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话题:食育

2018-10-31 12:57:53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编者按:食育是近年来比较流行的话题,是指从幼儿期起,给予儿童食物、食品相关知识的教育,培养其良好的饮食习惯,并将这种饮食教育延伸到艺术想像力和人生观、价值观培养上。日本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我国也在社会各界的齐力推动下取得了良好进展。但是,食育发展之路究竟怎么走才能越走越宽?本期话说·洞见将围绕食育主题进行探讨。

  食育的推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建议有关部门结合我国食品与营养现状,特别是中小学生教育中,面临的食育知识相对匮乏现状,加速起草《国民食育促进法》以及配套的法律法规。

微信图片_20181031130247

  国民健康亟须食育立法来保驾护航

  赵 强

  不久前,一则《申城中小学新学期推广“食育”》的新闻引起笔者的浓厚兴趣。报道说,上海在探索午餐里的“教育元素”,从9月1日开学时,“食育”在全市中小学校广泛开展。45分钟的午餐时间,也是一堂育人课。报道还引用一篇刷爆朋友圈的《和日本小孩吃饭,才知道什么是输在起跑线上》的文章,来说明中日两国小学生在吃饭问题上的差距。

  文章称,日本小学生吃饭时良好的礼节习惯和饭后处理垃圾的专业程度,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日本是全世界最早推广食育的国家,2005年就颁布了《食育基本法》,把食育置于与智育、德育和体育同样重要的地位,在中小学普及推广。据媒体披露,日本每个学校都必须配有食堂和营养师,家长负担食物成本费,政府承担其他成本,通过“给食”提供营养均衡的午餐,既可以从小普及营养知识,培养健康饮食习惯,让孩子们参与“给食”的分餐和收餐环节,还能培养动手能力和协作精神,体会到劳动的快乐。

  十多年前,笔者因公出访过日本,对日本人在饮食方面的文化传承和用餐规矩和精细度深有同感。也深感我们这个有着悠久美食历史的餐饮大国,在食育方面的滞后。这次由上海教育部门在上海这个有着重要影响力的国际大都市推广食育是值得欣喜的事情,相信此举势必对我国大中小学生的食育推广起着积极的引导作用。

  不过,也应当指出,上海这次推广的食育还是十分有限的,仅仅是在45分钟的午餐时间里。由于时间短,不可能将食育的精神内核系统而又有深度地在学生心中扎下根。然而,就是这有限度的食育培养,在我国还是不多见的,目前只是零零星星地在各地一些中小学开展。

  其实,近年来,国内食品专家和社会一些有识之士都为食育奔走呼号。这是由于我国面临国民健康素质普遍偏低的现实。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中国青少年健康教育核心信息及释义(2018版)》报告指出,由于目前膳食结构和饮食习惯发生了一些变化,给儿童青少年的健康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超重肥胖的发生率在明显增加。2010—201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检测显示,我国6—17岁儿童青少年超重率是9.6%,肥胖率是6.4%,两个加起来有16%。男生高于女生,城市高于农村,而且跟几十年前比,明显上升。超重肥胖不仅危害青少年正常生长发育,对其心理、行为、认知和智力产生不良的影响,甚至造成儿童血压、血糖、血脂的升高,影响中小学生身体素质和健康的成长。而且青少年时期超重肥胖很容易延续到成年期,增加儿童青少年成年以后患高血压、糖尿病、高甘油三酯血症和代谢综合征这些慢性疾病的患病风险。

  岂止是青少年健康问题面临新的挑战,就是相当多的成年人也不大懂得如何吃好、吃对,怎样合理膳食,如何提升健康素养水平,困扰着相当多的国民。

  因此,食育的推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不仅限于孩子,还应该包括成年人。对此我们不必羞羞答答,迟疑不前。建议有关部门结合我国食品与营养现状,特别是中小学生教育中,面临的食育知识相对匮乏现状,加速起草《国民食育促进法》以及配套的法律法规。

  食育是关乎国家大计、民族大计的教育,是关系到每一个人健康生活、快乐生活的一项教育与实践活动。建议国家有关部门还要抓紧出台权威的中小学《食育》课本,并将食育纳入到中小学生课程中。要让食育和德智体美劳具有同等的地位,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

  此外,有关机构也应借助每年6月的全国食品安全周之际,加大食育在全社会的推广和认知程度。让食育成为每个人心目中必备的知识储备。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只有在强有力的法律法规框架下的食育推广,才更有力度、更为有效、更能在公众心中扎下根来,并化为日常的行动。当人们的食育素养普遍提高之际,一些食品谣言自然就失去了市场,不攻自破。

