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私挖冻肉问题出在哪?

2018-05-18 10:12:10来源: 中国食品报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的村民将当地打私部门深挖填埋进垃圾场的走私牛肉、牛肚、鸡脚等冻品私挖出来,卖到市场上。该现象持续两年多,形成了挖掘、收购、运输、销售一条龙产业链。

  曝光的视频显示:参与私挖的村民有近百人,他们身穿罩衣,戴着帽子、口罩,下到了4米多深的坑里,把已经填埋进垃圾场的走私冻肉一箱箱挖出来。整个挖掘过程不间断地持续了30多个小时,直至填埋的走私冻肉被全部运走。

  ● 村民私挖被填埋走私冻品 ●

  来到位于金平县金河镇的三家垃圾处理场内,凹凸不平的地上堆满了各种垃圾,往下是一个20米左右的深坑,蛆虫满地、蚊蝇乱飞。现场,三台挖掘机正在挖土回填裸露在外的垃圾。数小时后,这些垃圾坑被黑褐色的泥土覆盖。

  “我们回填后,准备在上面种点草和树,绿化一下环境。”在现场指挥作业的金平县副县长闻张平表示,他们还将调派更多的工程车前来施工清理,对垃圾场进行平整、消毒、绿化后恢复生态,这里不再承担生活垃圾和走私冻品的掩埋处理功能。

  据了解,三家垃圾处理场是该县缉私部门填埋、销毁走私冻品的主要场地,每隔一到两周,他们会将查获的冻品拉到填埋场销毁。

  据金平县委书记杨国椿介绍,4月28日,金平县打私办根据有关政策规定,协调县公安局、市场监管局、畜牧局等相关职能部门参与,将4月8—12日查获的涉私无主货物冻品牛肉、牛肚、鸡脚等11车共计249吨货物,运至金平县三家垃圾填埋场作填埋销毁。为防止疫情和被私挖,工作人员根据目前比较有效的处置方式,将烧碱混入冻品,投放到近5米的深坑中,并在填埋冻品表层使用混凝土浇灌覆盖。填埋、销毁工作至4月28日完成,金平县公安局派出100余警力24小时值守,强化对填埋现场及往返城区公路巡逻管控,直至5月1日,混凝土完全凝固后,警方才撤离三家垃圾处理场。随后,附近村民撬开混凝土,挖走被填埋的走私冻品。

  ● 为利益不惜铤而走险 ●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怪相?走访三家垃圾处理场附近的尖坡村、牛场村小组的部分村民发现,除了利益驱使,村民法治和食品安全意识淡薄也是重要原因。部分村民认为,“出点劳动力捡垃圾挣钱又不犯法”。

  “参与私挖的村民一晚少则挣几十元多则上千元。”尖坡村村民盘某表示,私挖被填埋的走私冻品现象已经持续两三年,金平县一直在打击处理,但私挖者每次都与执法部门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

  盘某还算了一笔私挖走私冻品获利的经济账:村民主要经济收入来源是种植香蕉。在市场好的情况下,香蕉可以卖到三四块钱一斤,市场不景气则只能卖到一两块钱一斤。然而,私挖一斤走私冻品就可以卖到5元,现场一过秤就给钱。

  那么,为什么没有采取焚烧而是采取掩埋的方式?金平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官满朝说,对于查获走私冻品的销毁方式确实不够周全,但因为冻品是冰冻的,焚烧只会烧掉表皮的一层。当地也尝试过焚烧,也尝试过添加玻璃碎片、混凝土、烧碱等物质再进行深埋。可是,在执勤警力离开后,仍有村民想尽办法把走私冻肉挖出来。今后,当地考虑买粉碎机,将查获的物品粉碎,再进行无害化处理。

  ● 拉网式排查收缴确保消费安全 ●

  那么,这些被私挖的走私冻品究竟去向何方?红河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安治强表示,目前已经初步查明部分冻品流向,公安机关正在深挖线索,抓紧查实收缴。

  据了解,事件发生后,红河州公安机关调集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整合州、县两级公安机关力量,对金平私挖走私冻品案件开展现场勘查,收集、提取、固定相关物证。同时,组织警力进一步摸排相关涉案人员及车辆线索,通过对相关涉案线索的分析研判,排查出疑似运输走私冻品的车辆及人员,并实施布控和抓捕。目前,已抓获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的犯罪嫌疑人7名,案件正在进一步查办中。

