆发酵的过程中,黑曲霉成为优势菌,使得其他微生物很难生长繁殖。此外,茶叶中的茶多酚化合物对黄曲霉菌的生长和黄曲霉毒素的产生具有抑制作用,这已为许多中外科学家所证实。

  因此,普洱茶原料可以认为不是黄曲霉菌的适生基质。当然,在一些极端的环境条件下或储藏条件不良时(如过分潮湿等),不能排除黄曲霉菌在普洱茶上生长和繁殖的可能。

  而从目前中外科学家发表的资料来看,涉及的样品中,黄曲霉毒素检出率低于10%,绝大多数的黄曲霉素含量都没有超标,超标的仅3%左右。我国并没有制订和颁布茶叶中黄曲霉毒素的MRL标准,能参照的有玉米花生类MRL标准为20μg/kg,稻米类是10μg/kg,小麦大麦类、调味品是5μg/kg。即使以最严格的5μg/kg标准来评估,在正常加工和贮藏情况下的普洱茶,即使检测到有黄曲霉菌存在,也只有非常低的比例,至于黄曲霉毒素的存在就更低了。

  饮用普洱茶因黄曲霉毒素致癌的风险有多大呢?在国内外开展的黄曲霉毒素风险描述研究多采用定量计算超额风险的方法(Joint FAO/WHO Expert Committee on Food Additives. WHO Technical Report Series, 1999, 884: 45-46.)。根据在极端保守假设下(我国所有人群都是普洱茶的高消费人群,且饮用的茶都被黄曲霉毒素高度污染),每1000万人中仅2.8人可能会因饮用普洱茶而诱发肝癌,因此可以说,风险极低。这样算下来,如果10亿人喝普洱茶,大概是280人可能会致癌。陈君石院士近日发表的一篇相关文章给出的数字与此非常接近,为320人左右。

  另外,我国饮用普洱茶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云南是普洱茶的主要消费地区,如果普洱茶当真致癌,云南的癌症发病率应该是上升的,但是目前是下降的,“这可以算是最可靠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本报记者刘艳芳

  延伸

  普洱茶检出黄曲霉毒素系误伤

  近日,云南农业大学普洱茶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云南省食品安全管理学院、云南省生物大数据重点实验室组织召开“普洱茶黄曲霉毒素检测研究进展报告会”,并回答记者提问。

  云南农业大学校长盛军说,“近期围绕‘喝普洱茶致癌’的争论,我们认为,这其实是一场有关学术、研究方法和技术的讨论,应该用科学的态度和科学数据说话。”

  “有关争论在网络上讨论的第三天,我们就组织了相关专家,进行认真讨论和分析。”云南农业大学普洱茶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云南省食品安全管理学院、云南省生物大数据重点实验室研究团队对黄曲霉毒素相关检测方法是否适于茶叶(包括普洱茶)检测,进行了系统的实验验证,并请第三方机构检测,取得了相关数据和结论。

  报告会上,云南农业大学普洱茶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教授王宣军作了“用酶联免疫吸附法(ELISA)检测普洱茶中黄曲霉毒素方法研究与验证”,云南省食品安全管理学院龚加顺教授作了“黄曲霉毒素检测方法研究与验证——建议加快建立相关检测方法及标准”,盛军教授作了“云南普洱茶科学研究行动计划(2007—2017)”报告,从多角度介绍了普洱茶黄曲霉毒素检测研究的进展情况。

  据了解,国内外期刊刊登的论文中有关黄曲霉毒素最先进可靠的检测方法有三种:酶联免疫吸附法(ELISA)、高效液相法(HPLC)和液质串联法(LC-MS/MS),最准确的方法是“液质串联法”。

  现已证实,茶叶中的茶多酚和茶色素严重干扰检测结果,酶联免疫吸附法和高效液相法检测茶叶(包括普洱茶)黄曲霉毒素误检出率100%。国际期刊和国内期刊论文以及近期媒体报道的所有检出黄曲霉毒素的样品都是使用这两种方法。最准确的“液质串联法”检测普洱茶黄曲霉毒素结果都是未检出。

  截至2017年9月18日,云南农业大学研究团队以详实的实验证实:茶叶中的茶多酚和茶色素是导致这两种方法(酶联免疫吸附法、高效液相法)误检的主要原因。这两种检测方法,在检测茶叶黄曲霉毒素时因植物多酚的干扰,出现严重失误,造成“误伤”。

  2017年9月16日,研究团队会同吉林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院(“国家农业深加工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法人依托单位)进行检测,用“液质串联法”检测云南产地的普洱茶样品10份,证实普洱茶未检出黄曲霉毒素。

  研究人员还做了一个有趣实验,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对新鲜茶叶、石榴皮、苹果皮进行检测,发现均检测出黄曲霉素。“为什么新鲜茶叶、石榴皮、苹果皮等都检测出高浓度的黄曲霉素呢?”王宣军教授说,“茶叶、苹果、石榴以及葡萄中的茶多酚、苹果多酚、石榴多酚及葡萄多酚都是一类相同性质的植物多酚,这些植物多酚都容易在检测黄曲霉毒素时干扰检测结果,从而形成‘假阳性’”。茶叶中茶多酚的含量高达20%—35%,所以用普通的黄曲霉毒素检测方法并不适合。

  2017年6月23日,国家公布了最新版的黄曲霉毒素检测方法,表明酶联免疫吸附法不适于茶叶中黄曲霉毒素的检测。目前,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检验检疫行业标准:出口食品中黄曲霉毒素残留量的测定(SN/T 3263-2012)适用于茶叶,可供采用,但已经发表的论文均未采用此法。

  最准确的“液质串联法”技术要求高、成本高、检测时间长(准备时间1—2天),检测一个样品需要2400—3600元,高效液相法(HPLC)需要400—500元,而普通的“酶联免疫吸附法”只需要40—50元。云农研究团队已开发出去除茶多酚和茶色素干扰的“改良型酶联免疫吸附法”,准确度高,适合检测所有茶叶是否含有黄曲霉毒素,而且成本是“液质串联法”的二十分之一。

  下一阶段,云农研究团队将联合云南省内外相关检测机构,利用最新研究开发的技术方法,检测1万份全国普洱茶样品,逐步建立云南普洱茶的质量安全大数据。同时,建议云南省率先在全国建立茶叶黄曲霉毒素的检测标准,继续加强对普洱茶的研究。(来源:澎湃新闻)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