  食育关系到全民的食品安全和健康素养,当前,我国公民在这一方面水平总体偏低。因此,只有加速提高全民的食育素养,才能实现国家《“十三五”全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工作规划》提出的到2020年,居民健康素养达到20%的这一宏伟的目标。

  食育教育还应飞入寻常百姓家

  连 荷

  对于食育教育,在现阶段,还是应以家庭教育为主,学校进行适时引导。父母从自身做起,保持良好的饮食习惯,合理搭配营养膳食,便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

  近年来,随着一系列事件的发生,食育教育逐渐成为继“德智体美劳”之后的第六大教育。而食育教育也因其特殊性,不仅关系到国民的生命健康、人与自然的和谐、资源的利用,更关系到孩子的未来。

  不久前,“中国食育创新实践基地落成仪式暨食育课程开课典礼”在杭州举办。该食育创新实践基地是以感官科学为基础的食育创新基地,配套的食育系统课程以“感官训练”为中心,遵循从感官到认知、从认知到行动的心理学模型。通过互动体验的方式,将健康饮食的观念传播到学校课堂。这种以感官科学为基础,“创新基地+配套课程”的体验方式对中国食育事业而言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但是,此类食育教育毕竟只是个例,需要赞助方及条件优异的学校共同配合方能施行,对于很多经济欠发达区域而言,还不能进行大范围的推广。

  今年夏天,笔者在日本的亲戚带着孩子回来过暑假,在一起聚餐的过程中,两个不到十岁的男孩餐桌礼仪规范完美,不挑食,饭前帮忙摆餐具,饭后主动捡拾自己的碗筷,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谈及日本的食育教育,孩子的母亲有很多感慨,关于营养餐、爱惜粮食、分发餐具、收拾餐厨垃圾、下农田……让笔者这一对中国食育教育有所了解并已经感到其进步的人都感慨不已。

  中国的食育教育与世界各发达国家相比,起步要晚很多。甚至在十来年以前,我国都没有食育这个词语。改革开放40年,伴随着经济的大发展,现代科技和农业的划时代进步,人类的饮食状况,由饥饿时代跨入饱食时代,可以选择的美食多了,怎么吃开始成为很多人困惑的问题。在40年以前,国家提倡德智体全面发展,评选“三好学生”,后来变成“德智体美劳”,现在,食育也开始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

  其实,中国的传统文化里一直有“食育”的概念,“民以食为天”“夫礼之初,始于饮食”“调和五味,滋养五脏,顺应四时”……这些古训都凝聚着古人“食的智慧”,也揭示了饮食的重要性。

  近几年,随着国家对食育教育重视程度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食育教材、绘本、体验课不断出现,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是我国食育教育的试点城市,在一些中小学开设试点课程,进行食品安全教育、营养卫生教育等,力图通过活泼易懂的形式让孩子在玩乐中学习,加强对营养知识的接受和理解,但归根结底,还是课程,对孩子而言,还是要板板正正坐在教室听老师传授,这与食育教育所要达到的目的并不相同。

  对于食育教育,在现阶段,还是应以家庭教育为主,学校进行适时引导。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师,通过父母,孩子可以做到基本认知蔬菜、瓜果、五谷,而父母从自身做起,保持良好的饮食习惯,合理搭配营养膳食,便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当孩子年龄稍大一些,可以让孩子参与购买食物,了解食物烹饪过程,丰富知识。而在学校,通过教师引导,在午餐时间了解饮食文化、培养集体服务意识、增加动手能力。如果条件允许,再进行栽培、生产等各种体验式或其他创新性尝试。

  农村儿童食育教育力度更应加强

  宋 潇

  食育教育的对象不应限于城市儿童,在一定程度上,更应加大对农村地区的食育教育力度,保证每一个孩子不仅能吃得饱,还要吃得好。

  自国家推出“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以来,已有几千万学生从中受益。从世界范围来看,“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不是那种简单的“头痛治头、脚痛治脚”的单一行动,而是一举多得的一揽子计划,它所要改善的内容涉及方方面面。

  其实,得益于营养改善计划,与大多数城市孩子相比,我国一些贫苦地区的农村儿童,已经不再是以往“吃不饱”“穿不暖”的状态,但在吃什么才健康的问题上,留守儿童仍然面临着严峻的形势。相关研究显示,校园零食卫生健康问题不再是城市儿童的“专利”,农村儿童也正面临不健康饮食的侵袭,目前关于我国农村地区儿童营养知识的食育教育,还处于一个与城市极不对称的状态。

  如今,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很多贫困地区的儿童在吃穿方面,有了大幅提高,可能不用再担心“如何才能吃饱”,可问题在于,零花钱的增多,非但没有提升这些儿童的身体素质,反倒是让肥胖等问题越发加重,归根究底,凸显的其实是儿童食育知识的缺乏。比如,很多农村儿童特别是留守儿童很爱吃零食,有时候还会用零食代替正餐。尽管有“全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但很多儿童还是没有养成良好的健康卫生习惯和饮食安全习惯。

