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息转基因食品之争 须启动全国人大立法程序

2013-12-17 14:18:50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中国食品报网 (记者 王仁根 叶青)转基因技术所潜在的不确定性,使得转基因食品从诞生之日起就饱受争议,对于深受食品安全困扰的中国百姓,更是对其呈现出一边倒的抵制。那么,转基因究竟是全世界千万饥饿者的天使,还是给人类健康与生命带来不测风险的魔鬼?挺转和反转派一直在死磕,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转还是不转,这是一个问题

  对转基因食品的争论分为两派,一边是挺转派,一边是反转派,公开的论战有以经济学家郎咸平为首的“反转派”和著名科普专家方舟子为首的“挺转派”之间的微博论战;之后著名主持人崔永元也在微博上公开质疑转基因,与方舟子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对话”。至于其它“小规模”的论战,那更是数不胜数。

  以种植转基因水稻为例,反转派说:“转基因抗病抗虫的功能来自于毒蛋白基因,虫吃了是要死的,人吃了怎么办?”挺转派说:“昆虫的死亡是因为气孔闭塞了,但这跟人但这跟人的消化道完全是两码事。”甚至有人说转基因技术是美国用来消灭第三世界人口的生物武器,因此美国人从来不吃转基因食品,中国充当了美国的实验田。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认为此种说法与事实不符,他说,玉米现在70-80%都是转基因的了,而这可是美国人的主粮。美国是转基因的第一大生产国与消费国。美国第一例的转基因动物产品(转基因三文鱼)也会很快上市,现在正在公示。

  罗云波进一步解释道:“我们的食物来自于动植物,植物与动物的基本构成单位就是基因,我们一口吃进去,就是成千上万的基因。我们人吃的都是异类的基因,而不是人的基因。我们吃猪的基因吃了几千年,我们连样子都没变成猪。我们吃植物也吃了大几千年,我们的脸也没变绿了。”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生态学会原副秘书长蒋高明则认为,转基因食品必须经过一个完整的实验过程才知其是否安全,包括从小白鼠到大鼠、兔、猴子,再到人类志愿者。但到目前为止,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没有做如此完整的实验。所以,转基因食品是否无害没有定论。

  在双方喋喋不休的争论中,民众变得更加困惑了。不过从言论的易被理解性上,“反转派”显然占尽优势,因为,在没有一个令公众信服的答案前,谁都不会拿健康和生命开玩笑。

 

  平息争端,须启动立法

  有学者指出,要平息双方争执,消除公众疑虑,规范转基因技术应用,政府应当扮演好裁判员的角色,在倡导严谨、审慎的科学精神,加强科研论证的基础上,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法去规范和约束转基因技术商业化的进程,同时,需立即启动有关转基因食品的全国人大立法程序。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支振锋撰文称,目前我国没有一部法律专门规定转基因作物或食品,国务院只颁布了一部《农业转基因作物安全管理条例》,其他除《进出境转基因产品检验检疫管理办法》由质检总局颁布外,其他几乎都是以农业部令的形式颁布的部门规章。

  相关部门所说的进口转基因玉米合“法”,不过是符合部门规章的“规”而已。而且,这些法规、规章绝大部分都已颁布了10年左右。同时,由于当时的规章中几乎都未涉及转基因相关公共决策中如何公开信息与吸引公众参与,这些规章成了某些部门关起门来自己决定的封闭决策,必然会引起公众质疑。

  支振锋认为,在转基因问题上,不能仅靠规章,应及时启动全国人大的立法程序,专门为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立法。

  中国政法大学王灿发教授在“转基因技术的法律规制”论坛上也提出,应尽快制定《转基因生物安全法》,对转基因技术实施“风险防控”。王灿发教授认为,转基因生物安全不仅是食品安全和产品安全问题,更关系到整个国家的生态安全,因此要用法律规制转基因技术。

  他提出,“风险预防”是环境法的四项基本原则之一,也称“谨慎原则”,就是对待拿不准的问题要非常谨慎。对于科学上已提出,但是否有害无法确定时,宁可信其有害。如全球变暖问题,科学上并未认定是人类排放温室气体所造成,但全世界采取各种措施减少碳排放。因此,只要有人提出转基因生物有害,就要采取预防措施。

  王灿发教授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参与《转基因生物安全法》立法工作,他说,这部法律国务院曾立项,并已开始起草,但由于相关部门反对声较高,从2005年就搁置下来了。

  小知识:转基因食品是利用现代分子生物技术,将某些生物的基因转移到其他物种中去,改造生物的遗传物质,使其在形状、营养品质、消费品质等方面向人们所需要的目标转变。以转基因生物为直接食品或为原料加工生产的食品就是“转基因食品”。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