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少症营养防治 多种营养素“混搭打包”是突破方向

2018-07-31 10:44:40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加速,人们对老年健康问题日渐关注,但肌少症似乎是个例外。在“有钱难买老来瘦”这一传统观念的影响下,羸弱的四肢、蹒跚的步履、缓慢的步速,被当作了老年人的正常状态。事实上,这是一种需要提起警惕的“老来瘦”——肌少症。

  肌少症,是随年龄增加,以肌肉质量、肌肉力量及身体活动能力下降为主要特征的病征,与慢性病的发生密切相关,是导致老年人失能、半失能和病死率增加的主要原因。研究表明,营养干预是防治肌少症最重要的途径之一。日前,由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食品营养与健康分会主办、北京维亿阳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支持的肌少症营养防治共识与标准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对防治肌少症的国内外共识、功能性食品研发现状与标准现状进行了梳理和讨论。

  与会专家表示,摸清当前我国肌少症的现状,形成共识,制定诊断标准,开展大规模宣教,使人们充分认知、重视肌少症并开展积极防治,对于改善老年人生活质量、降低并发症具有重要意义。目前,针对肌少症仍未形成明确有效的预防及治疗方法,尤其是药理治疗尚未发现一种安全有效的药物,功能食品的开发可作为预防肌少症的重要突破点。肌少症的发生与多种因素有关,现在的产品研发思路是“营养素混搭打包”——通过机制研究,筛选出最佳功效成分组合。

微信图片_20180731105043

       肌少症的定义和发病率

  肌少症(sarcopenia)1989年由研究者欧文·罗森堡(Irwin Rosenberg)首次提出,这个新的复合词源于希腊语的sarx和penia,分别是“肉、肌肉”和“减少、消失”的意思,泛指增龄性的肌量减少和肌力下降。一项经典研究发现,伴随年龄增加,人体肌肉功能发生变化:30岁以后,肌肉质量每10年减少5%,80岁后肌肉质量减少可高达50%;肌力,男女两性都是在50岁左右达到峰值,50以后,每10年递减15%。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内,肌少症的概念都比较混乱,存在多种表述,如老年肌肉衰减综合征、肌肉衰减综合征、肌衰征、少肌症。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所霍军生研究员介绍说,直到2010年由欧洲老年医学会、欧洲临床营养和代谢学会、国际老年医学联合会欧洲分会和国际营养与老化联合会组成的“老年肌少症欧洲工作组”(EWGSOP)和2011年国际肌少症会议工作组(ISCCWG)就肌少症定义和诊断分类达成共识,将肌少症定义为一类与增龄相关的进行性骨骼肌量减少、伴有肌肉力量和(或)肌肉功能减退的综合征。这个定义目前应用比较广泛。

  肌少症的诊断标准是同时满足以下3个条件者:握力,男性小于26kg、女性小于18kg;肌肉量,男性小于7.0kg/m2、女性小于5.7kg/m2;6米步行速度,小于0.8m/s或1.0m/s。但就像天津医科大学营养流行病学研究所牛凯军教授所强调指出的,“这个诊断标准有其价值,但也只是一个初步的指标。”

  由于缺乏公认的统一标准,研究采用的定义测量方法不同,研究人群的年龄结构、性别、种族及生活环境不同,世界各地开展的流行病学研究在肌少症患病率方面存在明显差异:欧美,60—80岁,5%—13%;日本韩国,65岁以上,男性11.3%和12.1%,女性10.7%和11.9%;中国香港地区,70岁以上,男性12.3%,女性7.6%;中国台湾地区,65岁以上,男性23.6%,女性18.6%;北京,80岁以上,男性45.7%。牛凯军课题组在天津所做的6000人的队列研究显示,天津社区60岁和65岁以上人群肌少症患病率分别是9.3%(男女分别为6.4%和11.5%)和13.4%(男女分别为8.6%和17.5%);郊区60岁以上男女分别为6.4%和11.5%。

       肌少症的危险因素和发病机制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肌少症呢?专家介绍,作为一种以年龄增加为基础、涉及多种病因的退行性变化,身体活动水平和饮食情况都是肌少症的可调控的外在要因,体内肌肉组织干细胞——肌肉卫星细胞的数量减少和功能减弱、全身性炎症水平亢进、生长激素信号系统衰减以及激素水平的下降是肌少症发生的主要病理机制。

  具体来说,一是活动量不足。长期久坐的生活方式、卧床、缺乏运动等使肌肉处于零重力、无压力负荷的状态,均可造成肌肉质量及力量的减退。研究表明,生活中活动量多的人在年老时拥有较多的瘦体重和肌肉质量,而增加锻炼可明显提高肌肉力量。并且当肌肉质量发生轻微减少时,通过锻炼也可以对其进行预防。