  有必要强调的是,其实吃饭是需要学习的,虽说吃是人的天性,但怎么吃才算健康却不是人类先天就具备的知识。现在,人们关心的不仅是吃什么,更关心怎么吃才能够促进健康,可以说,关于舌尖上的“教育”,如今已是国民科学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与之相悖的,却是膳食教育在学校教育中一直处于尴尬的境地,一方面是健康教育课被边缘化,另一方面是农村地区的儿童营养知识还处于极度薄弱的状态,如果没有将膳食教育纳入营养改善计划中,并不能够改变儿童和零食朝夕相伴的状态。

  这几年,很多地方的学校,都在向日本的食育方案看齐,这是好事,能够更好地搭建中国的食育体系,然而,将日本食育引进农村地区中小学课堂的同时,也应该注意其中的地域区别,日本的食育理念已经有了相关法律支撑,而这一理念,也基本在日本全国人民心中逐渐形成了共识,如果盲目地将食育理念照搬至中国,可能也会带来不适应。

  此外,农村地区的营养改善计划,其实是一项系统性的改善工程,在它背后,还包括生活理念、消费观念、家庭教育等多项民生工程,有一项不满足要求,营养改善之路都很难向前。应该将有关饮食与健康方面的教育摆上台面,成为显性的国民教育工程,食育教育的对象不应限于城市儿童,在一定程度上,更应加大对农村地区的食育教育力度,保证每一个孩子不仅能吃得饱,还要吃得好。

  所以,不管是营养不良还是营养过剩,都是人体不健康的表现。更严重的是,营养知识的缺乏,往往会在一些贫困地区的人口中,造成恶性循环。若没有将膳食教育和营养改善形成社会共治的氛围,那么在显性的教育平等背后,还会隐藏由于食育教育缺乏而导致的儿童“隐形饥饿”。

  食育进幼儿园需多方参与

  徐 赟

  在幼儿园中,让幼儿在吃和玩中接受系统的食育,可以帮他们树立健康的饮食理念,形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因此,幼儿园是适合开展食育的场所。

  近年来,幼儿园里的“小胖墩”明显增多。2017年,由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中国营养学会等单位联合编写的《中国儿童肥胖报告》指出,我国儿童肥胖率不断攀升,目前仅主要大城市0—7岁儿童肥胖人群约为476万人,肥胖率约为4.3%;7岁以上学龄儿童超重、肥胖人数超过3496万人,肥胖率约为7.3%。

  肥胖不仅直接影响儿童呼吸系统及骨骼等发育,还会诱发儿童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更重要的是对儿童心理、行为、认知及智力产生不良影响。造成肥胖的原因除了最直接、最主要的膳食结构不合理之外,不良的进食习惯也是其中之一。而不良的进食习惯又影响儿童的社会性及道德品质的发展。因此,关注儿童的饮食教育,既是防控儿童肥胖,也是培养儿童社会性及道德品质的重要议题。

  心理学研究表明,3—6岁是儿童生长发育的重要阶段,也是包括饮食在内的行为习惯养成的关键期。7岁以后,人的摄食习惯和饮食好恶基本形成,很难改变。因此,在幼儿园中,让幼儿在吃和玩中接受系统的食育,可以帮他们树立健康的饮食理念,形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因此,幼儿园是适合开展食育的场所。

  推进食育进幼儿园,要结合“食”和“育”两方面开展食育活动。例如,日本幼儿园的料理通常被称为“用眼睛食用的”,它通过丰富的色彩搭配,培养幼儿的想像力与创造力。我们也可以在吃的过程中,通过“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教育,让幼儿懂得感恩;通过吃月饼,让幼儿明白家庭和睦团圆的重要性;通过吃粽子,让幼儿体验爱国的情怀,如此等等。

  当然,推进食育进幼儿园,还面临着一些亟须应对的挑战。例如,在幼儿师资缺乏的大环境下,从事食育的专业教师的培养与聘用方面还存在诸多困难;尚缺乏系统的适合幼儿教育的专业食育内容;幼儿园食育课程以何种类型来安排和落实;如何发挥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协同合作功能……这些问题迫切需要政府、社会、幼儿园和家长多方合作,共同协商解决。

  合理膳食是儿童拥有健康体魄的基本保障。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它既是健康教育的重要内容,又是道德教育的重要载体。推行食育进幼儿园,是一项关乎国民素质的紧迫任务,也是幼儿教育的责任和挑战,需要我们认真应对。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