  同时,红河州食药监局、州工商局和全州各县市市场监管局组成专项检查组,开展市场追踪管控,采取地毯式、拉网式排查,重点对辖区内冻品经营户、烧烤摊点、冻肉制品冷库、批发市场、大中型超市、餐饮服务单位等开展检查,对来源不明、无规范标识的冻品一律查封、下架,并追根溯源,确保人民群众消费安全。

  金平县也对县内冻品市场进行了全面摸排,对发现的3吨无规范标识的冻品进行封存,对填埋场及周围环境消杀面积22000多平方米。

  ● 私挖冻肉折射食安漏洞 ●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认为,村民将有关部门已经掩埋的冻肉私自挖出,这一行为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当地的行政管理秩序。此外,这些冻肉本身存在极大的食品安全问题,如果村民私挖这些肉类用来销售,应当属于出售不合格食品或不安全食品的行为,依据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将构成食品安全类违法行为以及刑事犯罪。“这类现象在当地持续两年之久,参与者中存在多次私挖冻肉并出售的,如果构成违法或犯罪,即为累犯,应属加重情节。”支振锋说。

  支振锋认为,在处理这类事件时应破除“法不责众”的思维。当地政府应进行严格广泛地调研查证,找出私挖冻肉的参与者。“对于私挖冻肉这一行为,首先应受到行政处罚;其次,当地执法部门应该严密排查所挖出冻肉的去向,确定是否被出售、谁出售、出售给谁,将非法出售冻肉的利益链条和环节理清楚,并依据食品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惩治违法犯罪行为。”支振锋说。

  “应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依法严惩其中存在的违法犯罪行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另一方面,应提高当地群众的食品安全意识。这些挖出的冻肉存在很大的食品安全问题,村民不论是自己食用还是出售都会危害身体健康。政府部门应将宣传工作做到位,同时告诉广大消费者如何识别此类冻肉。消费者不买,这些非法出售的冻肉也难以卖出。”

  当地政府也需要从这一事件中吸取教训。“首先,冻肉掩埋后不断地被挖走,这说明掩埋方式有漏洞。应该采用无害化垃圾处理方式,如焚烧或者借用技术手段进行彻底分解后掩埋而非直接掩埋;其次,私挖冻肉拿到市场出售的现象不断发生,说明当地政府在监管上存在漏洞。”支振锋说。

  (袁国凤 综合整理)

  食评

  “私挖走私冻肉”成风

  拷问岂能“一埋了之”

  检文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的村民将当地打私部门深挖填埋进垃圾场的走私牛肉、牛肚、鸡脚等冻品私挖出来,卖到市场上。该现象持续两年多,形成了挖掘、收购、运输、销售的一条龙产业链。村民们为何争相私挖走私冻肉?

  一方面,村民对走私冻肉缺乏最基本的安全风险认知。走私冻肉有可能未经出口、进口国相关部门检验检疫,可能含有致病微生物、重金属、兽药残留等有毒有害物质;有的走私冻肉在运输及存储过程中,没有严格监管,不能满足低温储存条件,易腐败变质;有的走私冻肉有可能来自疫区,本身就带有病原体,引发动物疫情传播,危害国内养殖业。

  另一方面,村民受到利益驱使,再加上法治意识淡薄,因此枉顾食品安全,铤而走险。参与私挖的村民一晚少则挣几十元,多则上千元。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疯狂。实际上,正如有关法律人士所说,村民私挖被罚没填埋的走私冻肉用于出售,应当属于出售不合格食品或不安全食品的行为,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将构成食品安全类违法行为以及刑事犯罪。

  其实,简单将走私冻肉深挖填埋进垃圾场的处置方式,也为村民私挖提供了便利。处理走私冻肉一般有无害化填埋、焚烧等方式。无害化填埋虽然最常用,但容易给唯利是图者“二次利用”的机会,不如直接焚烧好,或使用技术手段彻底分解后掩埋,哪怕粉碎成小颗粒,也比直接掩埋好。据报道,贵州贵定就曾将非法走私的500多吨冷冻肉进行粉碎后再焚烧,产生了几千度电,残渣还混合产出数十吨水泥。

  治理村民私挖走私冻肉现象,需多管齐下。其一,要面向农村等基层群众普及走私冻肉的安全风险,警示私挖出售走私冻肉远非“出点劳动力、捡垃圾挣钱”那么单纯,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其二,相关部门还必须提高责任意识,弥补监管漏洞,严打走私冻肉的私挖、收购、运输、销售等整条产业链,而非只与私挖村民打游击战;其三,要将走私冻肉销毁得更彻底,决不能让其陷入“没收—掩埋—私挖—销售”的怪圈。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