  二是营养缺乏。老年人的摄食量与青年人比较明显下降,很容易造成营养不足。低蛋白摄入与肌肉质量下降明显相关,膳食营养补充可作为预防老年肌肉衰减综合征的重要调整因素。

  三是肌肉卫星细胞的数量减少和功能减退。肌肉卫星细胞是位于肌肉组织细胞膜与基膜之间的干细胞,具有多分化功能,当肌肉因创伤或过度使用而受损时,它们就会被激活,迅速分裂,直接参与肌肉的合成代谢和损伤后的组织修复。随着年龄增加,内分泌、自分泌和旁分泌等的变化(举例来说,伴随年龄增加,肌肉外环境的变化可以概括为“四个下降、一个增加”,即女性激素下降,男性激素下降,生长激素下降,肾上腺机能下降,体内慢性炎症水平增加),肌肉卫星细胞的数量和功能明显减弱。

  四是肌肉蛋白合成与分解信号通路的变化。骨骼肌质量的维持源于肌肉蛋白合成与分解间的平衡,当蛋白合成抑制或分解增加,就会造成骨骼肌质量的减少。肌肉衰减涉及几种不同的细胞信号通路,引起细胞程序化凋亡、蛋白质降解增加以及肌卫星细胞活性降低。

  当然,对于肌少症的形成机制至今仍然存在很多争议,学术界提出的假说包括诸如运动量下降与活性氧水平增高、神经—肌肉功能衰退、蛋白质摄入与合成减少、激素水平变化、脂肪增加与慢性炎症反应、细胞凋亡与微环境改变、骨骼肌自噬性程序性细胞死亡、骨骼肌线粒体功能紊乱、基因与种族等,“这些假说都还有待于更强、更多的研究证据的支持,”霍军生说:“最主要的是年龄,到了一定年龄就不可逆转地断崖般下降。我们能做的只有延缓它的发生。”

       肌少症的防治

  虽然至今尚无公认的定义,关于发病机理也存在争议,但这并不影响学术界就防治肌少症达成共识。因为,它能引起一系列严重后果。肌少症易使老年人骨盐流失,基础代谢率以及体脂增加,这与一些慢性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骨质疏松症、冠脉疾病、肥胖的发生密切相关。此外,老年人的活动能力也会降低,完成行走、登高、坐立、举物等各种日常动作困难,并逐步发展到难以站起、下床困难、步履蹒跚、平衡障碍、极易摔倒骨折,增加了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和残疾、乃至死亡的风险,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也给社会与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

  防治肌少症可以说是迫在眉睫。据推测,全球目前约有5000万人罹患肌少症,预计到 2050年患此症的人数将高达5亿。我国是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根据全国老龄办今年2月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41亿人,占总人口17.3%。其中,去年新增老年人口首次超过1000万。中国人口的老龄化有加速迹象,预计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数将达到峰值4.87亿,占总人口的34.9%。而随着老龄人口基数的骤增,未来我国老年人中患肌少症的人数将会非常庞大,随之而来的医疗保健成本及社会生活成本也将急剧增加。

  “运动+营养”是延缓肌少症的有效措施。2015年发布的《肌肉衰减综合征营养与运动干预中国专家共识》,由中国营养学会老年营养分会牵头组建的“肌肉衰减综合征营养与运动干预中国专家共识起草组”,按照循证医学原则选择当前最佳证据,并征求了中国营养学会临床营养分会与中华医学会肠外肠内营养分会老年营养支持学组专家的意见,经反复讨论修改最终形成。

  该专家共识关于营养补充的推荐意见包括:

  蛋白质

  (1)食物蛋白质能促进肌肉蛋白质的合成,有助于预防肌肉衰减综合征。

  (2)老年人蛋白质的推荐摄入量应维持在1.0—1.5 g/(kg·d),优质蛋白质比例最好能达到50%,并均衡分配到一日三餐中。

  (3)富含亮氨酸等支链氨基酸的优质蛋白质,如乳清蛋白及其他动物蛋白,更有益于预防肌肉衰减综合征。

  脂肪酸

  (1)对于肌肉量丢失和肌肉功能减弱的老年人,在控制总脂肪摄入量的前提下,应增加深海鱼油、海产品等富含n-3多不饱和脂肪酸的食物摄入。

  (2)推荐EPA+DHA的ADMR为0.25—2.00 g/d。

  维生素D

  (1)有必要检测所有肌肉衰减综合征老年人体内维生素D的水平,当老年人血清25(OH)D 低于正常值范围时,应予补充。

  (2)建议维生素D的补充剂量为15—20μg/d(600—800IU/d);维生素D2与维生素D3可以替换使用。

  (3)增加户外活动有助于提高老年人血清维生素D水平,预防肌肉衰减综合征。

  (4)适当增加海鱼、动物肝脏和蛋黄等维生素D含量较高食物的摄入。

  抗氧化营养素

  (1)鼓励增加深色蔬菜和水果以及豆类等富含抗氧化营养素食物的摄入,以减少肌肉有关的氧化应激损伤。

  (2)适当补充含多种抗氧化营养素(维生素C、维生素E、类胡萝卜素、硒)的膳食补充剂。

  口服营养补充(ONS)

