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茶经》(六)

2017-12-06 09:54:37来源: 中国食品报

  一器成名只为茗,悦来客满是茶香。《茶经》是世界现存最早且最完整、最全面介绍茶的著作,被誉为茶叶百科全书,为唐代陆羽所著。

  《茶经》分三卷十节,约7000字。卷上:一之源,讲茶的起源、形状、功用、名称、品质;二之具,谈采茶制茶的用具,如采茶篮、蒸茶灶、焙茶棚等;三之造,论述茶的种类和采制方法。卷中:四之器,叙述煮茶、饮茶的器皿,即24种饮茶用具,如风炉、茶釜、纸囊、木碾、茶碗等。卷下:五之煮,讲烹茶的方法和各地水质的品第;六之饮,讲饮茶的风俗,即陈述唐代以前的饮茶历史;七之事,叙述古今有关茶的故事、产地和药效等;八之出,将唐代全国茶区的分布归纳为山南(荆州之南)、浙南、浙西、剑南、浙东、黔中、江西、岭南等八区,并谈各地所产茶叶的优劣;九之略,分析采茶、制茶用具可依当时环境,省略某些用具;十之图,教人用绢素写茶经,陈诸座隅,目击而存。《茶经》系统地总结了当时的茶叶采制和饮用经验,全面论述了有关茶叶起源、生产、饮用等各方面的问题,传播了茶业科学知识,促进了茶叶生产的发展,开中国茶道的先河。

  陆羽,名疾,字鸿渐、季疵,号桑苎翁、竟陵子,唐代复州竟陵人(今湖北天门)。幼年托身佛寺,自幼好学用功,学问渊博,诗文亦佳,且为人清高,淡泊功名。一度招拜为太子太学、太常寺太祝而不就。760年为避安史之乱,陆羽隐居浙江苕溪(今湖州)。其间在亲自调查和实践的基础上,认真总结、悉心研究了前人和当时茶叶的生产经验,完成创始之作《茶经》。

  《茶经》的第六节为器,也就是茶的饮用,据《茶经》茶之饮介绍,禽鸟有翅而飞,兽类毛丰而跑,人开口能言,这三者都生活在天地间,依靠喝水、吃东西来维持生命活动。可见喝饮的作用重大,意义深远。为了解渴,则要喝水;为了兴奋而消愁解闷,则要喝酒;为了提神而解除瞌睡,则要喝茶。

  茶作为饮料,开始于神农氏,由周公旦作了文字记载而为人所知。春秋时齐国的晏婴,汉代的司马相如、扬雄,三国时吴国的韦曜,晋代的刘琨、张载、陆纳、谢安、左思等人都爱喝茶。后来流传广泛,渐成风气,到了唐朝,达于鼎盛。在西安、洛阳两个都城和江陵、重庆等地,竟是家家户户饮茶。  

  茶的种类,有粗茶、散茶、末茶、饼茶。(要饮用饼茶时)用刀砍开、炒、烤干、捣碎,再放到瓶缶中,用开水冲灌,这叫做“夹生茶”。或加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等,煮开很长的时间,把茶汤扬起变清,或煮好后把茶上的“沫”去掉,这样的茶无异于倒在沟渠里的废水,可是一般人都习惯这么做。

  天生万物,都有其最精妙之处,人们擅长的,只是那些浅显易做的:住的房屋,构造精致极了;所穿的衣服,做的精美极了;饱肚子的饮食,食物和酒都精美极了。然相较而言,对饮茶却不擅长。概言之,茶有九难:一是制造,二是识别,三是器具,四是火力,五是水质,六是炙烤,七是捣碎,八是烤煮,九是品饮。阴天采,夜间焙,则制造不当;凭口嚼辨味,鼻闻辨香,则鉴别不当;用沾染了膻气的锅与腥气的盆,则器具不当;用有油烟的柴和烤过肉的炭,则燃料不当;用流动很急或停滞不流的水,则用水不当;烤得外熟内生,则炙烤不当;捣得过细,成了绿色的粉末,则捣碎不当;操作不熟练,搅动太急,则烧煮不当;夏天才喝,而冬天不喝,则饮用不当。 

  属于珍贵鲜美馨香的茶,一炉只有三碗,其次是五碗。假若喝茶的客人达到五人,就舀出三碗传着喝;达到七人,就舀出五碗传着喝;假若是六人,不必管碗数(意为照五人那样舀三碗),只不过缺少一人的罢了,那就用“隽永”来补充。(杨志华)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