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野山参产业发展 “老树开新花”

2017-12-20 10:54:27来源: 中国食品报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中提出,中医药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医药具有经济和文化双重属性,是中国产业走出去的最佳载体。

  作为中华传统医学的瑰宝,中华野山参当仁不让地成为中医药国际化的先锋军之一。由北京碧水集团控股的参仙源参业有限公司深耕野山参大健康产业,传承弘扬中华传统医学文化,基于经典名方开展中药新药研发,创新研发新品惠及百姓健康,协助精准扶贫。

  传承弘扬传统中医药文化

  人参素有“百草之王”“中药之王”之称。古代药典《本经》曰:“野山参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降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轻身延年。”《药性论》云:“野山参主五脏气不足,五劳七伤,气损萎弱,吐逆不下食,止霍乱烦闷呕,保中守神。消胞中痰,冷气逆上,伤寒不下台,加而用之。”历代医学书籍一致认为,人参可大补元气,即增强体质,给人们带来健康。我国自唐朝起,就已开始人工种植人参。在人工管理下,栽培的人参6年就可收获,但从药用价值或珍贵程度讲,野山参更胜一筹。

  《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指出,虽然2014年中药生产企业达到3813家,中药工业总产值7302亿元,中医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但我国中医药资源总量仍然不足,野生中药材资源破坏严重,部分中药材品质下降,影响中医药可持续发展。

  参仙源参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于成波表示,中草药也好,生物制药也好,其发展的核心问题,不是有多少国医大师,也不是现代生物技术,核心焦点是药材。“药材好,药才好”,中国的中医药发展亟待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中草药的品质,回归自然,注重品质,这是必然要走的路。

  据了解,参仙源公司从13年前就开始走上了生态保护之路。该公司坐落于辽宁宽甸天桥沟地区的野山参基地,地处长白山老岭支脉,是联合国环境开发署确认的“世界六大无污染区”之一;原始森林资源丰富,自然生态系统保存完好,自古就是野山参核心原产地之一,重达469克的鲜野山参“参王”就出自这里。如今,天桥沟已成为全球面积最大的野山参基地之一,野山参种植面积达5万余亩,存苗量数亿株,可有效缓解此类道地中药材短缺的问题。

  同时,按照国家规划的要求,参仙源致力于对传统制药、鉴定、炮制技术的继承应用,基于经典名方研发中药新药。

  在古代的富贵人家中,没病喝参汤养身提神,病后用人参调养,病危了就用千年老参“续命”。《芈月传》一剧中,芈月的安胎药被人动手脚导致早产,又因一夜无人照应痛得死去活来,在生孩子时早已无神无力。此时,女医官给芈月口含人参和鹿茸,为其大补元气。而在电视剧《甄嬛传》中,眉庄难产大出血,命在旦夕,御医温实初赶到,让用老参汤吊住娘娘的精神,然后再用其他的药物抢救。虽然电视剧表现形式经过了艺术加工,但这种中华传统医术,在历史上确实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当时不叫“老参汤”,而是称之为“独参汤”。

  “我们现在就在根据元代的药典《十药神书》中的记载,还原了这一个经典名方。”参仙源公司质量控制方面负责人但德胜告诉记者,古方中的记载就是用一整根老山参加水炖煮,服用后可以大补元气。“我们现在用低温冷磨破壁技术,将野山参和水加入超微粉碎设备当中,在低温下进行破壁提取,然后通过重力分离使浆液中的人参残渣与液体分离,再进行分子筛选,最终形成大分子与小分子分离。破壁技术使野山参的细胞壁破碎,细胞质析出,与野山参的有效成分——皂苷等有效结合,形成特殊分子团结构,俗称‘液体人参’,最后灌装成口服液。”

