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应武和他的700亩古茶园

2018-05-18 15:21:23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2018年春末夏初的一天正午,记者一行来到坐落于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化处镇朵贝村磨香河畔的贵州哚贝古茶开发有限公司。哚贝古茶公司董事长国应武正坐在公司院坝的凉亭里,他给自己点了一只烟,面前一杯碧绿清澈的古树茶冒着热气,一只烟、一杯茶——这是好故事即将开讲的节奏。哚贝古茶公司背靠古茶山、面向磨香河而建,虽然很多地方开始闷热了,但是这儿依然清凉。古茶山上杜鹃鸟清脆的鸣叫声一阵阵地飘进厂里,似乎在欢迎远到而来的客人。记者喝上一口今年的新茶,优雅的清香浸入心脾,一路奔波的劳顿瞬间消失了。在茶山安静娴适的氛围里,国应武开始讲述他和他那700亩古茶园的故事。

  国应武并不是茶人世家出身,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曾经做过钢材生意,挣了钱,2008年做煤矿生意的时候遇到金融危机,亏了钱。记者问他是否因为生意场上的起伏跌宕才有了做实体经济的想法?国应武的回答让记者颇为意外,他说:“2008年我的煤矿生意遭遇金融危机的时候,我正经受着“类癌”的折磨。就在当年,家乡领导来看望我,提到了朵贝古茶树资源一直没有开发利用好,当时我已经接受化疗一段时间,病情比较稳定,早就不想呆在医院里了。煤矿生意是不想做了,以我的直觉,古茶树是个好东西。不管种茶结果怎样,回老家的山林,过上几年清爽日子,就当是休养,也可以了了帮助家乡发展的心愿,为父老乡亲们寻求致富的路子。”

  一个类癌病人远离医院重新创业,记者不禁佩服国应武内心的强大,而国应武告诉记者,他最终能摆脱病症的恐惧回老家安心种茶,他的妻子功不可没。原来,国应武2007年就诊时被遵义市的一家医院诊断为转移性腺癌晚期,这个严重的诊断结果让国应武受到沉重打击,才一个多月就活活瘦了20斤!妻子戴琼十分心疼,她带着丈夫的检查结果四处寻医,最终,重庆新桥医院确诊国应武得的是类癌,类癌的危害性远小于之前误诊的晚期腺癌,并且还有治愈的机会。戴琼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国应武,夫妇俩开始积极面对病魔,2008年化疗之后国应武的病情减轻很多,当他打定主意回家乡种茶的时候,他已能淡定地面对尚未痊愈的疾病,并对即将开始的新事业充满信心。

  聊到这儿,记者不禁发问:一个成天和那些吃不得嚼不动的矿产资源打交道的硬汉,是怎样嗅到令文人雅士钟情的文化产品——“茶叶”的商机呢?这是一个不懂地矿的记者提出来的问题,素来低调的国应武并没有哈哈大笑,他给记者诠释了茶树与地质地貌的关系。原来,茶叶和地矿看似远隔千里其实密切相关,“好茶是种出来的”——土壤、地质地貌好比是孕育茶树的“母亲”,在那些发现百年古茶树的地方,土壤里均藏着大玄妙。在普定县境内,古茶树生长的区域大面积分布着由砂页岩发育而成的黄壤里,这种当地俗称“小黄泥夹砂”的土壤其实是沙质煤山地,茶山土层深厚,质地结构较好,色泽为黄灰色,肥力好,有害重金属含量极少,呈微酸性,土壤富含硅、锰、铁等矿物,是茶叶生长的一级土壤。凭借良好的地质资源优势、良好的生态环境,朵贝地区的古茶树的生命力持续数百年,至今仍然勃发生机。据国应武介绍,整个朵贝镇统计在册的古茶树约有上万株。2009年,中国茶科所鲁成银副所长到哚贝古茶公司茶山现场勘测,山上有一棵高3.2米,直径87厘米、树冠占地50多平方米的古茶树,鲁成银说这是他见到的长势最好、中国最大、最古老的野生灌木型中小叶古茶树。

QQ截图20180518152325

哚贝古茶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应武(左一)与普定县茶叶站站长周元鑫(右一)在古茶园里查看二代古茶树长势

  从小喝着古树茶长大的国应武,青年时期走南闯北,喝过很多地方的茶,始终还是喜欢家乡茶。1960年,周恩来总理访印途经贵阳时品尝朵贝茶,总理评价其“芳香浓郁,色清味甘”。经过调研,国应武了解到朵贝村虽然有一定规模的古茶树群,但是,这些古茶树生长比较分散、品种多而杂、生长时间不同、茶叶性状不一,且茶叶产量有限,仅依靠已有的古茶树资源很难把家乡的茶叶产业做大做强。但是,与地矿资源所不同的是,古茶树是有生命的,只要掌握了科学种植技术,通过迁插、提纯扶壮,可以再生出血统正宗、品质优良的二代古茶树。开采地矿终会枯结,是“掠夺”式的开发;而古茶树的扩繁工作是让自然资源再生,是保护式的开发,二代古茶树若扩繁成功,这是将老祖先遗留下来的资源发扬光大,是合乎“大道”之举。

