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陪餐”已成中小学幼儿园“标配”

2019-03-28 15:25:28来源: 新京报

  近日,教育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部门公布《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提出中小学幼儿园应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还应建立家长陪餐制度,该规定自2019年4月1日起施行。

  集中用餐陪餐制度如何落实?推行过程中存在哪些困难和争议?家长陪餐是否现实?近日,记者对北京市部分中小学、幼儿园进行了走访。

  新规首次明确学校负责人陪餐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3月25日中午,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实验学校校长董红军在学生窗口打完饭后,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记者了解到,今年2月份,学校开始实行副校级干部的轮流陪餐制度,董红军是当日轮岗的干部。

  除了陪餐的校长,各年级班主任、教育处的老师也都在场。该校校长助理肖净月介绍,这些老师也都是“陪餐”的一分子。“今天的菜口味如何,学生反馈怎么样,都能够第一时间获知。”

  近日,教育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部门公布《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下称《规定》),要求中小学幼儿园应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每餐均应当有学校相关负责人与学生共同用餐,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还应建立家长陪餐制度。规定适用于实施学历教育的各级各类学校、幼儿园,自2019年4月1日起施行。

  北京市丰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卫生科科长肖贵勇认为,在学校相关负责人陪同学生就餐方面,今年提得更明确和严格。

  此外,《规定》首次提出,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应当建立家长陪餐制度。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鼓励家长参与陪餐,有利于家长和社会更好地了解学生用餐情况,减轻不必要的疑虑。

  学校建议相关老师加入陪餐队伍

  今年2月21日,北京市教委发布《关于切实做好2019年学校食品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明确学校实行校长和教师代表陪餐制度,做到同标准就餐,并做好陪餐记录。

  记者探访北京市部分中小学、幼儿园发现,多数学校已经开始落实陪餐制。

  也有部分学校坦言落实负责人陪餐制存在挑战。记者了解到,由于一些学校受空间限制,没有独立的食堂或餐厅,孩子们都在活动室或班里分散就餐,且北京很多学校属于“一校多址”,同时在多个校区实现责任陪餐,恐怕“分身乏术”。多位学校主要负责人建议,除学校负责人之外,班主任、校医、食堂管理员等不妨加入陪餐队伍中来。

  此外,幼儿园与中小学情况也有所不同。一位幼儿园园长坦言,餐费属于专款专用,幼儿园无法做到与孩子同标准用餐。“孩子每天吃得都十分细致,比如和比萨的面都是用牛奶,如果要求幼儿园的相关负责人也来分‘一杯羹’,不太现实。”基于这种考虑,多数幼儿园的“陪餐”,只是提前进行试吃,并留样做好相应记录。

  也有来自家长方面的不同声音。有家长提出,孩子有固定的餐标,而陪餐人员与孩子们共同进餐是否会占用孩子的食品资源……而种种声音,让不少学校及负责人产生了不被信任、不被尊重的感觉。

  对于学校一把手陪餐还有这样的疑虑:领导陪餐对伙食的评价有可能依据自己的口味,太过主观,而不能代表孩子们的意见和他们真正所需。

  不少学校成立“伙委会”进行把关

  此次的《规定》除要求负责人与学生共同就餐外,提出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应当建立家长陪餐制度。

  家长陪餐是否可行?丰台区一名小学生家长张欣欣(化名)表示,学校实行家长陪餐是有必要的,能对食品安全问题起到一定的监督督促作用,学校对待这件事会更用心。

  西城区小学五年级学生张艺(化名)告诉记者,学校食堂每天的菜单会通过广播告诉学生,也会在学校公示栏贴出,但“家长应该不知道菜单内容”,学校也没有邀请过她的家长来食堂体验伙食。

  西城区小学二年级学生家长刘女士称:“我每天会看孩子带回家的饭盒,通过里面的剩菜大致了解今天吃了什么。”刘女士表示,希望学校的菜单以及食物采购信息也能在网络上公开,并定期让家长参观一下食堂,了解后厨环境、饭菜的原料等等。“哪怕学校能把孩子每天吃的饭拍下来,给家长发个照片也好,现在家长完全不清楚。”刘女士说。

  而东城区小学生家长朱晓却不看重家长陪餐。在她看来,学校一直尽心地给孩子提供最好的,对学校有深深的信任。而对于家长陪餐,不仅仅是家长时间是否允许的问题,重要的是这并非解决问题的根本,保证学校食品安全,还需要学校、家庭、社会共同建立一种合理合法公平透明的监督体系。

  记者了解到,不少学校都成立了“伙委会”。北京市第一幼儿园海晟实验园园长吕欣告诉记者,该园校方、家长代表、家委会代表,以及食堂管理员、医务室工作人员、营养师等组成“伙委会”,共同参与,针对物价上调、幼儿园伙食菜谱等进行把关。该幼儿园还有一个传统,会在隔周三晚上在校门口的宣传栏做一个一天的食品留样展示,由中大班的小朋友轮流作为健康小卫士解说员,讲解这是什么菜、具有什么营养价值等,来接送孩子的家长都能近距离了解。

  肖贵勇在工作中发现,有学校会邀请家委会成员或家长代表参观学校食堂后厨的制度,如丰台一小等,定期向家长汇报学生的情况,聘请家长委员会监督检查食堂,确保学生的餐食管理落到实处。

  声音

  引进第三方机构定期公示调查结果

  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实验学校校长董红军认为,陪餐只是了解食品安全、听取学生反馈的一个渠道,保证食品安全还要靠对食品加工制作的各个环节进行安全把控和监督。

  北京市陈经纶中学高中校区校长牟成梅认为,陪餐不是解决校园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本办法,最主要的是学校管理者是否重视校园食品安全,能否严格遵循相关标准。“学校食堂是为学生服务的,是学生身体健康的保障。”牟成梅说,把这一点提高到学校的战略性要求上来,就能在保障校园食品安全方面起到作用。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陪餐能够帮助学校及时了解用餐情况,“多数学校主要通过陪餐跟学生建立情感上的交流,给学生一种仪式感。”

  目前,北京市中小学、幼儿园供餐方式主要有自办食堂、托管食堂和外送营养餐三种。储朝晖认为,保证校园的食品安全需要对食品来源进行寻根溯源。“学校相应负责人与供餐企业存灰色交易,供餐交易环节的不公开透明,才是校园食品安全问题的真实原因。”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教委在文件中曾对外送餐供餐的学校做出明确要求。供餐企业必须通过区教委统一组织招标。供餐企业必须取得食品经营许可,必须具备相应的供餐条件和能力,必须落实食品安全主体责任,健全食品安全管理制度和机构,严格落实原料采购、加工制作、清洗消毒、成品分装和配送运输等关键环节的控制要求,确保供餐食品安全。

  储朝晖认为,目前,对订餐环节的监管缺乏权威的第三方,多为政府或校领导包揽。建议有关部门单独成立食品的评价和监督机构,定期对相关企业的调查结果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