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药监总局 食品添加剂生产监管法规修订应从实际出发

2013-12-17 08:33:06来源: 中国食品报 梁庆华 邱德生

  施建平 摄

 

  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起草了《食品添加剂生产监督管理办法》和《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审查通则》(以下简称办法和通则),并向社会征求意见。上海、浙江、江苏、江西、福建及昆山四省二市的食品添加剂行业协会的专家一致认为,上述办法和通则不符合行业实际,食品添加剂生产监管法规的修订应遵循科学发展观,多听取基层行业协会和企业的意见;建议重新起草上述办法和通则。

  近日,上海市食药监管局食品生产监管处三名工作人员来到上海市食品添加剂行业协会,参加座谈会,听取行业协会对《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征求食品添加剂生产监督管理办法和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审查通则意见的函》(食药监办食监一函[2013]433号)(简称《意见》)的意见。上海市食品添加剂行业协会名誉会长彭瑞衍高工、该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姜培珍教授、副秘书长杜世祥高工等参加会议,浙江省食品添加剂和配料协会名誉会长黄仙堂、江苏省食品添加剂和配料协会理事长陈秋强、昆山市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秘书长沈辉和常务副秘书长毛祥源等,专程赶赴上海,参加本次会议。会议由上海市食品添加剂行业协会秘书长吉鹤立教授主持。

  上海市食药监管局食品生产监管处工作人员在座谈会上,说明来参加座谈会的目的:一是受国家食药监总局委托,听取行业协会对上述总局《意见》的意见;二是请教行业专家,如何提高食品添加剂监管工作的有效性,以符合行业发展和市场经济的要求。就上述食品添加剂管理办法和审查通则中存在的问题,与会的行业协会专家从多个方面表达了相应的观点。

 

  一、《意见》没有大的改观,建议重新起草

 

  浙江黄仙堂名誉会长指出,我国的食品添加剂监管法规本来就不完善,但是在前些年,从上到下有一支比较懂行的监管队伍,行业发展得比较好。这几年来,法规更加不完善,推行分段管理、法出多门,严重影响了食品添加剂行业的生存与发展。如果食药监总局的上述《意见》不能改变这种状况,建议暂时不要公布为好,在修订食品添加剂法规之前,相关部门应该多听取行业和专家的意见,使监管法规符合行业发展实际。

  上海吉鹤立秘书长指出,这个《意见》与以前的管理法规相比,没有大的改观,严重滞后于行业实际,严重与市场形势脱节,如果出台执行,将严重影响食品添加剂行业的生存与发展。建议相关部门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以及政府职能转变的要求,重新起草。

 

  二、监管体制改革应体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

 

  上海彭瑞衍高工说,江浙沪食品添加剂行业协会的领导和专家都有几十年的食品添加剂生产管理经历,对食品添加剂监管法规修改最有发言权。食药监总局《意见》的出台很仓促,没有给行业提供一定的必要的发表修改意见的空间。近几年发生的诸多食品安全事件,没有一件与正确使用食品添加剂有关;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因为正确使用食品添加剂而发生过食品安全事故。但是由于在舆论导向上存在偏差,千夫直指食品添加剂,使食品添加剂成了替人背黑锅的冤大头。我国食品添加剂要形成适应市场形势发展的新的监管格局,就应该充分体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深化改革的精神,用十八大的新思维来管理。同时,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食品添加剂的片面认识。

  昆山沈辉秘书长尖锐地指出,食药监总局这个文件出台太仓促、太粗糙,等同于换汤不换药,与党的十八大提出的科学发展观精神相悖。国家食药监总局起草并正在征求意见的《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审查通则》(简称《通则》)开宗明义地表述:“根据《食品安全法》所制订”。据了解,《食品安全法》目前正在修改,《通则》应该待《食品安全法》修改通过后,按照修改后的《食品安全法》,并要行业专家和行业协会代表参加,才能修改好。《意见》是10月29日发布的,但征求意见截止时间是11月15日,可是只有浙江食品添加剂协会在11月14日才得到消息,上海食药监管局食品生产监管处也是11月14日才看到该文件。可以说,全国很多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及其他的协会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征求意见的函件,由此看来,总局的这个文件根本就没有给大多数的行业协会和地方食品监管部门提出修改意见的时间。由于现有的监管法规不合理,导致几年来行业生存十分困难。如果这种局面不改变,如果按照该《意见》执行,食品添加剂行业就会陷入“跳出狼口,又入虎口”的困境。监管体制如不改变,我国食品添加剂企业就无法生存与发展。

