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化养老模式 助力老年人配餐服务体系建设

2018-09-19 12:31:44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随着人口老龄化数量增多,养老问题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老年群体本身就是弱势群体,许多老年人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来源,生活上的自理能力也较弱,他们有权利得到社会的关心和照顾。而对于生活不便的老年人说,如何解决吃饭问题,就成了头等大事。

  居家养老是首选 “吃饭难”困扰老年人

  居家养老,被认为是符合我国国情的大众化养老方式之一。据第6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安徽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户籍人口14.525%,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户籍人口10.18%,高过全国平均水平。据悉,安徽省现有各类养老机构2238个,床位19.7万张,仅占老年人口总数的1.98%,每100个老人拥有不到2个床位,老人入住难,且设施差、人员素养低、费用高。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居家养老仍将是绝大多数老人的选择。

  针对解决居家养老难以一步到位的实际情形,专家提议,先从解决老年人的吃饭难问题入手,为老人们设立“老饭桌”。“把老饭桌引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造,就能解决老人们吃饭问题了。”

  多个省、市开设“老年食堂” 营养老年餐价格实惠

  开设社区老人配餐服务体系

  北京市延庆区“中央厨房+社区配餐”社区老人配餐服务体系建设正式启动。延庆将在城区条件成熟的社区全面推广,覆盖城区有需求的老年人,解决老年人吃饭难的问题。

  目前,已有3家社区建立了“配餐站”,被市民称为“大食堂”或“老年食堂”。“中央厨房”是确保老年餐安全的大本营。延庆的“中央厨房”设于原长岭饭店内,共有2层,这里严格将生、熟分开,干、湿隔离,餐食搭配低油低盐,富含蛋白质和微量元素,而且每天对饭食进行48小时留样。“中央厨房”由延庆区饮食服务总公司同心分店专门为社区老人配餐而建立并负责运营。整个厨房总面积达1200平方米,可满足城区4000位老人用餐需求。

  据了解,社区配餐推出后,让儿女无暇照顾、做饭不方便的老年人吃上了热乎又营养的午餐,也吸引了有用餐需求的学生等普通居民前来购餐,让社区配餐在服务老人的同时,逐渐走上了市场化营利的正轨。

  上海:

  各区开设老年助餐点解决吃饭难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上海市杨浦区共有58个,为全区3000多名老年人提供助餐服务,其中,70岁以上高龄、纯老、独居或行走不便、生活不能自理的占84%。享受集中用餐者约占助餐总人数的45%;上门送餐约占助餐总人数的55%,餐费从8元—12元,分不同档次。对不同类型的社区老年人助餐点,市、区分别给予运营补贴。另外,对困难老人还有1元/餐的助餐补贴。

  上海在解决老年助餐的问题上,都动足了脑筋。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市中心地段,黄浦区的许多老人天天能吃到一份“8元午餐”,有荤有素,卫生可口,还是光明邨、小绍兴等老字号定制出品。黄浦区政府为两家餐饮企业提供场地、设备,两家老字号配餐中心覆盖黄浦区全部10个街道,7年来没有涨过价,用餐老人从最初的3000多人增加到5000多人。最近,区里还投入600多万元实施明厨亮灶工程,所有的厨房、配菜间、助餐点,都与食药监部门联网,全程监控,确保老人吃得安全,吃得放心。

  安徽:

  开设社区食堂服务老年人

  每天一大早,家住安徽省合肥市滨湖新区的居民张大爷,就会带着老伴来到社区食堂,准备开始一天的美味早餐。“早餐各种口味都有,包子、粥、小饼、汤,基本能满足我们对早餐的所有需求了。”张大爷说,这几年他和老伴身体不好,不能每天做饭,有了社区食堂,真正过上了饭来张口的生活,也省去了做饭的辛苦。

  “居民食堂的显现,盼望能够探索辖区居民吃饭难的问题,为他们营造便利的生活圈。”据滨湖世纪社区相关负责人介绍,食堂一日三餐都面向居民开放,服务人群偏重的还是老年人。对于辖区老人,居民食堂给出了优惠政策:60岁—70岁老人,价格优惠10%;70岁—80岁老人,价格优惠20%;80岁以上老人,价格优惠30%。

  为了维持居民食堂的生命力,滨湖世纪社区采取市场化运营的基础上兼顾公益性的方式。“由社区引进餐饮企业负责,并免费提供场所,不收租金,并提供相应的补贴。所以价格都比较便宜,所有饭菜在坚持质量的基础上,价格不能高于市场价。”社区食堂一位相关负责人说。

  多方着手 加强老龄化服务体系建设

  我国政府应充分发挥财政的再分配功能,根据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状况,增加养老补贴,加大对老年福利的投入。鼓励地方政府对经济困难老人和高龄老人,给予适当的家庭补助和高龄津贴。同时,政府要支持社会力量成立养老服务机构,整合地方资源,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向养老服务业的投入。可以采取以国家、集体、社会、个人等多渠道相结合的筹资模式,以各种方式加大养老服务机构的兴办,为老年人群提供更加全面、便捷以及高水准的养老福利机构。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其精神面貌以身体素质得到了很大提升,同时由于现在老年人退休年龄较低,所以许多已经退休的老年人仍具有劳动能力。老年人对待工作认真坚韧,具有多年的工作经验,甚至有些老年人的工作能力比大部分年轻人还要强,是社会不可缺少的资源。因此,应大力发掘老年人力资源,鼓励老年人为社会发展继续作贡献。对于身体素质较好并愿意从事新工作的老年人,应当为其提供机会,在增加其经济来源的同时减轻社会压力。

  老年群体本身就是弱势群体生活上的自理能力也较弱,有权利得到社会的关心和照顾。《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是我国目前保护老年人权利的根本大法,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三条规定:“国家保障老年人依法享有权益。老年人享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有享受社会服务和社会优待的权利,有参与社会发展和共享发展成果的权利;禁止歧视、侮辱、虐待或者遗弃老年人。”新法的修订从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老年人的基本权利。而除2015年重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之外,我国没有其他关于保障老年人基本权利的法律法规。因而,我国应加强对老年群体权益保障的相关立法工作,健全一整套保障老年人基本权利的长效法律机制,从而为我国巨大的老年人口保驾护航,为社会对老年人的关怀确立法律基础。

  关心关爱老年群体,需要政府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需要不断创新实践方法,开拓新途径。这不仅要从宏观的制度、政策模式和公共财政倾斜等方面进行努力,更要在实施具体政策中不断完善餐饮、社保和娱乐等多方面的基础设施内容。在满足老年人物质生活需求的同时,更加注重丰富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让老年群体切实体会到社会的关怀。(朱美乔 整理报道)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