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之处 实为生活

2018-02-28 10:24:11来源: 中国食品报

  终日昏昏醉梦间,

  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僧话,

  偷得浮生半日闲。

  此诗为唐代诗人李涉所作,名为《题鹤林寺僧舍》。

  诗人李涉在唐宪宗时被贬谪为陕川司仓参军,文宗时应召为太学博士,后来又被流放南方。在他遭遇流放期间,用他诗中的话说就是“终日昏昏醉梦间”,情绪极其消沉。

  然而,在“忽闻春尽强登山”与鹤林寺高僧的闲聊之中,无意中解开了苦闷的心结,化解了沉溺于世俗之忧烦,体验了直面现实及人生的轻松感受,才得以使自己麻木已久的心灵增添了些许的愉快,于是欣然题诗于寺院墙壁之上,以抒发自己内心“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慨。

  而我们现在的生活与李涉相比,也有不一样的烦忧。

  真想学学忙里偷闲的本事。但是,偷来之后呢,大多数人真停下来时,又会产生焦虑。于是,忙也悲,闲也悲,就构成了我们现在这种不知闲暇生活为何物的生活。

  想到这里,不禁想起梁实秋的“有闲阶级”来。

  他说:“人类的最高理想应该是人人能有闲暇,于必须的工作之余还能有闲暇去做人,有闲暇去做人的工作,去享受人的生活。我们应该希望人人都能属于‘有闲阶级’。”梁实秋的话简单来说便是“闲暇处才是生活”。

  梁实秋是真正懂生活、会生活的人,他将自己的屋子称为雅舍,在雅舍之中,谈吃,谈生活,谈文学。其实,那时候的梁实秋才是真正的文艺青年,因为文艺,才有优雅,因为优雅,才有闲暇。

  无所事事的闲不是闲暇,而是空虚,有情有致的闲才是闲暇,才有味道。

  喝茶、读书、看戏、饮酒,聊生死,谈人生,论幽默……谈俗时,俗而不低,论雅时,雅而不孤,这不仅仅需要丰厚的学识,更需要一份旷达的胸怀,脱俗的气质。

  腹有诗书气自华,人怀闲暇自优雅。梁实秋可以算是用文化来代言优雅的最标准人选了。

  在《闲暇处才是生活》中,出版社精选了梁实秋最有生活味道,最有生活气息的文章,比如《雅舍》《书房》《下棋》《喝茶》《书法》《读画》《散步》《远行》等,这些颇有生活气息的文章,有别于我们现在用手机、电脑、微信、微博所构成的生活。

  严格来说,其实我们现在的生活看似忙碌,但是根本上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瞎忙,而不忙的时候,被互联网所裹挟的生活,又极具碎片化,浮躁而喧哗,这样的闲,也是乱七八糟毫无头绪的闲,没有营养,没有韵味,没有气质。

  与梁实秋所提倡的闲暇,是两码事,这样的“闲”怎么会让我们体会到“闲暇处才是生活”的真味?

  真正有品位的闲暇,应该如梁实秋一样,要闲中有味,闲中有追求,要闲得有规律,闲得有原则,闲得有目的。

  在这样的闲中,才能既得到了身体的休憩,也得到了心灵的休憩,甚至在这种闲而有序的休憩中,得到精神上的升华。精神上的升华,反过来又提升了工作中的能力,让所谓的忙碌也因为有了闲淡、平和的心态而事事都从容不迫,游刃有余了。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