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韭菜香浓浓父母恩

2019-04-12 10:36:28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和许多同事聊起来,大家在言谈话语中,大多流露出对城市喧嚣和钢筋水泥樊笼的厌倦。大家都梦想着,退休后在乡下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院儿,一方不大的小菜园。葡萄架下喝壶茶,小菜园中摘黄瓜,体味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之情。

微信图片_20190412103658

  我虽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却基本属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之人。菜园之事,只管采摘,播种、浇水全靠父母。在我记忆中,儿时常吃的蔬菜是黄瓜、茄子、芸豆、苦瓜、萝卜、白菜,而最爱的却是那一畦韭菜。

  韭菜适应性强,抗寒耐热,国内各地到处都有栽培。在北方的冬季,其地上部分虽然枯死,地下部分却进入休眠。春天来临,表土解冻,韭菜又开始萌发生长。那天,和一位朋友闲聊,说起老家的菜园。他说,现在吃的那畦韭菜,还是老父亲在世时种的,其父已去天国10余载,现在常常睹物思人,每每吃韭菜时,有时难免泪眼婆娑。

  春天,头刀韭菜破土而出,母亲用特制的韭菜刀子贴着地皮割一小捆,尖尖的叶,白嫩的茎,看着就招人喜欢。洗净,切碎,放在碗中,打上几个鸡蛋,搅匀,用平锅文火慢煎,做一盘韭菜炒蛋,那鲜美的味道让人久久回味。如果多加点水,汆成韭菜蛋卤,吃面条时浇上,称得上面食一绝,是我最爱吃的打卤面之一。在面条的吸溜声中,我享尽美味,回味妈妈的味道。

  头刀韭菜吃完,后边再长出来就是一刀、三刀……虽然不及头刀那么鲜美,但是,用它包饺子,烙韭菜盒子,是再好不过了。炒蛋,捣碎,韭菜洗净切末,搅在一起,加上几勺盐、倒上些许花生油,有时可以撒上少量虾皮,拌匀,调好馅,和好面,做剂子,擀面皮,包饺子,煮水,下锅,出锅,捞在盘里,咬一口,韭菜、虾皮的鲜,鸡蛋的香,混杂在一起,撩得你顿时忘却了工作的烦恼。韭菜盒子的馅与韭菜饺子馅并无二致,和面、擀皮,面皮要比水饺皮大而厚,用汤匙盛上馅,两边对折,把面皮边捏起来,把平锅内倒上少许玉米油或花生油,慢火烙,不要频繁翻动,10分钟左右,黄澄澄,香喷喷的韭菜盒子就出锅了。

  到了中秋时节,韭菜长出白色花簇,母亲会在它欲开未开时采摘下来,择好洗净,用菜刀切成小段,再用家中的小石磨(平时常用作馇小豆腐时磨豆糊)添水研成浆,撒上盐拌匀,装在玻璃瓶里,我们称之为韭花酱。韭花酱磨完即食,亦可放在冰箱冷藏室中,发酵几日再食用。饭点到了,一家人围坐桌前,拧开韭花酱瓶盖,一股淡淡的韭花香味扑鼻而来。将韭花酱倒在小碟中,如果恰巧有换豆腐的从门前走过,割上一块,切成小块,蘸着韭花酱,口味更佳。父亲不慌不忙地从茶几下找出小酒盅,给自己斟一盅,自言自语道:“不喝上一盅,对不起这么好的酒肴。”

  春风渐起,炊烟袅袅,都说时光太瘦,指缝太宽,岁月溜得太快,但从韭菜香中飘出的依旧是家乡味。

(山东省诸城市实验中学 刘景森)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