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花卉饮食极简史

2019-04-15 20:46:16来源: 国家人文历史

  随着天气日渐和暖,朋友圈也被各种盛开的花朵刷屏。但是对于饮食文化及其悠久的中国来说,美丽的花儿除了观赏,当然还有另外一层用途——吃。在菜肴中加入花卉,不仅能为饮食平添一缕清香,就连用餐之人仿佛也变得风雅。

  早在先秦时期,楚国的美男子大夫屈原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塑造出一位以落花为食的高洁文人形象。除了提高自身的水准,此时的花卉饮食还有另一个重要用途:祭神。

  先秦时期的天神和人一样,喜欢洁净芬芳的食物。楚人用来祭祀东皇太一的神仙套餐里,包含加入蕙、兰的蒸肉,桂花酒(一说为用桂皮泡的酒),以及用椒叶制成的饮料,香气扑鼻。

  汉代的人们食用花卉,目的简单粗暴:花不是有香气吗?就把它当口香糖用。

  据《拾遗记》记载,汉昭帝曾在皇家园林里种植一种叫“低光荷”的花。这种花开放后,经久不谢,香气浓郁,方圆十里都能闻到。吃了低光荷的人,“口气常香,益脉理病”,不仅口气清新,而且小病小痛都不见了,身体倍儿棒。因此,宫中上至王公大臣,下至洒扫宫女,都常常含嚼低光荷,以达到吐气如兰的效果。

  到了魏晋时期,全国人民开始有意识、有目的地服食花卉,就像服食五石散或丹药一样。不是因为好吃,而是人们希望借助花的力量,早日得道成仙。

  热门食用花卉第一当属菊花。连魏文帝曹丕都相信菊花能够包治百病、轻身延年,进而辅助成仙,因此经常向臣下赏赐菊花,鼓励他们好好修炼道术。民间也流传着很多与服食花卉有关的神异故事。比如道士朱孺子,在玉笥山中服食菊花,一下子修仙成功,直接脚踩五色祥云升天。再比如渔阳人凤纲,用窖藏百日的百种花卉制成丸药,天天服用,最后长生不老,入山中仙去。总之,这一时期,食用花朵的功效被大大地夸张了。

  与做梦都想成仙的魏晋人相比,隋唐人对食用花卉的态度要务实很多:既然花是可以吃的,我们就把它做成点心酒水。这一时期,桂花酒成了赏赐臣子的常见之物。武则天也曾命宫女遍采百花,和米捣碎,制成“百花糕”食用。皇帝带头吃花,平民百姓们也不甘落后,开发出各种应季花卉食品:春天用杨花煮粥、制桃花醋;夏天将荷花捣碎,酿成“碧芳酒”;重阳时节饮菊花酒。

  这种以花卉入馔的风气,在宋代越发盛行。

  美食大家苏东坡在《后杞菊赋》里说:“吾方以杞为粮,以菊为糗(饭或面食粘连成块状或糊状)。春食苗,夏食叶,秋食花而冬食根。”菊花浑身上下,哪都能吃。另一位美食博主林洪,出版了菜谱《山家清供》,里面记载15道花馔。梅粥:梅落英,净洗,用雪水煮;候白粥熟,同煮。薝卜煎:栀子花采大者,以汤焯过,少干,用甘草水和稀,拖油煎之。雪霞羹:采芙蓉花去心蒂,汤焯之,同豆腐煮,红白交错,恍如雪霁之霞。广寒糕:采桂英,去青蒂,洒以甘草水,和米舂粉,炊作糕。

  身份贵重如宋高宗皇后吴氏,也喜欢用花卉入菜。吴皇后是位素食主义者,常吃的一道菜是拌生菜,大约类似于现在的蔬菜沙拉。南宋没有沙拉酱?但这不是问题。春夏时节,用牡丹花瓣拌菜;冬季,则改用梅花拌。想吃点油脂丰富的,就把牡丹花瓣上浆挂糊,过油一炸。

  元代统治者留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应该是豪爽,甚至粗野,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元代的皇家宴会上,也出现了蔷薇酒、杏花酸酪等用花朵制成的食品。民间更是延续了食用花卉的风气,还总结出“六月收槐花,八月收韭花,九月采菊花”的规律,彻底把花卉饮食纳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熟悉的茉莉花茶,其制作方法也是由元代人总结并记录下来。

  明清时期的花卉饮食,可谓集前代之大成。无论是田间地头的野花,还是供人观赏的名贵花卉,都可以制作成茶酒饮料、精致点心、豪华大餐。皇宫的膳单上可见花卉的身影:明代御膳有牡丹头汤、木樨糕子汤;清代皇帝接受的贡品有玫瑰露、桂花露、蔷薇露;慈禧太后爱喝花茶,爱吃菊花火锅,还常让御膳房在夏季采摘荷花瓣,裹粉油炸,做成休闲小吃。民间用花卉制作食品饮料,也是常事,还会根据时令,用不同的花卉做出不重样的美食:四月,用玫瑰花、藤萝花做饼;五月,采槐树花炒鸡蛋;六月,摘茉莉花熏茶;八月桂花飘香,酿桂花酒、腌糖桂花等。

  时至今日,花卉饮食仍然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传统佳肴,有玫瑰饼、桂花糕、桂花酒、菊花火锅、茉莉花茶等是我们从小吃到大的熟悉味道。现代美食,有洛神花茶、樱花冰淇淋、樱花果冻……给我们的味蕾以新奇的体验。

  但无论如何推陈出新,这些花卉饮食总会给人以清新美丽之感。吃上一口、喝上一口,仿佛置身于无边花海,呼吸着芬芳的空气,沐浴着灿烂的阳光。不知道这个春天,你的舌尖是否已经感受过花香呢?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