  沈辉秘书长强调提出,监管部门必须明确认识几个概念问题:一是食品添加剂不是食品,不能将食品添加剂等同于食品。二是食用香料香精虽然被国家质检总局列入食品添加剂范畴,但应该与真正大宗的食品添加剂有所区别。食用香料香精按照食品添加剂监管和生产许可,本身就不合理。以前对食用香料香精的监管体制和生产许可是科学合理的,应该将食用香料香精从食品添加剂中分离出来,从GB2760中单列出来,以便与食品添加剂区别管理,恢复原来对食用香料香精的监管体制和生产许可制度。

 

  三、监管法规修改要从行业实际出发,以减轻企业负担

 

  江苏陈秋强理事长说,在规范生产企业的监管过程中,不仅要抓好监管重点,更要结合行业实际。在生产许可方面,在抓好生产条件、原辅料监管的同时,还要简化流程,探索减少复配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证申证评审和产品检测的负担。同时,要进一步加强食品添加剂使用和流通环节的监督管理。因为近几年的一些食品安全事件,都是在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和流通环节中出现的问题,和食品添加剂本身并无关系。

  浙江黄仙堂会长说,生产许可证问题多年来一直困扰着行业发展。很多食品添加剂产品因为没有生产许可证而不能在我国生产,只能从国外进口,严重影响了我国食品添加剂产业的发展。更有甚者,有些国内企业的合格产品由于没有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证,不可在国内销售使用,只得出口到国外兜一圈,作为进口产品,之后就可以在国内销售使用。

 

  四、监管法规修改应与国际接轨

 

  上海吉鹤立秘书长指出,对于食品添加剂的管理,联合国食品添加剂法典委员会(CCFA)有一套成熟的法规,比较切合市场实际,我国的陈君石院士担任该法典委员会的主席。但我国的食品添加剂管理法规没有科学参照CCFA的经验。例如,我国在食品添加剂通则中,将面制品的预拌粉取消了,外国专家看不懂其中的道理。我们热情欢迎监管部门到协会听取意见,行政监管部门应该与协会沟通,采纳合理意见,形成合力,共同做好食品安全工作。

  上海杜世祥高工认为,《意见》不是仅仅修改几个条款的问题,而是整个思路都有问题,必须从整体监管思路上转变。例如,要求香料产品一品一证,明明不可能做到,法规却这样要求,致使很多企业处于无证生产状态,不仅企业着急,基层行政监管部门也着急。建议我国食药监总局借鉴国际做法,将食用香精香料与食品添加剂区别对待,分开管理。

 

  五、标准制修订应以《食品安全法》为大前提

 

  浙江黄仙堂会长指出,原国家卫生部曾规定:食品添加剂不允许有企业标准,国家标准由卫生部门指定制定;食品添加剂不得制定地方标准和行业标准。这两条规定都与《食品安全法》相违背。根据《食品安全法》规定,地方政府有权协调食品安全监管职能,浙江审核通过了26个食品添加剂企业标准,原卫生部却发文指出,地方政府不得制定企业标准,我们建议国家监管部门认可企业标准。实际上,企业标准通常高于国家标准。

  监管部门应该实行企业标准备案制度。许多本来很好解决的问题,被有关部门人为地搞得很复杂,复配食品添加剂就是一例。

 

  六、监管不能一管就死,而应体现服务理念

 

  上海食品添加剂协会韩伟达副秘书长认为,食品添加剂行政监管人员的理念一定要转变。监管的目的是为了规范企业行为,同时促进经济发展,而不是把企业管死,当然,对故意违法的企业,应该严惩。

  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李克强总理在谈到经济改革时强调:要处理好政府、社会、市场、企业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认为这是要明确这四者的关系和各自承担的责任。在合法的前提下,企业生产什么产品,怎样生产应该由企业来决定。政府监管部门通过企业备案,知道该企业生产什么产品,是否按标准生产,是否有违法行为。市场由消费者选择。至于社会反响,可以让行业进行综合评价。如果《食品添加剂生产监督管理办法》和《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审查通则》能够体现这四个关系,就能够更好地贯彻三中全会的精神。

  现在,上海很多食品添加剂企业因为生存环境问题,都搬到投资环境好的外省市去了,这说明上海的监管方式、思路、理念等亟须转变。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