  (1)口服营养补充有助预防虚弱老年人的肌肉衰减和改善肌肉衰减综合征患者的肌肉量、强度和身体组分。

  (2)每天在餐间/时或锻炼后额外补充2次营养制剂,每次摄入15—20g富含必需氨基酸或亮氨酸的蛋白质及200kcal(836.8 kJ)左右能量,有助于克服增龄相关的肌肉蛋白质合成抗性。

  运动

  (1)以抗阻运动为基础的运动(如坐位抬腿、静力靠墙蹲、举哑铃、拉弹力带等)能有效改善肌肉力量和身体功能;同时补充必需氨基酸或优质蛋白效果更好。

  (2)每天进行累计40—60min中-高强度运动(如快走、慢跑),其中抗阻运动20—30min,每周≥3d,对于肌肉衰减综合征患者需要更多的运动量。

  (3)减少静坐/卧,增加日常身体活动量。

微信图片_20180731105045

  除了上述提及的蛋白质、维生素D、n-3多不饱和脂肪酸等,还有一些营养成分正在受到研究者的关注。比如亮氨酸的代谢产物β-羟基-β-丁酸甲酯(HMB),研究显示,补充HMB能改善肌肉衰减。HMB的蛋白合成效应是20多年前在临床上发现的。研究大多数集中于成年人,但是肌肉衰减在老年人中更加普遍,所致后果也更加严重。目前的研究结果显示,补充HMB或补充HMB与精氨酸、亮氨酸的代谢产物能改善肌肉质量,并且增加明显。但是在肌肉力量和功能方面,补充后仅表现出改善趋势,变化结果一般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补充HMB或HMB与精氨酸和亮氨酸的混合物时,辅以体育锻炼,在肌肉力量和功能方面可能取得良好的效果。但还需要在明确诊断肌少症患者的队列中进行长期大样本的严格的随机对照试验来验证。

  再比如8-异戊烯基柚皮素,它是在啤酒花中发现的一种戊二烯基黄酮。泛素蛋白酶体途径介导的蛋白降解是机体调节细胞内蛋白水平与功能的一个重要机制。负责执行这个调控过程的组成成分包括泛素及其启动酶系统和蛋白酶体系统。泛素启动酶系统负责活化泛素,并将其结合到待降解的蛋白上,形成靶蛋白多聚泛素链,即泛素化。蛋白酶体系统可以识别已泛素化的蛋白并将其降解。研究显示,8-异戊烯基柚皮素能够通过抑制泛素连接酶的产生而防治废用性肌萎缩。

  中国学者的探索也卓有成效。牛凯军课题组的研究显示,外源补充蜂王浆、咖啡等,可以延缓肌少症。蜂王浆促进了成长因子信号通路,咖啡抑制了炎症信号通路,从而促进肌肉干细胞增殖、分化功能,促进蛋白质合成和抑制蛋白质分解代谢。“我们的研发思路直截了当,即针对主要机制,深入探寻食品中的有效成分,如维生素D、维生素E、维生素C、n-3多不饱和脂肪酸、亮氨酸、乳清蛋白、熊果酸、大蒜素、蜂王浆、咖啡豆醇。”

  牛凯军以蜂王浆为例,详细介绍了他们的研究。动物试验显示,食用蜂王浆增加了肌肉干细胞的数量和肌肉量,也增加了肌肉力量,体重和食用量没有显著的改变,促进了损伤肌肉的恢复。人群试验(随机四盲多中心试验,65岁以上的养老院老年人194名,其中男性99名,女性95名,随机分为安慰剂组,0 g/d;干预组A,1.2g/d、干预组B,4.8g/d,干预时间一年)显示,从握力的变化来看,蜂王浆的干预效果虽弱,但还是有。“此研究也再一次证明,单纯的营养干预,不配合运动的话,效果有限”。

  “肌少症的发病是复合要因,绝非单一因素。”牛凯军说:“我们今后研发防治肌少症的功能食品的思路是做‘营养包’,通过机制研究,筛选出最佳功效成分组合。”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