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小伙送醉酒女同事回家被误会 险让对方丧命

2015-04-08 15:37:07来源: 滨海时报

  眼见自己的女同事醉酒,热心的小伙子蔺麟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他将女同事搀扶出了工厂,结果女同事竟然迷迷糊糊地认为蔺麟意图不轨,一场误会险些让女同事丧了命。

  年轻漂亮的朱某在工厂被好多男同事追求,但她偏偏喜欢上了一个“花心大少”。在和“花心大少”交往一段时间后,朱某偶然间发现这个男子竟然同时和另外一个女孩交往。朱某非常生气,干脆利索地和“花心大少”分了手。正当大家都以为朱某并没有为这段感情太过伤心的时候,突然在一场聚会上,朱某控制不住情绪了。

  当天是朱某一位同事的生日聚会,她和另外一位同事蔺麟都被邀请一起庆祝,席间大家都喝了酒,显得非常兴奋。蔺麟酒精过敏,没有喝酒,他清楚地看见好几个男同事都围着刚刚失恋的朱某转,朱某对这些男同事感到厌烦,但不好发作,只勉强敷衍着。突然一个男同事一把搂住了朱某,朱某将其推开后趴在桌子上痛哭流涕。朱某借着酒劲儿说出自己的心事,原来她打心里喜欢“花心大少”,被对方欺骗让她倍受打击,现在她不想再谈恋爱,只希望和大家做好朋友。说完,朱某起身就要回家,蔺麟跟了出去,主动提出开车送朱某。

  车上朱某因饮酒过多,一直说不清自己的住址,蔺麟只好将车停在路边打电话问同事。正当蔺麟拨通电话的时候,朱某突然酒醒见到自己一个人在蔺麟的车上非常不安,她误以为蔺麟要对她意图不轨打算下车,结果一个不注意,高跟鞋夹在了车缝里,整个人被摔在了地上,脸部挫伤严重,两根手指骨折。事后朱某要求蔺麟承担赔偿责任,蔺麟当即表示拒绝。蔺麟称,自己一番好意送同事回家,没想到被误会,“朱某的伤是她心急下车造成的,和我没有关系,我凭什么赔!”

  律师说法:

  天允律师事务所的贾长亮律师说:虽然我国立法上目前没有对“情谊行为”作出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此类事件纠纷还要看情况而判定。情谊行为往往受道德和伦理规范的调整,但情谊行为中也会有侵权行为和损害的发生,在对施惠人归责时不免要考虑情谊行为的无偿性和其体现的人类友好互助的精神。这种情况下,一般会根据情况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责任。

  首先,蔺麟出于好意开车送醉酒的朱某回家,但并没有提前询问好朱某的住址,也没有和她的家人提前联系,由此造成误会,蔺麟事先考虑不周存在一定过错。其次,蔺麟主动提出开车送朱某也是自愿承担起对朱某安全的责任,但其送朱某的途中并没有尽到合理的帮助、保障其安全的注意义务,存在一定过错,应当对朱某受伤承担一定的责任。最后,朱某作为成年人,在醉酒状态下没有考虑到自身安全问题,其本身也存在过错,自然要为自己的受伤承担相应责任。

0
0

我来说两句