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遭资本浑水做空 承认资金链断裂

2017-03-29 09:08:48来源: 中国食品报

  日前,在香港上市的辽宁沈阳企业辉山乳业的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由每股2.81港元跌至最低0.25港元,跌幅一度超过九成,当日午市收盘仍高达85%,创下港股市场股票单日跌幅的最高记录。曾经的明星企业陷入了困局,由于该公司涉及债权银行多达23家,此事在金融市场引发了一场风暴。为何会出现突然的暴跌?辉山乳业目前处境如何?它将怎样应对这场风暴?

  缘起 股价一天暴跌85%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跌,有点出乎市场的意料。3月24日临近午盘之时,在香港上市的沈阳企业辉山乳业股价直线下跌,跌幅瞬间扩大到91.07%,经过小幅反弹,至午盘收盘时跌幅定格在85%,短短半个交易日,辉山乳业的市值蒸发了322亿港元。这也创下了港股股票历史上的单日最大跌幅。面对这一紧急情况,辉山乳业不得不申请下午开市起股票停牌。

  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之前,从2015年9月以来,其股价已经横盘了一年半的时间,表现出较强的稳定性。数据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杨凯和葛坤夫妇的持股比例高达73.21%。

  多方信息源显示,在3月20日左右,辉山乳业集团突然通知各银行,称由于资金无法及时调度,不能按时偿还部分银行利息,这部分欠息大约为3亿元。据不完全统计,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130亿元。

  据了解,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对于此次会议的内容,有报道称,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此次会议目前已被市场看作是引发股价暴跌的直接导火索。

  有媒体曝光的一份会议记录显示,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在会上透露,公司资产共340亿元,其中非上市公司含肉牛及其他固定资产、存货等实物资产42.6亿元,累计总资产382.6亿元。公司负债包括上市公司199.5亿元、非上市公司147.8亿元、大股东境外借款41亿元、供应商欠款31亿元,合计418.82亿元。然而,不久前,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如果按照杨凯最新披露的数据计算,前后对比不难发现,短短3个月的时间,辉山乳业在总资产变动不大的情况下,公司的总负债却激增200亿元。

  上市 诞生辽宁首富

  一场港股历史上幅度最大的股价暴跌,让长久以来偏居一隅的辉山乳业“名扬天下”。

  这家总部位于辽宁沈阳的民营企业,虽然不像伊利、蒙牛一样在全国范围内家喻户晓,但它在业界眼里,是一家信得过的公司,靠过硬的质量赢得了生存空间和当地消费者的认可。

  2013年9月26日,辉山乳业在香港上市,IPO募集资金78亿元,成为香港历史上消费品行业首次发行企业募集资金前三名。

  得益于IPO募资,辉山乳业规模迅速扩大。辉山乳业在2016财年报告中称,其经营82座标准化奶牛养殖场,牛群规模达到20万头,年产原料奶74.3万吨。这一数字,较2013上市前快速增长。2013财年显示,截至2013年3月31日,辉山乳业经营的标准化奶牛养殖场为50座,养殖牛群11.28万头,年产36.51万吨。

  作为辉山乳业掌门人,杨凯以260亿身家登陆“2016年胡润百富榜”第66位,不仅是乳制品行业唯一入榜的企业家,也被认为是辽宁省首富。

  在乳制品行业,辉山乳业的口碑一直不错。辉山乳业执行的出厂标准是生鲜乳菌落总数每毫升5万以下,体细胞数每毫升20万个以下,乳蛋白率达到3.2%,远远高于欧美及国家标准,这一直是辉山引以为傲的。在一些乳制品企业高层眼里,辉山乳业是一家值得尊重的竞争对手。

  “辉山一直以来坚持的优质乳概念,正符合了优质生活的消费理念,我们不仅要让中国消费者喝上‘放心奶’,更要让他们喝上新鲜的优质乳。”2017年3月18日,是辉山乳业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凯最近一次的公开露面,彼时辉山乳业刚刚通过优质乳工程验收,成为国内第四家优质乳认证企业。

  在优质乳工程验收时,踌躇满志的杨凯表示,辉山正在积极进行东盟国家奶制品出口验证,未来几个月,有望拿到进入东盟国家的资格证。按照杨凯的规划,辉山将回归A股,未来要向全国乃至东盟市场扩张。

  但快速发展的背后,是资金压力不断增加。为打造从上游牧场养殖到下游奶品加工的全产业链模式,辉山乳业上市以来的3个完整财年,用于厂房设备、土地、购牛等的资本开支达到106.67亿元,远超其2013年在港上市时78亿元的募资额。

  此外,2016财年辉山乳业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为6.97亿元、4.39亿元,较2013财年的1.06亿元、0.91亿元翻了数倍。上市3年以来,辉山乳业用于销售、管理的费用累计达到28.51亿元。其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

  仅靠企业日常经营获得的现金流,辉山乳业远无法覆盖其开支用度,借款成为弥补这一“窟窿”的方式。辉山乳业2016财年报告披露,截至2016年3月1日,公司短期借款余额71.31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为12.02亿元。上述借款,利率从2.31%到8.88%不等。

  在一场内部债权会议之后,这些被美好蓝图覆盖着的财务黑洞被揭开。

  追访 今日困境是否因投资房地产

  据悉,股价暴跌以后,已有部分债权人代表分别从北京、上海等地赶到沈阳,调查辉山乳业暴跌的原因以及辉山乳业目前的真实处境。据一位债权人代表介绍,辉山乳业股价断崖式下跌之后,他们受单位委派,来沈阳调查企业的真实情况,随时向后方反馈。在他们的一份行程单上,调查的目标包括辉山乳业的生产基地、辉山乳业集团总部、辉山乳业的房地产项目、苜蓿草种植地、奶牛养殖户以及供应商和销售客户等。目前政府部门已经介入,主要目标是暂时先维持稳定,因为谁也不想企业倒闭。据透露,在债权人会议上,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解决资金问题。各方债权人现在都期待更好的解决方案。

