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韵百味

2017-10-11 11:23:14来源: 中国食品报

  茶,使人敏而静。

  茶,在潜移默化中,用它的纯清,它的温润,滋养着爱茶的人。

  茶与文人自古就有着密不可分的难解之缘,茶似乎又专为文人所生,茶助文人的诗兴笔思,启迪文思才情。饮茶作为一门艺术、一种美,自古以来就为文人的创作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条件。

  一

  老舍先生在《多鼠斋杂谈》中写道:“我是地道中国人,咖啡、可可、啤酒皆非所喜,而独喜茶。有一杯好茶,我便能万物静观皆自得。”

  饮茶,可以说是老舍一生的嗜好。他认为“喝茶本身是一门艺术”。创作与饮茶伴随着老舍先生度过了一生,老舍先生喝了一辈子茶,写了一辈子文章。

  茶在老舍的文学创作活动中起到了绝妙的作用。老舍先生出国或外出体验生活时,总是随身携带茶叶。

  二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秋风吹冷,孤独的情怀有谁惦念?看片片黄叶飞舞遮掩了疏窗,伫立夕阳下,往事追忆茫茫。酒后小睡,春日好景正长,闺中赌赛,衣襟满带茶香,昔日平常往事,已不能如愿以偿。

  纳兰性德的一首《浣溪沙》,道尽了他对亡妻卢氏的深情缱绻。便是这样一个男子,他一生爱茶,情根深种,像一株水墨写意的兰花,笼着淡淡的哀愁与爱意。每每读到那句:“箜篌别后谁能鼓,断肠天涯。暗损韶华。一缕茶烟透碧纱。”那朦胧的纱窗,缥缈的茶烟,都如同置身江南烟雨,令人魂牵梦绕。

  风清茶凉,盛景之下,追忆思慕,如水年华。

  三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红梅吐蕊,碧草盈门,一派早春景色。春景中,李清照一边煮茶,一边追忆晨梦,思绪万千,无限憧憬,她饶有兴致地翘首托腮,追忆旧梦,却不料都“惊破”在一瓯春茶之中了。

  冬吟白雪秋吟月,诗清却为饮茶多。

  才气如李清照,婉约中夹裹清冷,豪爽中蕴含柔情,她一辈子爱茶,爱茶的清冷,茶的柔和。因茶的滋养,在她的眉宇之间,在她的诗词中,亦别有一番清气与诗华。

  四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才者乐茶。

  爱茶之人,性子多半是柔和的,眼眸多半是清亮的,像雨后明丽的山水,微波荡漾的湖泊,如春风般和煦,如春雨般润泽,如茶水般清透无瑕。

  世间有雨,所以万物生长,枝叶常新。

   人生,无论是蒙尘,还是枯燥,无论是坎坷,还是磋磨,若有清茶在手,甘霖入喉,如心头微雨,涤烦忧,解焦虑,温润心里的一方田。原来,茶,是生命里的一场雨,如同那绚烂的花,静美的叶,润泽在心灵的一方角落,予人安宁,平静。

  芸芸众生,劳碌奔波,尘世冗杂,难免沾染风尘,所以更应多多饮茶。毕竟,茶滋润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心灵,涤荡的不仅是五脏,还有精神。茶的美好,原本不在于茶,而在于喝茶时的自己,就像雨的美好,原本不在于雨,而在于雨中的那一方天地,还有雨后那一抹清澈的彩虹。

  喝一壶茶,给枯燥焦渴的心田下一场雨,把生活重新拾起,在茶中释然,在茶中放下,在茶中得到久违的滋味。当烦扰随茶而去,欣慰伴茶而来,如同一棵被春雨眷顾的小树,叶片清亮,泛着柔和的光。(杨志华)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