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消费增长稳中略降 消费贡献率略有所回落

2014-04-15 08:15:37来源: 中国证券报

    2011年以来,我国消费增长速度连续三年下滑。2013年,我国消费名义增长13.1%,较上年下降1.2个百分点,实际增长11.5%,下降0.6个百分点。2014年1-2月,我国消费需求名义增速继续下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1.8%,增幅较上年同期放缓0.5个百分点。消费增长放缓,相应最终消费贡献率也有所回落。2013年,我国以支出法核算的国内生产总值,最终消费支出贡献50%,资本形成总额贡献54.4%,货物与服务净出口贡献-4.4%,其中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较上年下滑1.8个百分点。

  消费贡献率主要反映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情况。消费需求由政府消费与居民消费两部分组成,居民消费是消费驱动经济增长的决定性因素。导致消费贡献率下降,既有长期因素也有短期因素,既有体制性因素也有偶然性因素。

  从长期因素看,首先,消费需求属于稳定变量,受居民收入、消费心理、人口结构等因素影响,政府对其主导干预程度与效果有限。而在当前我国储蓄率高企的背景下,投资需求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更加明显,并且在现有体制下,投资需求的可控性较强,政府可以在经济衰退期通过引导扩大投资需求,短期内拉动经济增长,也可以在经济过热阶段适当抑制投资需求,防止经济运行风险。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政府适时扩大投资规模保持经济平稳增长,投资贡献率相应提高,消费贡献率有所下降。其次,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直接关系到消费需求增长速度。长期以来,我国国民收入分配向政府和企业倾斜,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增长缓慢,除个别年份外,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增长速度长期低于GDP增速,同时农村居民人均年收入增长也较为缓慢。再次,收入结构不合理,收入差距不断拉大,一方面高收入群体由于财富迅速累积导致边际消费倾向下降,另一方面具有极高边际消费倾向的低收入群体没有购买能力,消费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当前我国中产阶级在社会中所占比重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显偏低,以收入划分的人口构成中,中低收入者比重偏高。收入结构不合理制约了消费潜力的释放。最后,我国正处于经济社会体制转轨阶段,结构性失业问题较为突出,社会保障制度有待完善,居民住房、医疗、教育等负担加大,这些因素对居民现期消费存在抑制作用。

  从短期性因素看,首先,前些年政府消费支出的比重不断上升,助长了奢侈浪费之风。十八大后中央提出“八项规定”等严格公务消费的规章制度,对于抑制不合理消费起到了较为显著的作用,餐饮、礼品、庆典等消费需求有所下滑,下拉了整体消费增长。其次,2013年处于经济下行阶段,企业经营困难,就业与收入受到影响,居民消费预期较弱。再次,家电下乡、汽车下乡、家电以旧换新等立竿见影的刺激消费政策退出,鼓励信息消费等扶植新型消费模式的政策显效存在时滞。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