  对于辉山乳业暴跌更深层次的原因,有市场传言称,辉山乳业主席、大股东杨凯挪用上市公司30亿元投资沈阳房地产,结果资金难以收回导致现金流断裂。对此,杨凯曾向媒体回应称,这个传闻是谣言。

  有媒体对此进行了调查。工商资料显示,永丰房产的成立时间为2006年11月27日,在最早的高级管理人员备案中,杨凯为董事长。永丰房产的投资人包括杨凯及沈阳高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2006年变更为杨凯一个人。2007年7月30日,永丰房产的注册资本由800万元增至2000万元。然而,在2008年12月31日,永丰房产的投资人和负责人同时发生变更,杨凯的名字换成了该公司目前的董事长刘朝滨。沈北新区的多位居民表示,永丰房产就是辉山乳业开发的项目,这在当地几乎无人不知。

  据了解,这些年沈阳的房地产市场一直处于低谷,空房率也比较高,跟其他二三线城市目前的楼市火暴形成了反差。

  有业内人士分析,对于全产业链的企业来说,投资上游后,见效慢、投资周期长,大量的资金被质押在上游,下游的发展同样需要资金拓展,辉山资金压力可想而知。投资房地产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房地产谋取到利益后补贴到下游。但实际情况却是投资房地产不成功,因此导致了一系列的反应。房地产市场并不稳定,受到国家政策影响就会收紧,辽宁的房地产市场基础并不乐观,投资失败,对于辉山的影响很大。虽然针对投资房地产导致资金链断裂的传闻,杨凯予以反驳,但种种迹象显示,目前,辉山乳业与房地产项目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聚焦 做空攻击影响有多大

  去年12月16日,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一篇针对辉山乳业的报告。在这份长达47页的报告里,浑水列举了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便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其价值接近于零,并指出一系列问题,比如,辉山乳业所称的苜蓿自给自足是谎言;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存在夸大行为等。这份做空报告导致辉山乳业紧急停牌,并于当晚发布澄清报告,对浑水报告进行了逐条批驳,并宣称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去年12月,辉山乳业和浑水用公告和报告的形式,展开了一场大交锋。比如针对浑水质疑辉山长期从第三方购买大量苜蓿,却谎称苜蓿饲料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行为,辉山乳业公告回应称外购量的占比为4.3%—9.2%,并否认了浑水提出的美国一公司为其牧草供应商的说法。浑水的做空报告当时并未给辉山乳业的股价造成巨大波动,控股股东杨凯此后还增持辉山乳业的股权至73.21%,在浑水发布做空报告后,辉山乳业连续3个交易日以股价上涨报收,出现了资本市场罕见的一幕。

  对于此次辉山乳业股价的暴跌,市场猜测可能再遭沽空机构狙击,浑水卷土重来的可能性最大。然而,浑水公司相关人士却表示,没有预计到会发生这种情况,首次发布报告后,这只股票数月来走势平稳,没有任何苗头就暴跌是非常罕见的。

  据浑水声称,他们的调查人员访问了35个牧场、5个生产设施基地和两个完全没有建设迹象的生产基地。并通过无人驾驶飞机对辉山基地进行调查,调查员在3个不同省份,与苜蓿的供应商及进口商进行了谈话。正是这些调查让他们得出了结论。

  虽然在股价方面辉山乳业遭遇了重挫,但浑水与辉山乳业的纠葛仍未了结。杨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暴跌是因为做空者攻击。

  辉山乳业的股价在3月24日出现暴跌,部分投资者损失惨重,也有市场消息质疑辉山乳业资金链紧张的情况应当进行披露。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从法律角度来看,公司资金链紧张还不属于具体需要进行披露的事项。不过如果涉及重大事件诉讼,如由于无法支付供销货款被起诉,或者有具体需要披露的事情时除外。如果只是财务紧张,并没有一个时间点要求进行披露。仅股价暴跌本身投资者并不可以要求索赔,如果浑水公司所称的财务造假事项是存在的,并且将来被认定财务造假的话,构成虚假陈述,在此情况下,是可以索赔的。

  进展 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回应

  在3月28日,辉山乳业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断然否认曾批准制造任何造假单据并不认为有挪用的情况。公司控股股东杨凯也同样断然否认所有以上说法。同时,辉山乳业还对市场传闻的公司执行董事葛坤“失联”的情况予以澄清说明。称其因压力大对健康造成伤害,正在休假。

  对于对多家银行还款延期的情况,辉山乳业也做了说明。如部分媒体所报道,中国银行、吉林九台山农村商业银行以及浙商银行表示其将继续对有超过60年经营历史的辉山乳业保持信心。但鉴于最近股价大幅下跌和近期的媒体报道,不能保证这些银行的意见将维持不变。尽管如此,辉山乳业表示,在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的情况下,继续向银行寻求支持。

  编后

  市场目前最关注的是辉山乳业的债务规模和贷款去向,因为这关系到数十家债权人。这些钱到底用在了哪里?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中有这样一句,“一切事情都有一个界限,越过了这个界限是危险的;因为一旦越过了,那就休想退回。”

  做实业不易,资本市场是冒险者的游戏。不论辉山乳业如何去留,一家上市公司在实业的“躯壳”之下大玩资本游戏,真正的主业却失了焦,这难免令人唏嘘。本版文字整理  谷秀燕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