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农科院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副所长谌爱东:完善生态补偿机制,面源污染治理“有的放矢”

2019-03-14 09:41:39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本报两会特派记者 罗晨) 在我国,粗放型的农业生产方式,大量化肥、农药的使用已成为社会问题,不仅带来土壤板结、生态失衡等问题,也使得温室气体的减排遇到障碍。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指出:“农业排放甲烷占人类活动形成甲烷总量的47%,预计到2030年农业甲烷排放量将比2005年增加60%。”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副所长谌爱东认为,加强农业科技投入、推进有机农业发展、限制并有效减少化学肥料、农药生产使用,对减少农业温室气体排放、增强全国应对气候变化能力有着重要意义。

  谌爱东在对我国重点流域省份进行生态补偿机制现状分析后发现,近年来,各重点流域省份生态补偿效益初步显现,但目前生态补偿机制大多仅明确规定了保护区的农药残留、重金属残留等生态指标标准,生态补偿的实现也更多集中于保护方“禁止行为”是否履行、污染防治指标是否完成等方面,对于因严格执行化肥、农药、农膜使用而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当地农业产业发展方向改变、农产品产量减少、农户实施生态保护的积极性降低等方面如何补偿却少有涉及。

  谌爱东表示,要想有效治理农业面源污染,就必须基于更为科学的测量数据、课题研究和科技创新,需要通过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科技试点来以点带面逐步对面源污染进行治理。他认为,建立生态补偿农业科技试点可以对具有特殊地理位置、重点流域径流区农业农村面源污染情况、特点进行专门系统诊断。对污染源强度、类型、结构比例等深入分析,将科技资金、技术力量向重点流域农村农业集中,有针对性地开展农业科技研发工作,做到面源污染治理“有的放矢”;可以谋求国际国内先进技术推进农业应对气候变化建设,加强碳捕捉、利用和储存方面的研究,做到农业低碳发展“示范带动”;可以通过在具有特殊地理位置、对中下游水质、土壤有重要影响的重点流域上游设立生态补偿农业科技试点,寻找有效治理农村面源污染方法并逐步推广,做到污染治理防控技术“精准施策”;还可以助力脱贫攻坚、助推产业发展。

  谌爱东建议,长江流域间生态补偿机制可以由单一的付费补偿方式转为以科技力量支持补偿和科技资金补偿相结合方式。例如丰富受益者和保护者补偿形式;由提供农业科技补偿的一方根据流域上游各地实际,因地制宜研发既能满足生态环保要求又能促进当地农业产业发展的有机农药、化肥、农膜等或其替代品,从源头降低水土污染隐患;从“输血式”补偿转为“造血式”补偿,增强实施保护一方农业环保内生动力,提高创新能力和创业动力,促进上游保护区产业向环保产业及高新技术研发方向发展等。以云南昭通市为例,其地处长江上游,所辖11县(区、市)均属于长江上游重点流域,农业面源污染防控对长江流域水质及土壤保护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建议在长江上下游间相关省市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将昭通市作为生态补偿和农业科技补偿试点,以科技专家、科技研发团队的投入作为生态补偿措施之一,有针对性地围绕当地水土情况、高原特色农业发展情况及产业发展和脱贫致富需求开展课题研究,将生态保护与产业发展、脱贫致富有机结合,保护环境的同时保护当地群众农业产业发展需求和开展生态保护的积极性。

  此外,还可以从国家层面设立长江上下游省份之间的生态补偿机制农业科技示范城市试点。例如,将刚刚“撤县设市”的云南水富市设为长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农业科技示范城市试点,在脱贫攻坚、对口帮扶等工作中将农业科技力量、资金倾斜性地投入示范城市试点,着力于将昭通、水富市打造为长江经济带大保护进程中科技创新至高点。

  谌爱东表示,希望通过在具有特殊地理位置,对中下游水质、土壤有重要影响的重点流域上游昭通市和水富市分别设立生态补偿农业科技试点和示范城市,可以寻找到长江经济带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的有效方法并逐步推广,加快推进建成长江上游生态屏障、保护流域生态环境、实现污染治理目标。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