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里的哲学

2019-01-14 11:27:48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中国是酒的故乡,也是酒文化的发源地,是世界上酿酒最早的国家之一。酒的酿造,在我国已有相当悠久的历史,是中国劳动人民集体智慧的劳动结晶,更是中国思想、中国哲学的具体体现。

  酒,是一种文化,一门艺术。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表征,酒与中国哲学有着内在的文化联系。中国哲学亲自然、讲感性、重思辨,或出世、或入世,此在“酒文化”中皆有反映与表现。论及酒的哲学,最为突出的哲学征象,莫过于酒所特具的“水与火”的阴阳理念与辩证法则。酒,形似“水”,其性柔也,昔有“老子观井,上善若水”,老子井边观望静思,借水之柔性谈人性本真与处世之道。但“酒水”,其形虽柔,却充满刚烈之火。在中国丰富的酒文化中,“酒”以辩证的方式不断演绎着自身的故事,尤其是在哲学的层面上,为古今的人们提供了许多可资借鉴的思想范例。表现着宇宙的生命法则,亦柔亦刚、亦阴亦阳、一张一弛、一乐一伤。

  “饮酒以礼”与“饮酒以乐”

  关于中国的饮酒和酒礼,主流的饮酒文化是以孔子为代表的“以礼论酒”理念,而不可忽视又极具韵味的另一种饮酒观就是庄子的“饮酒乐,不选其器”的思想。

  孔子不反对饮酒,但他认为,礼具有神秘性、等级性、伦理性和节制性,而饮酒也被纳入四个方面阐释。他的论酒是以礼为核心,而且他的酒礼实践也是以礼为核心,酒在礼乐活动中自然而然地被赋予庄严而神秘的色彩。古人多认为饮酒是一种世俗礼节的,诸葛亮就有“酒之所设,成理而去”的说法。这种饮酒之目的当然也是一种选择,但是在礼节下面往往缺少了饮酒的快乐。

  庄子却代表另一种文化精神。在《庄子·杂篇·渔父》中,庄子借渔父之口表达了自己的饮酒观,“忠贞以攻为主,饮酒以乐为主”,甚至为了“饮酒以乐,不选其具”。在庄子看来,人应当保持自己天赋纯真的本性,不为世俗所拘束。饮酒以快乐为主,为了快乐,酒具怎么样都无所谓。庄子还是中国酒神精神的创造者,中国酒神精神的精髓就在于追求自由、忘却生死利禄及荣辱、注重人生价值之所在。庄子提出“醉者神全”的概念:一个人从醉酒中让自身暂且回复到些许的自然状态,从而饮酒微醉、身心合一,放下内心的纠结,找到天人合一的感觉。这说明庄子不仅有过醉酒的经历,而且得出“醉者神全”的高深认识。故自此名士竞相仿效醉者神全,辛弃疾有“醉时拈笔越精神”的警句,无不体现出“酒神精神”。

  “酒”这一特殊的文化之物,因中国人特殊的喜好及态度,在数千年的历史与文化承传中,不断被丰富发展,赋予新的内涵,成为中国文化与历史中最富有艺术光彩与最具有哲学魅力的一页。

  白酒是一个“小太极”

  酒里面的成分有水溶性成分,有酯溶性成分,正如太极的一白一黑,各种成分相互溶解,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少了谁都寡淡无味。白酒是一个个的微平衡,陈化老化,各分子间的缔合、通过陶坛微孔的呼吸、加水的浑淡、老酒开瓶后的失光,这种微妙而唯美的平衡这难道不是中国的哲学。岁月的积淀,成就白酒的芬芳。

  “酒乃百药之长”,在于其的包容性。酒是文学创作的源泉,太白斗酒诗百篇。科学饮酒、健康饮酒、品饮好酒,是老当益壮的秘方。中国白酒的和谐与包容,是华夏民族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更是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酒不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更是一种精神文化象征。饮酒的意义,远不止生理性消费,远不止口腹之乐,很多时候,酒都是作为一个文化符号,一种文化消费,用来表示一种礼仪,一种气氛,一种情趣,一种心境。

  (文风)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