哚贝公司古茶山上一株被命名为1368的古茶树,至今已有约800年历史

哚贝公司古茶山上一株被命名为1368的古茶树,至今已有约800年历史

  普定县非常重视古茶树资源的保护与利用,积极支持国应武组织普定县、贵州省的茶叶科研技术工作者研究古茶树的扩繁工作。2010年,普定县邀请了中茶所、贵州省茶科所的茶叶专家举行“朵贝古茶树资源鉴选与扩繁利用研究工作研讨会”,这次会议是普定县正式拉开古茶树开发与保护利用序幕的重要贡献标志。在普定政府、贵州省茶叶科研人员的支持、帮助下,哚贝公司从2009年开始古茶树的扩繁,这是个有科技含量的专业活,技术人员刚上手就咬到了“硬骨头”。朵贝地区古茶树数量众多而品种也不尽相同,再经过数百年的生长变化,这些古茶树的生长性状、茶叶品质风格更是悬殊。如果随意从古茶树的身上割下一株来育苗,茶苗成活率没有保障,即便育苗成功了,扦插之后生长起来的二代古茶树虽然血统正宗但是“基因”也可能不够优良,若加工出来的茶叶品质平平,古茶树的扩繁便失去了意义。因此,首先要从漫山遍野的古茶树里筛选出生命力强壮、茶叶滋味浓郁、有再生价值的品种,筛选适宜扩繁的古茶树花费了不少精力。

  接下来的育苗、扦插难度更大,与普通茶树所不同的是,古茶树茶苗的扦插不仅成长周期长,而且成活率较低。茶叶科研技术人员克服种种困难,最终哚贝古茶树公司的古茶树育苗、扦插都成功了,有序的古茶树扩繁从2010年开始,每年公司平均能成功扦插约100亩古茶树,至今,国应武的二代古茶园已有约700余亩规模。国应武告诉记者,古茶树的扩繁并没有停止,今后一段时间内,哚贝古茶公司还将以每年扦插约一百亩的规模继续栽种二代古茶树。 国应武不是茶叶专业出身,但是他重视茶叶种植加工的科学技术,懂得知识就是生产力的道理。哚贝古茶公司已经向有关单位提出了有关古茶树扩繁方法以及古茶树绿茶加工方法的专利申请。记者在哚贝古茶公司的古茶园里看到,这些扦插的二代古茶树枝杆壮实,叶片油绿肥厚,呈现出强壮的生命力。

QQ截图20180522143613

朵宝村村民正在采摘二代古茶树茶青,村民身后是被命名为1368的古茶树

  哚贝公司古茶园的土肥与采剪管理有特色。古茶园里推广合理间作绿肥、施用生物有机肥、茶树专用肥,农家肥在施用前还要进行无公害处理。古茶园严禁使用化学除草剂、土壤改良剂,在秋冬季施基肥后用无农药污染的稻草、麦杆等覆盖土壤,减少水土流失,提高土壤肥力。哚贝公司采茶人员都经过专业的无公害采茶培训,每批鲜叶都有详细的时间、采摘位置等信息备案,保证茶叶原料的质量安全。古茶园遵循防重于治的原则,从整个茶园生态系统出发,综合运用物理防治措施,创造不利于病虫草活滋生而有利于各类天敌繁衍的环境条件,做到茶园害虫的防治与天敌保护双兼顾,维护古茶园生态平衡。

QQ截图20180522143723

哚贝古茶开发有限公司在朵贝古茶群保护区成功栽种的700余亩二代古茶树长势良好

  目前,在这700余亩二代古茶园里已有部分茶树进入开采期,近几年,朵贝古茶树公司用古茶树的鲜叶加工的绿茶,滋味芳香甘醇,品质出众,在全国茶叶行业权威性高、公信力强的“中绿杯”、“中茶杯”等茶叶评比活动中共获金奖、一等奖和银奖三十余枚。一位贵州茶界的朋友说:“普定哚贝古茶公司的茶叶参加比赛,基本上都是夺冠或拿金奖,国应武拿金奖拿到手软哦!”

  听着国应武二次创业的故事,时间不知不觉已过去数小时,亭子里,国应武继续抽着香烟,喝着古树茶,一付闲适的姿态,若不是他自己介绍,谁又相信他是一个类癌病人呢?关于至今未有痊愈的疾病,关于9年以来扩繁古茶树的艰辛,关于厚厚的一撂奖状、金灿灿的冠军奖杯,在国应武的话语里都是淡淡地一带而过。记者以为,国应武是在经历了重病、遭遇了金融危机之后养成了“宠辱不惊”的心态,然而,国应武说,现在能从容地生活、工作,更重要的是得益于回到家乡以来的这9年健康稳定的生活,9年来,他的类癌未有发作过,如果类癌病痛持续或者加剧,再想冷静面对生活也是枉然的。

  9年前,医生曾告诉国应武,如果治疗不济、休养不当,类癌也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国应武放下对重病的恐惧,在生态良好无污染的茶山里与寿命长达数百年的古茶树为邻,安心休养、专心工作,他的心思都用在古茶树的扩繁、古树茶的加工研发上了。 9年来,他几乎每天都在喝古树茶,还经常喝点用山里的红豆杉泡的药酒,9年来,国应武几乎每天都要在古茶山里溜上几遍,这些看似无意实则有用的习惯都极有利于重病的休养。国应武创造了两个生命奇迹,一个是9年来他的类癌从未有严重发作且身体状况良好,这是少有的;另一个是9年来他在古茶树群的核心位置成功扩繁了二代古茶树700余亩,这在全国茶行业也是少有的。国应武说,哚贝古茶公司地处朵贝古茶树群的核心位置,发展朵宝茶产业必须有朵宝贝地方优良古茶品种支撑,哚贝古茶公司将与普定县其他茶企一起,共同打造、提升朵贝古茶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做大做强朵贝茶产业,实现茶企增效,农民增收。本报记者 杜涛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