  但德胜表示,参仙源“独参汤”目前已经完成正式投产前的小规模试验和中等规模试验,下一步将开展功能性试验,预计2019年能获批生产

  创新研发新品 惠及百姓健康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培育中高端消费的新增长点。对于人参来说,野山参属于高端产品,移山参是中端产品,园参是低端产品,三者的区别就在于品质,在营养价值、生产环境、人为干预程度、农药化肥使用等方面都存在着差别。”于成波说,野山参的品质来自于天然,来自于时间的沉淀,参仙源十三年如一日进行产业布局,追求的就是品质。

  人参皂苷是人参中的主要活性成分,野山参中的皂苷含量不仅高于园参,皂苷类型和比例也大不一样。另外,野山参中所含的锰、锌、硒等微量元素高于园参,且生长年限越长含量越高。天桥沟有机野山参自然生长15年以上,生长过程中没有任何人为干预及化学污染,是最接近野生人参的人参品种。

  《本草纲目》中曾记载,“野山参治男妇一切虚症;花能补气强身、延缓岁老,主治头昏乏力、胸闷气短;茎味甘、微苦、性温,能升阳举陷,主治胃下垂、肾下垂、长时间腹泻、脱肛。”由此可见,野山参浑身都是宝,茎和叶本身都具有药用价值。

  “我们依托已经掌握的低温超微粉碎技术,将生长满15年、被采收了的野山参中的茎和叶进行粉碎,形成超微粉末。粉末可以达到超微级别,每个颗粒的直径不到25微米,仅仅相当于人的头发丝直径的十分之一。最后将超微粉压成片剂。”于成波表示,通过这样的方法生产出来的“人参全草片”不仅保留了比例相当可观的人参皂苷等有效成分,还大大降低了野山参产品的生产成本,大大增加了受众的范围。

  “我们的宗旨是解密人参密码,造福人类健康。那么我们就要解密人参的所有密码,争取造福更多人类的健康。”于成波说。

  但德胜告诉记者,参仙源人参全草片的研发已经完成了正式投产前的小规模试验、中等规模试验、药理试验和功能性试验,目前正在整理申报资料,预计2018年就能获批生产。

  履行社会责任 实施精准扶贫

  业上市公司,参仙源公司多年来始终致力于发展野山参产业,直接带动了辽东山区农民脱贫致富。

  “中央多次下文发展中医药产业,天桥沟所在的辽东山区是最适宜的区域之一,所以我就决定了要建设天桥沟森林公园和野山参种植基地。”于成波说,通过布局野山参产业,直接带动了当地农民脱贫致富。“如今,全村有20多户村民都开上了小轿车,这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变化。”

  同时,公司还积极为当地百姓提供就业岗位,直接带动当地“扶真贫”“真扶贫”。于成波告诉记者,公司每年聘用当地员工340多人,每年季节性用工达1000多人次。公司还协调改善交通条件,促进地域经济互动,盘活当地农林资源和人力资源,农民创业渠道不断拓宽。依托林下和旅游产业,公司带动附近餐饮娱乐、特产零售等行业发展,附近农家乐数量增加到280多家,当地人均收入10年翻了10倍。

  此外,针对当地村民住房难、孩子上学难的实际,该公司投资2200多万元,为村民无偿修建新房56套;投资500多万,建设了黎明小学;每年入冬前为每户村民送柴5吨,解决了百姓生活取暖难题。

  “能够为我的父老乡亲们做点事情,是我的荣幸。”于成波说,其实他不仅身体力行带动了当地致富,也通过对口援建,精准扶贫几千公里之外的新疆人民。

  近日,参仙源与新疆肉苁蓉主产区相关部门建立起了合作关系,通过将野山参和肉苁蓉等药性相近的中药材相互配伍,辅之以补气养心的高原红景天等名贵药材,研发一款参蓉片,带动边疆地区的人民通过种植、采收肉苁蓉实现脱贫致富。目前,这款产品已经完成了正式投产前的小规模试验,正在准备下一阶段中等规模试验。

  “让人民过上美好生活,这是党和国家的奋斗目标,也是我的人生目标。”于成波充满信心地说,为此我们愿意深耕野山参大健康产业,让古老的中华野山参产业“老树开新花”,妆点新时代。本报记者  王磊  陈景华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